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洲帝国的子民》
第437节

作者: laohu5999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张姨是不是忽悠不知道,说是带发面引子和的面,时间长了面发了,时间短了面没醒好。从上冷开始,下午开始打烧饼了,玩的更邪门,打烧饼不用芝麻用的是大烟籽儿。
  烤盘从炉子里一拽出来,满街的香气,顺风200M开外,绝对能闻到,这可一点都不咧悬(音:lǎixuán。东北俗语-夸张)。还多了一大锅猪肉血肠炖酸菜,到晚上天大黑就“关板(东北俗语-关门,上门板的意思)”。午间饭口一过,张姨就上楼休息了。她侄子和兄弟媳妇,在楼下支撑着,这也累不着,比一般小馆子轻松得多了,和躺着赚钱差不多。
  太古街上买了门面房半年不开张的,大饼店是第一家。全太古街两幌饭店,也没点暖气的。那么大的一栋小楼,一楼还留下两个屋住人,楼上都成住屋,也是蝎子粑粑独一份。圈院墙还盖一流平房,最初就锅炉房占了一间,现在用了一间打烧饼做炖菜当后厨房了,院子就空着房子闲着,还谁都不租,就撘个“悠千(东北俗语-秋千)给孩子玩…。
  院子在小街上开了侧门,正经会过日子的,就该把大院前门临着太古街这面,也盖上房子,哪怕不接二楼,就一层也能有四五十米,不比太古街上一般买卖的两间房小。自己不用租出去,一个月至少是七八十块,一年也是千把的,收拾房子的钱就能收回来。

  原来谁都不知道张姨是啥来头,背后都说是不到40岁的寡妇,一看就是见过世面的大户人家娘们,楼上房子收拾的比老毛子还讲究,说话还挺“赶劲(东北俗语-噎人)”。
  开业都快俩月了,海仁说哥们家的,让我没事给罩点,我当时就应承了,马上就觉得不对味:我黄三也太不要脸了。咱鸭绿江前后两条街,本来就没有‘烂糟(东北俗语-不正经/混子)’的人,都说东傅家甸分驻所都没人过去。我真就让他们家给整迷糊了…。
  “张姨刚搬过来,大佐带人就进去了,张姨特意拿着你的那本户口,大佐看到户主是你,还让张姨给咱俩带好呢。”霍海仁笑着对成功说道:“等三哥把这摆弄消停了,我在这请尹署长和大佐吃顿大饼熏肉,尹署长问我好几回了,馋了都是大佐打发周围店家过来给买的,丨警丨察都没敢进去,生怕张姨不要钱,到时候再传到咱俩这弄出啥误会来。”
  “面是咋回事,我在家的时候真没注意,但张姨显摆过,说选肉、切肉、养汤、和面、火候五样差哪样都走板,酱肉要干净烂乎、大饼要柔软层清。”成功像是很在行的替张效凤炫耀着,咬了一口卷着熏肉的大饼,边嚼边赞不绝口:“好像还真比在家里做的好。”

  “我开始以为是挺长时间没吃,再吃反倒觉得好。后来想也就该比在家里做得好。”霍海仁品了一口酒:“家里很多都是将就,就说一个灶台,就和饭馆的差很多。选料更是没有余地,筋头巴脑也都带着就熏上了。饭店摘拔干净也不糟践东西,怎么都能用上。”
  “有行家算过,别看张姨的小饭馆不起眼,一年3,000块现大洋,绝对不成问题。”黄三看着成功和霍海仁带着质疑的目光笑着说道:“开饭馆的都是对半利,人家这还没有房费,不用花钱雇厨子,连伙计都是自家人。没有午后一袋面的烧饼,一个中午饭口就得翻两次台,一百多号吃饭,就算60块的流水,毛的就不下30块,净的再兑成大洋,一天10块大洋进账是把把握握的。所以现在太古街上才都服张姨,能摆谱就是有本事,原来觉得有点狂,但现在知道是你霍掌柜的在后面撑着,又都说张姨是老实巴交的了。”

  “一年没10吨煤,都不够烧的。”霍海仁对成功说道:“三哥昨天就告诉张姨了,不让她再买煤,这两面的煤,三哥都让港务局那帮兄弟给送。开春把这个楼也改成暖气。”
  日期:2017-06-19 21:02:31
  第十章.再固篱笆
  10-4.再下一城

  杨娜娜很是闹心,成功头三天都是下午六点过来,但九点来钟就走了,只说是有事。
  成功和杨娜娜在一起,自己的事情从不过多解释,杨娜娜无论是为了自己的身价和特别身份的习惯养成,也从不刨根问底,和于戈泰在一起就是这样。在乐器店住了四个晚上,便说帮鹤城的警官家在江城买房子,要在家陪几天,如果晚上能脱身过来,事先会打电话。杨娜娜倒是暗自庆幸,还和成功开着玩笑:“幸亏有了乐器店,要不我去你那住,没准会染身虱子。”还一本正经的拿过成功的裤衩子,在里面认真的翻找起来:“刚到温林的时候,就觉得浑身‘刺挠(东北俗语-痒痒)’,给小杰子烫头勾引你的时候,仔细翻过她的头发,还真就没有虱子,刺挠的感觉才消失,你一说家里来人,就又浑身…。”

