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81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路上,萧晋一边紧跟着前方田新桐所驾驶的高尔夫,一边对副驾驶上的董初瑶笑道:“抱歉,看样子,今天不能陪你去开房了。”
  “讨厌!”董初瑶白了他一眼,“谁要跟你去开房了?人家是要去看电影。”
  “都一样,”萧晋无耻的说,“这年头,不开房还看什么电影啊?大家都那么忙。”
  “越说越不像话了,”董初瑶笑笑,视线向前落在那辆高尔夫上,又叹了口气,说:“沈阿姨挺可怜的,咱们帮帮她也只是举手之劳而已,你用不着跟我道歉。再说了,电影院又不会跑,至于你……好像暂时也不会跑,那就下次喽!”
  “喂!脸皮咋那么厚呐?明明是我在帮她,有你什么事儿?用‘咱们’用的倒是怪顺口,你也好意思?”
  “去死去死!本小姐连宝贵的约会时间都牺牲了,这难道还不算吗?”
  “哎呀呀呀呀!我错了,女侠饶命……姑奶奶你轻点儿……”
  笑闹了一会儿,董初瑶气喘吁吁的靠在椅背上,眼睛已经弯成了月牙,望向窗外的目光里满是笑意,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时不时的,萧晋就会转头看一眼女孩儿的侧颜,心里有两个小人在不停地吵闹着。

  “这么好的姑娘,不吃白不吃,关键是人家还喜欢你,还有啥不满足的?这都往外推,就不怕造雷劈吗?”头上长角的小人说。
  头顶上有个光圈的小人立刻接口:“是啊是啊!”
  “你不想玩弄人家的感情,那就不要玩弄喽!反正男人嘛!精神和肉体是可以分开的,不矛盾。”长角小人继续道。
  “是啊是啊!”光圈小人唯恐天下不乱。
  “再说了,女人的承受能力可是无极限的,你心心念的那些顾虑,说不定人家根本不在乎呢?总之先试试,不行就再想办法嘛!凭你的手段,要忽悠一个涉世未深的丫头,还不是十拿九稳?”
  “是啊是啊!”
  正当萧晋快要被俩无良的小人说服时,电话忽然响了起来,拿起一看,来电显示:董雅洁。
  俩小人立刻就滚蛋了。
  咧咧嘴,萧晋打起精神,接通了电话。
  “死小明,你今晚是不是要在贾雨娇那里过夜啊?”
  董雅洁的声音很大,简直可以说是咆哮,震得萧晋耳朵都开始发鸣。

  “大姐,我只是你的合作伙伴,不是你包养的小白脸,麻烦你不要用这种训斥老公的口气跟我说话,好不好?”
  一听这话,董初瑶的耳朵立刻就竖了起来,转过脸盯着他,眼睛亮晶晶的,里面满是寒光。
  “放屁!”董雅洁不客气道,“上午我是怎么跟你说的?老娘还饿着肚子等你吃饭呢,这都几点啦?”
  萧晋知道,董雅洁才不会真的想要跟他吃这顿饭,之所以会这么说话,百分百是因为方菁菁就在旁边,全都是说给那小妞儿听的。
  既然答应了人家要演戏,那就得有点职业道德,虽然转头就把人家给出卖了,萧晋还是觉得这会儿自己应该好好配合,于是,他便带着歉意说道:“对不住对不住,我这正想要打电话通知你呢!临时出了点儿急事,实在是赶不回去了。”
  “你个混蛋!有什么事比跟我吃饭还重要?”
  “人命关天的大事,够不够?”
  电话那边安静了片刻,就听董雅洁沉声问道:“发生了什么事?”
  “这个……一句两句的也解释不清,不过你别担心,我没什么麻烦,等明天去了你办公室再详细跟你说吧!好了,我这儿正开车呢,就不聊了。”

