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83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好在他还记得萧晋刚刚所说的话,临时把小后面的“贱人”两个字给咽了回去。
  “下药的人现在就在凌光国际酒店关着,那个亮JJ是否卑鄙无耻,把人带过来一问便知。”
  李姓老者略一沉吟,就提高声音对门外唤道:“雨娇,进来。”
  萧晋在堂屋里的一举一动,贾雨娇早就看在眼里,急在心上,可让她跪在那里的命令是义父下的,她不能也不敢违背,此时听见让她进去,连忙就跳起来冲了进去。
  “雨娇,这个年轻人所说的话,你都听到了?”
  贾雨娇微红着眼眶看了萧晋一眼,低下头说:“听到了。”
  “可是真的?”
  “句句属实。”

  “那好,给你的人打电话,把那个下药的家伙送到这里来。”
  “是。”
  贾雨娇答应着就要掏出手机,却听那钱老头又咋呼道:“老李,这无凭无据的,要是他们随便找个人来乱说一通,你还真准备信?”
  “我信!”李姓老者还没回答,就听里屋内传出一道虚弱却坚定的声音。
  紧接着,里屋房门被打开,那位福伯用轮椅推着一位瘦小的老人走了出来。

  堂屋里的人,除了萧晋和董初瑶之外,全都惊喜的迎了上去,可那老人却不理会他们的呼唤,只是眼含泪水的怔怔望了会儿萧晋,才含笑道:“像,真像!年轻人,闲安兄近年可好?”
  萧晋闻言神情一整,连忙肃容弯腰尊敬的回答说:“劳元老动问,爷爷一切安好。”
  萧晋的爷爷名叫萧泰,字闲安,只有老人家的至交好友才知道这件事,所以一听元老头叫出了“闲安兄”,不管心中如何作想,他都得老老实实的做出晚辈的姿态来。
  事关家教问题,容不得半点马虎。

  元老点点头,又细细的打量他一番,眼神慈祥的就跟看自己亲孙子似的,满满都是回忆之色。
  “当年我认识闲安兄的时候,还没有你大,他的年纪倒是跟你现在差不多,只不过……呵呵,他好像要比你更狂一些。”
  这话身为晚辈就没法接,萧晋只能垂着手,像个三好学生一样乖乖低头听着。
  元老似乎也没想让他回答什么,笑完就转头看向沈妤娴,握住她的手,欣慰道:“孩子,你很好,老师要谢谢你啊!”
  沈妤娴泪如雨下,哆嗦着嘴唇根本说不出话来,只是一个劲儿的摇头。
  “唉……”老头儿又叹了口气,接着说,“三个孩子中,只有你不是我亲手养大的,却也只有你最省心,看来,我的教育方式失败的很呐!”
  这话一出来,贾雨娇就又跪了下去,一声都不敢吭。
  元老瞅瞅她,就又叹息了一声,说:“起来吧!闲安兄的孙子绝不会是卑鄙奸恶之徒,既然他都肯为了你在这里大打出手,那我自然相信你不是无故要害良骥的,但是,君子爱财,取之有道,立身不正,即便一时得逞,也是无法让人心服口服的,明白吗?”

  “女儿记住了。”贾雨娇红着眼眶磕了个头,这才站起身。
  “元老,我觉得您的说法有些欠妥。”
  萧晋突然开口,而且还是很直接的反驳,顿时就让所有人都瞪圆了眼珠子看他,就连董初瑶都不例外,沈妤娴更是在心里哀叹一声:之前完全被这个家伙的礼貌给骗了,他哪里是什么自信有度?分明就是目中无人啊!
  只有元老头儿饶有兴趣的看着他,说:“哦?我讲的哪里不对?”
  “君子爱财,取之有道;这话没错,但是,”萧晋侃侃而谈,“说立身不正就无法令人心服,可就不一定了。
  这里面少了一个前提,正确的说法应该是‘立身不正,无法令正人心服口服’才对,面对邪人,如果能用煌煌正道碾压自然是最好,但也没必要迂腐的拘泥于此。

  正所谓‘以德报怨,何以报德’?要对付心术不正的人,很多时候,不正的方法恰恰更能打到他们的痛脚,更容易让他们心服口服。
  就比如这位脸色跟猴屁股差不多的老人家吧!”
  说到这里,他瞥了眼钱老头儿,完全不顾人家是不是快要心脏病发作了,继续自顾自的说道:“如果在一开始的时候,我就乖乖的任他训斥,然后耐心的跟他讲道理,解释来龙去脉,恐怕这会儿我已经被打出去了,根本就没机会见到您。
  那样一来,我可怜的雨娇姐姐估计就得一辈子活在气死您的负罪之中。如此严重的后果,恐怕您就是在九泉之下,也是不想见到的吧?!”
  这一番话说完,钱老头气的眼前发黑,天旋地转,要不是有老李和老于两位兄弟拉着,早就扑上去跟萧晋拼命了。
  反观元老头,却在微微愣怔之后,哈哈大笑了起来。
  他的笑声洪亮,中气十足,一点都不像是一个将死之人,但萧晋却看得出来,这只是回光返照罢了。
  伸手掏出银针包,他俯下身,说了声“得罪”,就出手如风,将四根银针分别刺入了元老的头顶和额头之中,时而捻动,时而提插,并配合源源不断的内息涌入进去,虽然不可能保住老头的性命,却能安抚他不平静的心脉,让他待会儿离开的更加安详一些。
  元老头儿闭目细细体会着,表情说不出的惬意,所有人都看得出来,他的舒服不是来自萧晋的针灸,而是一种心愿达成的满足。

  不一会儿,萧晋将银针一一收回,对老头说:“元老,此时您应该保持心境平和,大喜大悲,情绪波动,都对您没什么好处的。”
  元老笑着摆摆手,说:“都是快死的人了,还在乎那么多干嘛?无非就是多活个几分钟而已,不值当让老子委屈自己。”
  语气平常,却尽显豪迈之气,萧晋从中甚至能够体会得到,当年元老头在江湖中会有着怎样一种令人心折的风采。
  “再说了,”元老继续道,“临死之前,不但能够见到故人之后,还能再见夺天针法,我心已足,在这世上也再无牵挂,早走与晚走,也没什么分别了。”
  “老师……”
  “义父……”
  沈妤娴和贾雨娇都已经泣不成声,老李和老于两位老人也是眼含泪水。
  “老元啊!”老李哽咽道,“咱们之间的年纪相差也没有多大,你先走一步,稍微等等兄弟,我们随后就来。”
  “是啊!”老于接口道,“到了下面,咱们老哥儿几个一块做个伴儿,要是有那不开眼的,咱们也正好再过一遍年轻时候的生活。”
  钱老头的眼圈也泛起了红,嘴唇哆嗦了一下,什么都没有说。

  元老头哈哈一笑,伸手分别与老李和老于握了握,表情明明白白的写着“一切尽在不言中”,但之后,他却看着钱老头开了口。
  “老四啊!在我的记忆中,你的脾气好像从来都没有好过,永远都是直来直去、一点就着,本以为你到死都会是一条顶天立地的汉子,没想到临到老了,心思却不安生了起来,我书房里的那本《神气药经》,是你拿去了吧?!”
  钱老头神色一僵,有心否认,可一对上元老的眼睛,目光就心虚的躲闪起来。
  “果然是你!”元老又叹了口气,问:“良骥那孩子许诺了你什么好处?钱?还是股份?”
  钱老头闻言身体巨震,腿一软,“噗通”一声就跪了下去,老泪纵横道:“大哥,我……我对不起你……”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