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655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有内蒙的客人,别倒时候别人不挤兑我们,您带头挤兑我们。”
  “我有过吗?”
  他们说着,就来到了阆诸宾馆,他们径直开进大门,这个时候就听老顾说道:“看,市长!”
  彭长宜低头向前看,就见江帆穿着一件深色大衣,正站在酒店门口张望,旁边还站着政府秘书长肖爱国。
  撤挺稳后,彭长宜首先下了车,江帆快速走下台阶,跟彭长宜和肖爱国握手,彭长宜就把吕华和舒晴介绍给江帆和肖爱国。
  互相介绍完毕,江帆便带着他们走进电梯。
  江帆这时发现老顾还没过来,他就说道:“你们先上去,我等老顾。”
  肖爱国说:“您和彭书记上去,我等。”
  江帆说:“不行,这个老顾我要亲自等。”
  江帆这样一个厅级市长,执意要等一个县市级市委书记的司机,这不能不说江帆对彭长宜的感情深厚。
  彭长宜听江帆这样说,也就放慢了脚步。
  老顾跟上来后,见大家都在齐刷刷地等他,就有些不好意思,说道:“江市长,彭书记,我就自己在下边随便用点算了。”

  江帆说道:“那怎么行,尽管我心疼你开车累,但那也不行,你是客人,是阆诸的客人。”
  司机都不大愿意跟领导一起用餐,他们好抓紧时间休息,老顾听江帆这样说,就看着彭长宜,征求彭长宜的意见。
  彭长宜当然高兴江帆高看自己的司机,就说道:“一切,按市长说的办。”
  一行人在江帆的带领下,就上了电梯。在电梯里彭长宜问江帆内蒙的客人到了吗?
  江帆说:“比你们早到十分钟,其中有你上次去草原认识的,就是那个旗的书记。”
  “乌力罕书记?”

  “是的,还有我原来的秘书巴根。”
  不知为什么,提到这两个人,就让彭长宜想到丁一,想到那一年他们的草原之行,按说,江帆如愿到了丁一的家乡阆诸,而且如愿和丁一在了一起,一直希望丁一幸福的彭长宜,应该感到欣慰才对,但不知为什么,他最近只要想起丁一,心里就有些惆怅。
  进了一个大包间后,彭长宜主动和内蒙的同志握手,看见巴根后,彭长宜先狠狠滴捶了他一拳,然后握手。
  那次去草原之行,丁一提前跑了回来,彭长宜便在草原多停留了两天,这期间,他跟江帆说起他曾经打电话找江帆的事情,江帆这才把巴根叫过来跟彭长宜认识,当彭长宜知道就是眼前的巴根接的电话时,没有跟跟他握手,而是狠狠地给了巴根一拳,巴根当时不好意思地说道:“对不起,不能怪我。”
  所以,这次见到巴根,彭长宜照例先是一拳,然后才跟他使劲握手。
  巴根憨厚地笑着跟彭长宜握手。
  待大家分宾主坐下后,江帆就给双方客人做了介绍,正要进入喝酒的内容后,这时,门开了,佘文秀和殷家实端着酒杯进来了。

  又是一番介绍,当江帆介绍到舒晴的时候,佘文秀晶亮的目光就盯着舒晴看,然后说道:“舒教授?你什么时候去亢州了?”
  舒晴当然认识佘文秀和殷家实了,这些人都曾经是她的党校学员。她微笑着说道:“我是去年下去的,现在归彭书记领导。”
  佘文秀看了一眼彭长宜,又冲舒晴说道:“早知道你想到基层挂职锻炼,来我们阆诸都好啊,我是最爱听舒教授讲课了。”
  殷家实也附和着说道:“是啊,我记得在省委党校,只要有舒教授的课,保证所有的学员都精神百倍。”
  佘文秀看着殷家实,说道:“我说老殷啊,你说话干嘛总是给人留下想象的空间啊,你就明说,是舒教授的课讲的好,还是舒教授这个人好?”

  殷家实被佘文秀逼得没办法,不好意思地说道:“都好,都好。”
  佘文秀又说:“舒教授啊,既然你已经去了亢州,文秀无法改变什么,但我有一个要求,就是亢州对你不是那么回事了,想着来阆诸,仅此而已。”
  江帆说道:“您这是公开挖墙角啊?”
  佘文秀认真地说道:“我一直有个想法,就是想搞个一系列的培训,来提高阆诸干部队伍的整体素质和综合素质,这个综合素质包括文化修养、礼仪修养、品德修养、能力的提高等等,叫三养一提高,上次去省里,我跟樊部长还汇报过,樊部长对我的想法给予了充分肯定。他说可以请省委党校、甚至中央党校的教授来讲课,我当时的确是想到了舒教授。”
  舒晴依然微笑着说道:“谢谢佘书记看得起我,如果您要搞的话,在不影响亢州工作的前提下,我可以过来帮忙。”
  佘文秀又把目光投向彭长宜,彭长宜是多么聪明的一个人,他赶忙说道:“舒教授的话应该改为在不影响佘书记搞培训的前提下,进行亢州挂职期间的工作。”
  “哈哈。”佘文秀开心地大笑,冲着彭长宜竖起大拇哥,说道:“倒是年轻人,反应真快,佩服。”
  彭长宜说:“舒教授本来就是全省的,她来我们那里挂职,我们无形就多了一个工作任务,那就是为舒教授做好实习期间的一切服务工作,提供一个全面的综合的陪练场所。”
  “哈哈,小彭太幽默了。”
  佘文秀端着酒杯,目光又转向内蒙了几位客人,说道:“头下班的时候,就听说江市长内蒙的客人要来,我说让他先跟我陪客人,他不肯,我说你是不是把量留给内蒙的同志,他跟我哈哈大笑。过会我就又听说亢州的客人也来了,就更不能强求他参加我们那边的活动了,两个地方的娘家人来了,他高兴得嘴都合不上了。来吧,我先敬远道而来的客人一杯,然后在敬亢州客人一杯,最后大家共同喝一杯,三杯酒后,我就不陪大家了,我那边还有客人。”

  彭长宜发现他后面的副书记殷家实一直很深沉地站在佘文秀的身后,端着半杯酒,佘文秀回头看了一眼殷家实,说道:“殷书记,你那半杯酒要么就喝掉,要么就满上。”
  殷家实说:“佘书记,您先敬,我单来。”
  佘文秀说:“来吧,一块吧,一块敬两地的客人,你们是江市长的客人,就是我佘文秀的客人,也是我们阆诸的客人。干。”
  佘文秀果不食言,连干了三杯酒,江帆知道佘文秀最近身体不好,就不敢让他喝了。
  佘文秀又跟他们寒暄几句后,才走出去。
  殷家实也客气地跟江帆和众人告别。

  佘文秀敬完酒走后,酒桌上的气氛,才渐入佳境。
  彭长宜在江帆的右手边,他的左手边是内蒙的乌书记,他发现江帆更具魅力,在酒桌上,谈笑风生,挥洒自如,看来,人逢喜事精神的确是爽。
  彭长宜的心里就有些酸楚,他知道自己不该这样,从一开始,他就找准了自己的位置,而且这么多年来他也是这么做的,他知道自己可能有点嫉妒江帆,嫉妒他的春风得意,嫉妒他双喜临门。但是,这一切,不都是自己当初希望的结果吗?
  不知不觉,彭长宜就有点高了,吕华见状,赶紧主动端杯,敬江帆和内蒙的客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