  杨娜娜给郑培杰烫头,告诉她罩晃悠大**勾人,杨娜娜这一年间都和成功提起过。
  成功每次回来,杨娜娜都能感觉到他在温林根本不缺女人,都不由自主的泛起酸来。
  拐弯抹角敲打成功,只有拿郑培杰当靶子,杨娜娜也不掌握别人。成功倒应对的极其坦然,瞪着眼睛胡说八道的本事,足以让杨娜娜自惭形秽:男人搞破鞋是天性和本能。
  成功这次回来,头三天还不在乐器店留宿,杨娜娜都感觉成功体内除了大粪,都消耗的很干净。不能也不忍公然和成功不留余地的说穿捅破,但女人本能的酸劲难以遏制。
  成功送走郑培杰的第二天,就给温林拍了电报,让金植先过来,商量着收拾房子购置家具。金植不愿意去警务局,电话让别人转达又说不明白。他肯定不愿让别人知道袁鹤财家在江城买房,进而猜想是受他的指点,袁家在营造狡兔三窟,那只能让他过来了。
  按照约定的时间,成功在电报拍出后的第三天傍晚,到在老站旁边的长途汽车站接金植,没想到接到的是抱着闺女的三丫和琪琪格。鹤城给白玉香准备一次房子,连忙碌的疲倦和结果的寒心,金植想到安家的麻烦就头疼,索性偷懒闪开了身子,直接打发三丫和琪琪格抱着袁殿梅过来了:成功能跟着忙活就是不累,在江城他有的是人可以指使。
  成功出乎意料之外的接到了两个女人,觉得这倒也符合金植的做事的风格,除了和自己一样能偷懒耍滑,更是拿别人的老婆只管用着舒服,连砌墙挖沟的防范都嫌多余了。
  先领俩人到饭馆吃了顿饭,就把她们领回了自己家。家里被郑培杰收拾的一尘不染,客厅两个100W大灯泡,俩人刚进屋晃得睁不开眼睛,站在门口连下脚都觉得不好意思。
  地板都比家里的炕干净,沙发上白色钩花的网格,比自己的被子都白,哪都不敢碰。
  成功把与杨娜娜和郑培杰过夜的父母房间,让给了三丫带着闺女住,琪琪格住在了昱灿的房间,:“你们先将就着吧,我没时间收拾,也不会收拾,更是懒得收拾…。”成功到了自己家,与琪琪格和三丫在一块,反倒拘谨起来,带着歉疚,对琪琪格和三丫尬尴的笑了笑,才想起了郑培杰刚离开:“啊,不在家也没人祸害,屋里倒也不脏…。”
  第二天早上成功起床的时候,三丫和琪琪格已经把房子里外又都擦了一遍。按农村房子的标准,俩人不收拾,都超标了很多,郑培杰刚走,不过是各屋都有点浮灰;虽然两人平常不干活,但也都不是手不能提肩不能担,就是感觉收拾城里屋子似乎是最为遭罪的活。内衣都贴在了身上又汗流满面,自己看着似乎和收拾前除了少了浮灰,也没见有什么太大的变化。本来就窗明几净的,阳光照射进来更是显得富丽堂皇,和小时候听书说的宫殿差不多,好像说书人嘴里的皇宫也没这么绅士。瓶瓶罐罐的啰嗦太多,左一堆右一摞摆的还都整整齐齐,犄角旮旯太多,擦出一个屋,得拉下俩三没照顾到的地…。

  成功感觉无论是杨娜娜还是郑培杰,收拾屋子都不如张姨。郑培杰不尽人意但能任劳任怨,收拾她自己的房子,被成功教化的基本开了窍,至少以前很多不明白的都懂了。
  杨娜娜心中的标准,不比成功低,就是太懒。她真能哈腰动手,倒真就能令人满意。
  表面浮灰擦干净,屋里就显得亮堂了不少。成功有些难为情的对琪琪格和三丫说道:“昨天坐车折腾了一天,还起这么早收拾房间。这…,你们还要照顾孩子,我真是…。”
  “我们自个都没当外人,成局长和我们还客气,这不显得我们姐妹住进来的‘大了呼哧(东北俗语-大大咧咧)’吗?!”琪琪格张张罗罗的忙活着,笑嘻嘻的嘴也没歇着。
  “好了,惹不起你,我也就不说话了,我去街口买点大果子回来,早晨对付一顿。”成功就要穿外套:“你们也都歇歇消消汗,坐下喘口气,出门就是,一会回来就能吃饭。”
  琪琪格一把拉住成功:“三丫都给你做好了,人家可是大户人家出来的,是见过世面的,也知道大户人家怎么吃饭。不像我们老袁家,就会大碗大盆的往上摔着吓唬人。”
  三丫去餐厅赶紧收拾碗筷,等成功洗漱完坐下,饭都盛好了:“厨房里啥都全乎,还竟是没见过的。怎么除了挂面,就没粮食呢?早晨起来吃面条,你也就凑合一顿吧。”
  成功很歉意的说道:“今天我去买,很少在家吃,倒是真难为你还能凑合出来…。”
  家里剩下点粮食,成功都让郑培杰搬走了,放在这没人做饭,时间长了都糟践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