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652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前面坐着的舒晴,尽管没有吕华这么清楚,但也听出了七八,她看了看老顾,说道:“顾师傅,你想去哪儿?”
  老顾咧开嘴,笑了,说道:“领导们说吧。”
  舒晴说:“这附近有什么好玩的吗?”
  老顾说:“好玩的多了去了,不过就是都在北京境内。”
  彭长宜说:“你去过潭柘寺吗?”
  舒晴说:“我听说过,但没去过。”
  “在北京呆了那么多年,没去过潭柘寺?”
  舒晴笑了,说道:“我是在京州市长大的,我对北京的印象,还是在京州上大学期间,跟同学们去北京的各个景点玩才有的印象,后来父母因为工作调动去了北京,我回北京的机会多了,反而倒没怎么出去转过,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家里陪他们。”

  彭长宜知道舒晴的身世,她说的父母,其实就是她的养父母,她亲生父母都在大地震中遇难了,是养父母把领养了她这个地震孤儿,就说道:“你是个孝女。”
  舒晴叹了一口气,说道:“哪里啊,无论我怎么尽孝,也不及他们对我的养育之情。”
  彭长宜感慨地说:“那是,父母给予孩子的,这辈子都是报答不尽的,终有遗憾。”今天,难得自己有这份心致,他不想让自己伤感,就冲前面的老顾说道:“老顾,咱们今天就去潭柘寺。”
  老顾小声嘟囔道:“都去过多少次了,还去啊?再说这大冷的天,除去那几棵树有看头,别的还真没什么看头了。”
  彭长宜说:“就因为以前都是夏天来的,冬天我从来都没去过,所以还要在冬天去看看。”

  吕华说:“诶,潭柘寺的树很出名的。你忘了有一首歌唱的那样,卢沟桥的狮子潭柘寺的松……”
  老顾笑笑,悄悄打开音响开关,里面就传来了李谷一演唱的《故乡是北京》。
  彭长宜说:“以后有时间的话,我就连这首歌里唱到的地方都看一遍。咱离北京这么近,不看个遍对不起这地理位置。”
  吕华暗暗笑了一下。

  彭长宜说道:“你笑什么?”
  吕华没有回答彭长宜的话,而是跟老顾说道:“顾师傅,按照领导的旨意,潭柘寺。”
  舒晴忽然说:“潭柘寺是不是可以烧香、求签?”
  彭长宜说:“怎么?你还信这个?”
  “呵呵,我倒不是信,只是想求得心里安慰……”舒晴说完叹了一口气。
  彭长宜见舒晴忽然心致不高了,就开玩笑地问道:“你想去拜佛,求婚姻吧?”

  舒晴语气低沉下来,说道:“最近我父亲身体一直不太好,想给老人家去祈祈福。”
  “舒教授的确是个孝女。”吕华说道。
  “呵呵,不瞒两位领导说,我为父母做什么都不过分。”
  彭长宜安慰着她说:“你能这样想本身就是尽孝了。”
  吕华说:“据说还有一个地方烧香很灵验,八大处,那里有个全国最大的药王。”
  “我说老吕,你什么时候成了烧香拜佛专业户了?”

  吕华笑了,说道:“这你可就有点冤枉我了,我是一次都没去过,我母亲生病时候,妹妹搞过这些,我是听她回来说的。”
  舒晴来了兴趣,问道:“你妹妹去过?那管事吗?”
  吕华笑了,说道:“如果管事的话,医院就都得关张了,也就没有了现在的医学事业了。”
  “哦——”舒晴失望地出了一口气。

  彭长宜说:“***是无神论者,为什么无神,就因为神从来都没管用过!”
  舒晴笑了,说道:“呵呵,我研究了半天哲学和马恩列毛,还真从没想到过这一层。”
  老顾笑了,说道:“这么多年了,我为什么愿意听书记说话,就是因为,他说的话你听着总是那么过瘾,实在,一步到位。”
  吕华说:“我替老顾补充一句,彭书记最大的本事,就是总能把最高深、最高大、最高尚的理论,给它通俗化,所以,就有一种让人听着到位、过瘾、实在的感觉,丝毫没有华而不实。”

  “老吕,你怎么也跟着他们起哄?”
  舒晴说道:“我同意吕秘书长的观点,我听龚秘书长说过,你们当年清理六小的时候,彭书记当时还是副市长……”
  “不对,是市长助理。”彭长宜纠正说道。
  舒晴说:“哦,这个他没说,他只是说,跟着彭书记干工作,特别痛快,过瘾,而且总是能出奇制胜,获得意想不到的结果,多么难啃的骨头,到了彭书记的手里,就跟起哄喝酒一样,嘻嘻哈哈就把事办了。”
  彭长宜不以为然地说道:“你怎么听他胡咧咧,那是工作,而且是相当硬性的工作,要是能嘻嘻哈哈就办了的话,就没有啃硬骨头这个词了。老顾知道,当年,他为了保护我,肩膀差点没被人卸下,辛亏是冬天,穿了棉大衣。这样的工作,可不是想嘻嘻哈哈啊。我现在想起来那天晚上被人追杀都后怕。”
  吕华说:“的确是这样,我当时还在南城,听说这件事后,我都冒冷汗。就仗着彭书记年轻,一个抵俩,要是我这岁数,估计早就被他们收拾了,对了,好多人都对你当时怎么跟歹徒搏斗而好奇,也有许多不解之谜……”

  对这件事,彭长宜从来都是守口如瓶,他说道:“我说你们也够残酷的,我当时吓得胆儿都破了,你们却在这里津津乐道地谈论,换个话题。”
  吕华自知自己说话有些过界,就赶忙说道:“我是在向舒教授介绍一些她不知道的事情。”
  “她不知道的多了。”
  舒晴说道:“这些都是活灵活现的事例,我可以知道的多些,我现在对基层的任何事情都敢感兴趣。对彭书记的光荣历史更加感兴趣。”

  彭长宜说:“得,搞不好就成了木乃伊了。”
  “怎么讲?”舒晴不解地问道。
  “被教授研究的对象。”
  吕华发现,彭长宜今天很高兴。
  彭长宜不是一个喜欢愁眉不展的领导,但也不是一个善于隐藏自己的领导,最近这段时间,他似乎一直情绪不高。有些原因吕华能琢磨出一二,不过今天彭长宜能主动出来散心,说明有些东西他开始往明白的地方想了。
  他们在车上海阔天空地谈着,不知不觉,一个多小时过去了,这个时候,他们的车子已经行驶到了通往潭柘寺山上的一段盘山路。
  上山的路畅通无阻,由于是冬天,路上游人不多,只有一辆车经过。
  虽是冬末春初,依然能感受到沿途的美丽风光,诺大的北京城尽在眼底。都说山路十八弯,而通往潭柘寺的盘山路有数不完的弯,一个紧接着一个,大多是S型的急转弯。
  这个时候来这里,图的就是人少,清静,如果赶在初一或者十五来,游人就多了。
  乍暖还寒的早春,树木依然光秃秃的,令他们没想到的是,寺里金黄的迎春花却早早开了。
  彭长宜指使老顾陪着舒晴进去拜佛。
  老顾陪着舒晴有目的和重点拜了几尊菩萨,舒晴恭恭敬敬给菩萨上香,她在每尊菩萨前都会默诵,求菩萨保佑自己的养父养母身体健康,长寿安康。
  从大雄宝殿转到后山,摸了寺里有名的石鱼,因为有点累,也因为实在是所参拜的菩萨都差不多,舒晴就跟老顾走了出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