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651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舒晴认真地说道:“请彭书记注意,我说的喝酒不是闲得无事喝酒,我把喝酒上升到了工作层面,那天孟书记来,就有人这么教训我着,说喝酒也是工作的一部分,就因为这句话,我才喝了两杯酒。”
  “哈哈。”彭长宜站起来,朗声大笑。然后,他踱到舒晴面前,带着挑战似的的口吻说道:“没事的话陪我出去散散心,找个地方继续喝,怎么样?敢不敢?”
  舒晴瞪大了眼睛,说道:“还喝?”
  “可是眼下是上班时间啊?”
  彭长宜说:“是啊,你刚才也说了,基层不出正月十五,各项工作是无法正常开展,唯一能开展的工作就是喝酒。”
  “可是……今天是政府预留的那块地皮再次公告招标……”

  彭长宜听她这么说,就皱了一下眉头。
  舒晴发现了他这个细微的动作,也许,彭长宜就是想出去躲清静,舒晴明白在这件事上,彭长宜有着诸多的不痛快,就赶忙改口说道:
  “好的,跟你去。”
  彭长宜呼出一口气,说道:“那好,一会走时叫你。”说完,就背过身去。

  这个动作表示谈话结束。
  舒晴站了起来,说道:“好的,那我回办公室了。”说着,就走了出去。
  彭长宜在办公室踱着步,他忽然站住,来到窗前,往院子里望了望,没看见姚斌的车,也没看见朱国庆的车,不知道他们来没来。
  彭长宜的这间办公室,是以前樊文良的办公室,并不朝阳,而是在西侧的裙楼,所以,他只能望见东侧的车辆,望不到西侧的车辆。没看见他们,不等于他们不在大楼里,于是,他在心里又开始琢磨他们今天地皮招标的事。
  算了,既然已经决定退让,就不要在想这事了。

  他在心里劝着自己,想起了吴冠奇再早之前跟他说的话,当时吴冠奇就劝彭长宜,不要让他来亢州招标,现在想想,吴冠奇都比自己有先见之明,那么,是什么让他低估了亢州的形势?
  是自己轻敌了吗?还是自己被成功迷住了心智?如果自己是个容易被成功迷住心智的人,就不会有他后来在三源的业绩了,即便到了亢州,他也是克服了一个有一个难题,平息牛关屯事件、成功处理开发区工人针对他而围堵市委大楼甚至侮辱他人格的事件,并且他借此事件的影响,成功地将开发区所有的污染企业清理出去。回顾他政治生涯的每次成功的背后,不是在惊心动魄、险中求胜的结果?那么,又是什么让他低估了对手的实力?无疑,这是个错综复杂的问题,他习惯性地甩了甩头,正在这时,办公室的门在身后被敲开,吕华进来了。

  “吕大秘,有事吗?”
  吕华这才看见市委书记站在窗前,正背对着他。
  他笑了,说道:“您怎么知道是我?”
  彭长宜笑着转过身,说道:“我有特异功能,早就掌握了根据脚步声识人的本领。”不知为什么,说到这里以后,彭长宜的心境忽然轻松了不少,也许是勾起了他当年的美好回忆吧。
  吕华看了看,说:“我相信您具备这样的特异功能,昨天的酒我到现在还昏昏沉沉的,但是您脸上却一点都不显。”
  吕华说着就揉了揉自己的脸。
  彭长宜笑了,走到桌前,说道:“走,我带你们出去散散心。”说着,拿起桌上的手包,就往出走。
  吕华一见,急忙问道:“去哪儿?”
  彭长宜回头说:“我目前也不知道去哪儿。对了,叫上舒教授。””
  吕华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却什么也没说出,因为彭长宜已经走了出去。他在心里琢磨到:这又是玩的哪出?居然都不问问今天我有什么安排,就走就走了?但是,久经官场的秘书长马上就明白过来了,选择今天出门,无疑就是眼不见心不烦。
  瞬间想明白的秘书长,赶忙出来,看了一眼站在门口,对着彭长宜背影发呆的秘书宋知厚,他说道:“我们出去一下,有事随时联系。”
  秘书机械地点点头。

  老顾还是老习惯,听见了彭长宜小楼的脚步声,就放下手里的报纸,从一楼的值班室快速地走了出来,他大部分时间都会等在一楼政府值班室看报纸,而很少去司机办公室,这样,彭长宜下楼他就能听到,根本用不着彭长宜喊他。
  老顾边走边从腰带的搭扣上卸下车钥匙,他看着彭长宜,目光里有问询。
  彭长宜冲他一抬手,老顾立刻就明白了,他跟在彭长宜后面紧走了几步,就走在了彭长宜的前头。
  彭长宜站在大楼的台阶上,他往西侧望去,就看见了朱国庆和姚斌的车停在西侧的自行车棚前。老顾将车开到了门口,彭长宜他拉开后排座位的车门,上车后,老顾就要加油。
  “等下老吕。”彭长宜说道。
  一会功夫,吕华跟舒晴就出来了,他看了看,也跟彭长宜坐在后面,把前面的座位让给了舒晴。
  舒晴紧随其后上了车。

  舒晴今天穿了一件藏蓝色修身羊毛外套,脖子处围了一条杏色围巾,更显得身材修长、匀称。
  彭长宜不禁想起舒晴在省委党校大院,对着自己车的后视镜照的情景,就开玩笑地说:“舒教授今天的衣服很讲究啊,看来你们过年都混上了新衣服穿,就我还是老样子。”
  的确如此,吕华今天也穿了一件新外套。
  吕华笑了,说道:“老伴儿年前就看好了,我没有时间去商场试,过了年才买回来的。”

  舒晴也说:“男人有酒喝就行了,至于新衣服吗就免了。”
  彭长宜笑着说:“不瞒你们说,我都不记得我多长时间不买新衣服穿了,老顾,你记得吗?”
  老顾笑了,说道:“还真没有,从三源回来就没有。”
  “什么三源回来,我在三源就不记得买过新衣服。”彭长宜争辩道。
  “男人的衣服就是那样,新买的穿在身上也不显新,旧的穿在彭书记身上也不显旧。”
  吕华说:“这样,咱们今天先跟彭书记去买衣服。”
  “诶,今天去哪儿?”
  舒晴看着吕华。

  吕华摇摇头。
  彭长宜说:“今天咱们跟着感觉走,方向由老顾定,一散心为主。”
  吕华看着彭长宜,说道:“真的只是散散心?”
  彭长宜说:“当然,就是散心。这几天喝酒喝的太多了,想出来逃避一天不行吗?”

  “那好,把您的电话给我。”
  彭长宜说:“电话没在我手里,早给秘书留下了。”
  吕华看了一眼车座上的手包,没有说话。
  彭长宜知道吕华眼神的意思,就说:“你不信?打开你看看。”说着,就打开了手包。。
  吕华笑笑,说道:“我信,就是不信老板今天怎这么心闲。”
  “哎,该闲就得闲啊,总是忙活别人该有意见了,也要让别人发挥发挥吗?”

  听他这么说,吕华心里就有数了,彭长宜是故意躲出来的。
  想到这里,吕华就说道:“老顾,你愿意往哪儿开,就往哪儿开,明天头上班想着把我们完整送回亢州就行。”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