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84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元老摇了摇头,疲惫的闭上眼,说:“我们现在的基业,是我们四个一起打下来的,风光却都被我一个人给占了,你没有任何对不起我的地方。
  只是,老二老三的后人都是你的子侄,雨娇这孩子也是你看着长大的,手心手背都是肉,你怎么就能狠得下心,为了一己私利,就敢把他们今后的生活都交给良骥那个心术不正的孩子呀!”
  “大哥!”钱老头嚎啕大哭,“我对不起你!也对不起二哥和三哥,只是……文远那孩子不知道什么时候沾了毒,稍一中断,便痛不欲生,我实在是不忍心啊!可整个龙朔市也只有良骥能满足他的所需,所以……所以……”
  老头儿趴在地上痛哭,话没说完,但所有人都听懂了,已经不需要说完。
  “原来如此。”元老点了点头,一时间也陷入了沉默。
  因为他很清楚,钱文远是老四最小的儿子,从小就宠上了天,而戒毒又是一个终身的过程,老四当然不忍心眼睁睁看着爱子每天都被痛苦折磨,为了得到源源不断的供应,被薛良骥胁迫,一点都不奇怪。
  “阿福,”过了一会儿,元老头开口命令道:“派人收回良骥管理的所有还在我名下的产业,加进遗嘱,写上雨娇的名字。”
  “是。”
  “等等。”福伯答应着正要出去,却听元老又问道,“良骥中的毒解了吗?”
  “已经解了,”福伯回道,“只不过,他拉虚脱了身子,这会儿正在客房休息。”
  元老双眼一眯,声音冰寒道:“打断双腿丢出去!”
  福伯犹豫了下,还是点了点头,转身离开了房间。
  这时,元老的脸色已经变得疲惫了许多,显然最后的回光返照也快要结束了,喘息片刻,他忽然朝萧晋伸出了手。
  萧晋连忙上前一步握住。
  “还没问你叫什么名字。”老头说。

  “我单名一个‘晋’字,”萧晋答道,“两晋的晋。”
  “萧晋!”元老喃喃重复一遍,笑道:“怪不得你比你爷爷还要嚣张,这个‘晋’字,确实要比他的‘泰’字有劲儿的多啊!”
  此时此刻,萧晋对于这位老者已经没了丝毫轻视,相反心中还有些敬意,自然不会再目中无人,闻言连忙谦虚道:“元老谬赞了,之前是小子无礼,还请老人家不要怪罪。”
  元老呵呵一笑:“我怪你干嘛?我这辈子最嫉妒的就是闲安兄,现在见了你,更嫉妒了,就算要找麻烦,也是找他的麻烦,回头你让他在梦里乖乖等着,老子一定会去找他算账的。”

  萧晋迟疑了下,终究没有说出自己根本不能联系爷爷的现状,只是低头道:“那老头儿年纪也不小了,还请元老爷子到时手下留情。”
  元老一怔,随即便仰天快意的大笑起来,声音之亮,几欲穿透屋顶。
  只是笑完的时候,他整个人都呈现出了一种油尽灯枯的状态,仿佛连身形都缩小了很多,在宽大轮椅的衬托下,像只滑稽的猴子。
  “小子,老子的这座院子如何?”他喘息着问。
  “精美绝伦!”
  “送你了。”
  萧晋心里一惊,刚要拒绝,元老头握着他的手忽然加了力道,并用最后的一口气艰难的说道:“不……不白给你,救……救救文远……”
  “远”字没能说完,老头儿的手就无力的垂落下去。