  说完,他就挂了电话,却听身旁的董初瑶狐疑的问:“我姐这么晚了找你有什么事?”
  萧晋顿时就觉得有点头疼。明明什么坏事都没干,怎么就搞得像是周旋在几个女人之间偷腥一样?这特么上哪儿说理去?
  此时此刻,他无比的怀念囚龙村,怀念那个逆来顺受、连声音都软软蠕蠕的温柔小寡妇。
  前面的高尔夫打着转向灯下了主路,他轻踩油门跟上,对董初瑶说:“地方应该快到了,具体的,等这里的事情办完再跟你解释,现在你只需要知道,你姐仍然还是一个标准的拉拉,我就算对她有什么企图,也得再等上一段时间才有可能。”

  说话的时候,车子已经拐上了一条只有两车道的小路,路的前方是一座黑漆漆的山,路两边郁郁葱葱,偶尔从窗外掠过的一盏盏路灯也造型精致。
  即便萧晋对龙朔市不熟,也能看得出来,这一片一定是有钱人住的地方。
  跟着田新桐的高尔夫一路开到山顶,当一扇朱红色的大门出现在眼前的时候,饶是萧晋出身富贵之家,还是下意识的高高挑起了眉毛。
  那是一座古意盎然的硕大门楼,门上面的铜钉在灯笼的照射下蹭明瓦亮,门楼顶端的挑檐复杂宏伟,下面挂着一面宽大的匾额,上面的“元府”二字银钩铁画,尽显大家风范。

  停好车,萧晋牵着董初瑶的手,跟在沈妤娴和田新桐后面走上台阶。大门已经开了,一名身穿长衫的老人站在门槛里面,刀刻一般的皱纹里满是愁容。
  “福伯,”沈妤娴迎上去过去,拉着老人的手问,“老师他怎么样了?”
  老人黯然的摇摇头,说:“人还在,但时间不多了,小娴你还是快过去吧!”
  “哎!”沈妤娴跨过门槛,又回过头道:“萧先生,不好意思,要麻烦你走快一些了。”
  “这位先生是谁?”福伯皱眉问。
  “他是……”

  沈妤娴刚要说,萧晋就出声打断道:“我是元老先生要见的人。”
  沈妤娴微微一怔,就连忙附和道:“是的,福伯,他很重要。”
  福伯深深的看了眼萧晋,又看看沈妤娴,不知想到了什么,就点了点头,说:“那就快走吧!”
  说完,老人就当先在前面引路。
  元府里面跟外面的大门一样,依然还是纯古风式的建筑,无论是曲道回廊,还是亭台楼阁,都极为讲究,除了廊下灯笼里发光的灯泡之外,竟然看不出一点现代社会的痕迹。
  可想而知,那位元老爷子一定是个非常懂得享受生活的人。
  快步走了约莫三四分钟,董初瑶就有些气喘吁吁了,萧晋看了看在前面依然健步如飞的福伯和沈妤娴,就暗暗输送了点内力给她。
  董初瑶只感觉掌心一热,整个身体瞬间就变得轻松起来,不由瞪大了眼,转脸望着萧晋,目光里满是惊奇和不可思议。
  又过了一会儿,福伯终于领着他们进了一间小院儿的月亮门。
  院子是正统的四合院结构,正房坐北朝南,东西各有一间厢房,中间的天井里种着一株粗壮的石榴树,树上已经结满了果子,眼看就要成熟了。

  此时此刻,一个女人正跪在石榴树下,面向正房的台阶,正房门开着,里面灯火通明,可以看见有三名老人坐在堂屋里,似乎正在低声争论着什么。
  萧晋走进月亮门,一看见那个跪着的女人背影,顿时就惊讶的张开了嘴。
  那不是别人,赫然竟是贾雨娇。
  如此说来,她的那个快要挂掉的义父,和沈妤娴的老师是同一个人?
  这特么还真不是一般的巧。
  只是……她为什么会跪在这里?那个薛良骥呢?难不成她不但下药失败了,还被人给当场抓了现……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