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649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个品种,的确有别于市场上出售的其它石榴,无论是酸还是甜,都很极致,的确难忘。难怪有一年江帆在亢州感冒发烧,他嚷嚷要吃石榴,记得小许开着车,几乎把水果摊都转遍了,也没有买到石榴。小时候的记忆是最根深蒂固的。
  “别一粒一粒的吃,要吃得豪放一些,看我。”江帆说着,就将手里一把石榴籽全放进嘴里,然后一阵石榴籽的破裂声。

  丁一看着也将手里剩余的几粒全都放在了嘴里,嚼得满口汁水,清凉解渴。
  两个人饶有兴趣地吃了石榴,旁边的江妈妈满心高兴地看着他们,乐得合不拢嘴。
  江燕忽然说道:“哥,那么凉的东西让嫂子尝尝就行了,呆会还得吃饭呢。”
  江帆刚把抠下来的石榴籽递到丁一的手里,一听江燕这么说,赶紧又从丁一的手里抓了回来,直接放进了自己嘴里。

  江妈妈笑了,说道:“没事,石榴性温,两人吃这一个没问题。”
  江燕说:“石榴没问题,毕竟是凉的。”
  江妈妈说:“喜欢吃就行。”
  江燕说:“您怎么不理解我的意思,这个东西本身是凉的……”

  江帆一听,急忙说道:“别嚷别嚷,我不给她吃了,我自己独吞,行了吧?”
  “哈哈。”大家就笑了。
  这时,江燕的老公和儿子进来了,小家伙挨个拜年。到了丁一这里,小家伙说道:“舅妈过年好。”
  丁一忙掏出一个红包,塞到孩子手里,孩子说了声:“谢谢舅妈。”
  江帆也给了外甥一个红包,摸着他的头跟丁一说道:“他跟小虎一般大。”
  这时,江燕过来,小声跟丁一说道:“所以你得给我哥要抓紧呦。”
  丁一的脸红了。
  旁边的江妈妈看着丁一欣慰地笑了。
  丁一很喜欢他们这个家的家庭气氛,父母亲和蔼,一个高知,一个是企业曾经的高管,和她的家庭环境差不多,妹妹活泼,热情,看得出,江帆在家里放松了不少。尽管丁一还有些拘谨,但是她已经感觉到这个家庭固有的那种浓浓的爱意,让她的心有了一种归属感。

  尽管妈妈极力挽留,让他们在家住几天,但江帆怕累着丁一,同时也想让丁一有一个逐渐适应的过程,所以拒绝了妈妈的好意,带着丁一回来了。
  丁一当然想跟江帆过二人世界了,这一段的朝夕相处,她早就对江帆产生了依赖。
  回来的路上,江帆跟她谈起了移民的事。
  江帆说道:“你昨天晚上跟我说的事,我没有立刻答复你,我说我考虑考虑再说,你还记得吗?”
  丁一点点头,看着他。
  “这个问题其实我昨天晚上就想明白了,只不过没跟你说罢了。”江帆平稳地驾着车,看着前边,继续说道:“我的意思是,你嫁给我的话,移民问题就不要考虑了,因为我们这个级别的干部,家庭关系都是要在组织部门备案的,尽管新加坡是友好国家,但毕竟是外籍,所以我不同意你移民,还是把这个名额让给乔姨吧,或者是别的人,你说怎么样?”

  丁一点点头,说道:“我听你的,我回国前,的确是咨询过师兄有关移民的一些标准和政策,那个时候也的确有这个想法,就想不回来了……”
  “你真这么想过?”
  “是啊,想过。”
  “那现在呢?”
  “呵呵,如果移民对你有影响,现在当然不想了。”
  “我知道有许多干部家属移民了,不过也没什么意思,移民也是要在国内生活的,有些国家还有限制,必须在本移民国家居住多长时间,这个太受限制,夫妻两人不可能分开那么长时间。所以不现实。如果我不是政府干部,我是搞企业的,移民就移民,以后还有可能到国外发展,但现在显然是我不可能改行,所以你就是移民也没有意思。尽管现在组织上对干部家属移民没有硬性规定,但我觉得那样影响也不好,我们有没有钱拿到国外去洗,目前也没有孩子需要到国外去上学,就是将来要到国外上学,我也不可能移民,我要是不移民,你移民还有什么意思?”

  丁一点点头,觉得江帆说的有道理。
  江帆又说:“当然,这只是我的个人想法,如果你不嫁给我,移民的问题我就管不了。”
  丁一笑了,说道:“如果我要是嫁给你,是不是移民就行不通了。”
  江帆说:“基本是这样,尽管组织目前没有明确要求,不过我会这样要求。”
  丁一看着他,就见他的表情平静,声音也很平静,由此知道了他的态度。故意说道:“我是不是可以这样认为,如果我要是移民,是不是就不要梦想能跟你结婚了?”
  江帆这时笑了,说道:“别把我们的谈话赶到死胡同里去,我知道你对移民这个问题不会热衷的。我现在在想,你父亲也不会十分热衷的,他有可能是在为你们考虑,再有,实在没有必要,你看看我们周围都是什么人在移民?审视一圈后,你自己就能得出结论来了。”
  丁一笑了,说道:“唉,没劲,还想试试我在你心中的分量,连试都不让试。”
  江帆拉过她的手,说道:“调皮,这个还用试吗?”

  “我知道不用试,但要和你的政治前途放在一起的话,我就不知道我重得过重不过了。”
  “这是两个互不矛盾的主体,你既不是阶级敌人,我也不是进步青年,况且,你也是不会给我任何麻烦的,你会成为我的贤内助的,这一点我深信不疑。”
  丁一笑了,自信地说道:“这一点,我本人也是深信不疑。”
  “哈哈,这么不谦虚?”
  “这一点,不谦虚,我有这个自信。”
  “哈哈。”江帆开心地大笑。
  丁一说:“妈妈跟我说,说你会做焖面,怎么样江大厨,哪天露露手艺?”
  “没问题,随时都可以,这几天我先把我会做的给你做个遍,等上班后,你再把你会做的给我做个遍,怎么样?”
  “好的——”
  春节上班后的第一个常委会上,朱国庆就将政府那块地皮重新招标的事再次提出来,彭长宜表现的不太积极,他说:“有关部门要汲取上次流标的经验,可以重新调整游戏规则,但有一点,绝不能因为流标而降低标准。那块地皮是皇帝的女儿,是亢州市的门面,女婿的标准一定要高,不能稀里糊涂就嫁了。”
  让他没有想到的是,这么冠冕堂皇的话,居然在第二天就到了市长岳晓的耳朵里。三天后,在锦安市经济工作会议上,岳晓就批评下边有的干部思想不解放,抱残守缺,安于现状,私心大,有的在地皮开发上优亲厚友,达不到目的就拖着不办……
  岳晓这话不得不让彭长宜往心里去,也不得不引起彭长宜的高度注意。
  等他回来后跟朱国庆私下交流的时候,才得知朱国庆已经做好了第二次招标的所有准备,而且时间就定在正月十三这天,并且已经下发了有关通知,而这一切,他居然一点都不知情。
  更让彭长宜没有想到的是,这个项目的主持人居然的姚斌,据说是春节过后的第一个市长办公会上定的,而市长办公会是在常委会之前,也就是说,姚斌事先也没有向他透露任何的消息?。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