《最高权力》
第1656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酒注定会喝得一塌糊涂,就联善饮的内蒙客人都喝高了。江帆更是舌头都硬了。
  彭长宜借着酒劲,端着酒杯,起身来到乌力罕书记身边,说道:“乌书记啊,那天长宜走的匆忙,没有跟你再好好喝顿酒,今天我要补上。”
  这位敦实、憨厚的蒙族汉子,一听彭长宜这样说,就赶忙站起身,说道:“兄弟啊,说真的,那次都怪我这张嘴,江主任那时包我们那个地方,他吃住都跟我们在一起,我们彼此混得很熟悉,我这个人大大咧咧,所以说话就没了顾忌,哪想到,那天却闯了大祸……哎,因为这件事,我好长时间不好意思见江主任……我们这次来北京,如果不是遇到事情请江主任帮忙的话,我是一辈子都没脸来见他的。”

  彭长宜说:“没事了,没事了,都过去了,他们现在早就重归于好了。”
  “是真的吗?如果是那样的话,我的心里会好受些。”
  彭长宜说:“是真的,您就等着喝喜酒吧。”
  “浩瑞!太好了,太好了。”
  邬书记非常激动,他端起酒杯,都不跟彭长宜碰杯,就自己先喝了一杯。

  彭长宜知道他是个很性情的蒙族汉子,也就不跟他计较,刚想干杯,就被他拦住了,就见他又满上一杯,这才跟彭长宜碰杯干了。
  彭长宜笑了,心想他倒是个讲究人。
  这位蒙族书记跟彭长宜干完杯后,又倒上满满一杯酒,恭恭敬敬地站在江帆的面前,说道:“江主任,不,江市长,我敬您,祝您早日喜结良缘,我必定要过来讨杯喜酒喝的。”
  江帆一听,就用手指着彭长宜。
  彭长宜无辜地说道:“我什么都不知道,再说您什么也没跟我说呀?”

  乌力罕书记就说:“的确如此,彭兄弟只是跟我说,让我等着喝你们的喜酒。”
  巴根也说了一句:“太好了!”
  江帆高兴地说:“现在还没有提到议事日程。”
  彭长宜小声在乌力罕书记耳边说了一句:“指日可待。”
  “哈哈。”乌力罕如释重负般地笑了,然后看了看酒桌上的其他人,感觉在座的都是江帆的朋友,就一个阆诸的秘书长,也应该是江帆的心腹,其余就是彭长宜带来的人,也应该是江帆的朋友,就小声说道:“江主任,不,江市长,能不能给个机会,让我当面向那位姑娘道个歉?”

  听乌力罕这么说,彭长宜故作漫不经心地回到自己座位上,刚把酒杯放在桌上,肖爱国就过来满酒。彭长宜一看赶紧站起,恭恭敬敬地双手捧着酒杯。但耳朵却一直支愣着,捕捉着江帆说出的每一个字。
  “你言重了,这个问题不存在。”
  “那能不能让我见见她?有些话我当面澄清?”
  江帆潇洒地一挥手,说道:“这页翻过去了,好了,喝酒。”
  彭长宜心里就翻了过,丁一不在阆诸,她去哪儿了?
  吃完饭后,彭长宜他们先告辞,因为他感觉内蒙的人过来找江帆有事,所以,就提前告辞了。
  回来的路上,彭长宜一直眯着眼,一言不发。
  舒晴来亢州后,尽管听说了江帆这个人,但不知道江帆和丁一的故事,就问道:“江市长还没结婚?”
  谁知,老顾却答道:“快了。”
  舒晴转向老顾问道:“他的女朋友是不是你们都认识?”
  老顾笑了,说道:“当然。”

  “在亢州呆过?”
  舒晴不好再过多地问下去了。
  吕华突然说道:“咱们来,江市长肯定没有告诉小丁,不然小丁肯定会过来跟我们大家见一面的。”
  老顾说:“她不在阆诸。”

  “你怎么知道?”彭长宜突然说道。
  老顾从后视镜看了彭长宜一眼,说道:“市长出去的时候,我悄悄问他了,他说小丁跟广院的同学约好,去北京给老师拜年去了。”
  广院的同学?彭长宜琢磨了一下,心想,广院的同学是不是雅娟?他知道丁一和雅娟是同一期学员。
  不知道最近怎么总是想起这些陈年旧事?彭长宜甩了甩头,强迫自己闭上了眼睛。
  “哦,广院的老师?这么说江市长的未婚妻的广院毕业的学生,那应该是电视新闻工作者吧?”舒晴回头问道。
  吕华说:“这个,你恐怕要问彭书记了,她刚来的时候,就被分到了彭书记的干部科……”
  吕华还想说什么,就听见旁边的彭长宜传来轻微的鼾声。他不知道彭长宜是真睡着了还是不愿回答舒晴这个问题
  舒晴扭头看了一眼彭长宜,说道:“哦,这个情况我知道。”
  事实上,她来这么长时间了,的确听说过丁一和江帆的故事,也只言片语地听过别人议论过彭长宜跟丁一,但从未从彭长宜的嘴里听过“丁一”这两个字。但她却听说他在三源的时候,办公室挂过丁一的蝇头小楷和江帆的摄影作品,但是回到亢州后,这些就没有了。
  舒晴敏感地感觉道,对于亢州大多数人来说,丁一可能成为了历史,但在有一个人的心中,丁一兴许就是永恒。
  想到这里,舒晴故意问道:“是不是她离开了干部科,去了广院学习,回来后就到了电视台工作?”
  吕华笑了,冲着彭长宜拱拱嘴,意思是让舒晴问他。
  舒晴看了一眼仍闭着眼的彭长宜,笑了笑,不再说什么了。
  事后,舒晴自己都觉得奇怪,她不是一个喜欢打听闲事的人,但是那天特别奇怪,就想知道丁一的故事,想知道她和彭长宜共事时候的故事,也许,这是女孩子特有的第六感作怪吧,不知为什么,就是从那天起,写得一手蝇头小楷书香女子丁一,居然奇怪般地引起了舒晴的好奇心……
  年后,全省创建文明生态村的活动进入了如火如荼的阶段。

  政府预留地皮招标的事,早就尘埃落定了,那个俞老板没有任何悬念地中标,彭长宜根本就不再过问这事,而是把主要精力放在了抓文明生态村创建的工作上。
  其实,这项工作从去年开始,全省就已经在各地小规模地进行试点工作了。过了年,全省开始了大范围的创建行动。亢州就分期分批地组织有关人员出外参观学习和考察。
  舒晴作为挂职副书记,也投入到当前这场中心工作中了,她帮建的村子是所有市领导谈起色变的村子——牛关屯。
  由于彭长宜没有具体的帮建对象,当时在分配帮建对象的时候,彭长宜跟卢辉一起,有意把牛关屯分给了舒晴,一来舒晴是省里挂职干部,跟牛关屯没有任何瓜葛;二来彭长宜可以帮她;第三个因素就是彭长宜感到,作为舒晴,让她包村,而且是历史上出现过稳定问题的村子,这样不仅可以全程参与创建文明生态村活动,还会更全面更具体地了解乡情,锻炼分析问题解决问题的能力,体味基层工作百态和五味杂陈,对于舒晴,绝对是一次千载难逢的学习机会!

  但当时卢辉有些担心,他担心舒晴是省里的干部,牛关屯一些负面因素还在,怕舒晴将这些负面的东西作为研究基层问题的素材加以举例说明。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