  “老师!”
  “大哥!”
  “义父!”
  沈妤娴、贾雨娇和仨老头齐声大呼,却也只能面对着元老那凝固的微笑痛苦万分。
  萧晋后退几步,让开轮椅前的空间,心里很复杂,说不上是什么感觉。
  短短的相处之中,元老头已经获得了他的尊敬,眼睁睁看着这样一个洒脱的人物逝去,身为医者,那种难以言说的遗憾和惋惜,很不是滋味儿。
  另外,他从小性格就很独立,不喜欢被人欠人情,更不喜欢欠人人情,可是现在,元老头忽然平白无故的送了他这么大一座宅院,虽然意思是请他帮钱老头儿子戒毒的诊金,可他没办法欺骗自己,这宅院的价值,远远超过了他将要付出的。
  人都死了,还是不可能还回去了,要是转手卖掉,估计贾雨娇第一个就会不同意,但他现在的身份只是一个小小的山村教师,今后的常住地只能是囚龙村,这宅院先不说住不住的问题,光是每年的维护费用,估计就是一笔不小的数字。
  简单来说,就是他现在不但欠了人家一个根本没法还的人情,还到手了一个大麻烦,心里面会有多么的不爽,就可想而知了。

  正郁闷着,手忽然被人给握住了,他转过头,就瞅见了董初瑶哭的像小花猫一样的脸。
  “喂!妹子,你都不认识人家,哭得这么伤心是什么鬼?”
  董初瑶抹了把眼泪,嘟嘴道:“我也不知道,就是看着沈阿姨和雨娇姐那么伤心,我心里就很难过。”
  萧晋猛翻白眼,拉着她就去了院子,心说你有那功夫,还不如为我难过呢!想小爷儿我本来只需要每天教教孩子,逗逗小寡妇,顺便再赚点钱,日子过的自由自在,现在倒好,明明没贷款买房,却倒霉催的成了房奴,特么上哪儿说理去?

  不一会儿,出去办事的福伯回来了,一听见堂屋里的哭声,老头动作僵硬了一下,就走到萧晋的面前,微微弯腰道:“萧先生,家主往生,事务繁忙,怠慢了。”
  萧晋赶紧摆手:“不用这么客气,现在时间也不早了,我们正好告辞,就不在这里妨碍你们为元老爷子料理后事了。”
  “萧先生,”福伯又道,“如果您今晚没有急事的话,可否在元府留宿一宿?”
  萧晋一愣:“为什么?”

  福伯说:“我家老爷之前在里屋猜出萧先生的身份时,就已经交代过要将这座宅院赠与您,以报当年贵祖提携点拨之恩,所以,还请萧先生在这里稍待一晚,我会连夜整理出相关文件,明日一早就可以办理交接。”
  萧晋彻底呆住,心里极度的想要破口大骂,却又不知道该骂谁,骂什么。
  闹了半天,感情特么是着了元老匹夫的道儿,这宅子原本就是要偿还爷爷当年的恩情,不管爷爷当年给了元老头多大的好处,用这座宅子来换,起码也应该是等价交换,谁都不亏。
  现在倒好,老子不但要费劲帮姓钱的儿子戒毒,还特么觉得欠了他的,白白难受了半天。

  妈蛋的,果然人老就会成精,以后再跟老年人打交道,可不能再有任何轻视了,挖坑都能让人心怀愧疚的往下跳,这道行,不是一点小聪明就能对付的。
  当萧晋从愤怒中醒过神来时,福伯已经不见了,面前的人换成了一个秀气的姑娘,而他则牵着董初瑶的手跟在姑娘的后面,正在一条曲折的回廊中往前走。
  他依稀记得,自己好像是迷迷糊糊的答应了下来,不由就更加的郁闷了。
  这么大一个宅院,一天的时间就能交接完吗?就算交接的完,老子也可以明天再来,干嘛非要在这里住一晚上?
  “瑶瑶,刚才你怎么不拦着我啊?”

  董初瑶愣愣的看着他,不解道:“你答应的事情,我为什么要拦着?”
  萧晋挠挠头,又问:“那你呢?夜不归宿,就没人管么?”
  “我现在已经大四,宿舍阿姨早就不管了。”女孩儿说的很得意,仿佛夜不归宿是一件多么好玩的事情一样。
  萧晋拍了拍脑袋,愁眉苦脸道:“这要是让你姐知道了,她百分百会生吞活剥了我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