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647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江帆说着,抬起她的头,让她面对着自己。说道:“以后,咱们只说以后,不说从前,从前那篇翻过去了,我不想看到伤感的你,我想看到快乐、开心、幸福的你。”
  丁一不好意思地笑了,低头,就将眼角的泪水噌到他的身上,然后抬起头,冲他使劲的点了点头,说道:“好,我同意。”
  江帆一下子将她抱住,说道:“其实,我时常跟你有同样的感觉,想那个时候见你一面,是多么奢侈的事,你那天说心里满满的,我也是。那天去省里,樊部长还说,小丁什么时候请我喝喜酒?当时旁边还有别人。”
  “呵呵,真的呀,你当时怎么回答的?”丁一好奇地问道。
  “我说,哦?对呀,等我看见她帮您打听打听,有了消息我就告诉您。弄得旁边的人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他还说不要让你荒废了学业。”
  “学业?”
  “是啊,他说,好好练功夫,改天来阆诸跟你切磋书法技艺来。”
  丁一明白樊部长指的是什么了,她说:“我已经有段时间不拿笔了,想不起来写了,原来写是为了填充寂寞,现在内心满满的,还真想不起来要写字了。”
  “呵呵,是这段时间你为我担心,又受了这么大的打击,你心不净,等按部就班后,你就会有时间写了,比如晚上在家等我的时候。”

  “什么,你晚上不回家吗?”丁一问道。
  “我说的是偶尔,这是事实,你知道的,晚上大部分时间有应酬,不会按点下班的,这个时间,你就可以写了。”
  “关于应酬,关于喝酒,我以后要给你定个制度。”
  “哦,你可别把我变成妻管严。”

  显然,江帆没理解她话的意思。
  丁一又进一步说道:“我会在一定的时间段,让你变成妻管严,而且我要做母夜叉。”
  “哈哈,为什么还是在一定的时间段?”
  丁一笑了,不说话。
  “你的意思是……”

  江帆终于领悟到了她话的含义,他激动地一抬起上身,把她放在自己的臂弯里,说道:“是不是在我们准备要小孩的时候?”
  丁一的脸又红了,娇羞地看着他,点点头。
  “哦,当然,当然,我当然会遵守纪律,我向组织保证,从明天开始,尽量少的饮酒,或者不喝酒,就是樊部长来了,我也不喝,怎么样?”
  丁一摸着他的脸,说道:“能做到吗?”
  “能,能,能。”
  “嗯,真有出息,不过你用不着从明天开始。”
  “就从明天开始,我迫不及待了。”
  “我们用不着那么着急。”
  “就那么着急。”
  “我们目前……”
  江帆知道她想说什么,就断然地打断她的话,坚决地说道:“我们目前任何时间里都可以要孩子!”说着,他就低下头,深情地吻开了她……
  这注定是一次充满温馨的认亲之旅。
  相信每个人,都会有这样的经历,无论两个人多么的相爱,过家长这关的时候,心里也是忐忑不安,七上八下的。此时的丁一就是这样。
  江帆准备的非常充分,超乎她的想象,不但替她准备好了见父母的礼物,就连给小外甥的礼物都准备好了,
  丁一非常感叹江帆是心细,说道:“难怪你不让我操心礼物的事,原来都准备好了。”
  江帆说:“谁让你只顾自我陶醉了,连贴对联这样的大事都忘了,这等小事,怎好劳你大驾,让你操心呢?”
  “呵呵,我怎么听着好像是在批评我啊?一般有水平的领导,从来都是这样拐弯抹角地批评人,然后让犯错误者痛定思痛,痛改前非。”
  “不敢,等你身体完全恢复了,我就不操心这么多事了。”
  “呵呵,还是批评啊。”
  江帆点了一下她的脑袋,说道:“敏感的小东西。”
  父母早就做好了接待未来儿媳妇的准备,老俩早早就起来了,江父一通忙活,蒸、煮、煎、炸,居然连初一的饺子都忘吃了。
  江燕老早就过来了,她看一圈厨房后,说道:“哎呀,爸,您这是干嘛呀,革命也不是一天就能成功的,您这冷不丁这一顿大补,再把小嫂子补上了火?再说,这初一是要吃饺子,您鼓捣这些干嘛呀?”
  江父回过头说:“吃饺子也是要弄几个菜的,我们爷三个要喝几杯。”
  江燕说:“还喝,昨天晚上您就把他喝高了。”
  由于刚来北京,江燕一家今年春节没有回婆家,对于她跟父母来说,北京还是相当陌生的,所以他们就跟父母在一起过的年。
  江父说,饺子馅我拌好了,面也和好了,你赶紧准备包,你哥他们肯定不会吃早饭的。咱们要赶在他们回来前包好。”

  “唉,跟小嫂子比,这待遇就是不一样啊——”
  江父笑了,说:“那爷俩呢?”
  “昨天看晚会,还没起呢?”
  江父又说道:“等小丁来,你别小嫂子小嫂子的叫,不管比你小多少,也是嫂子。”

  “得,我算看中了,这个家以后没有我的地位了。”
  妈妈这时从里屋出来了,说道:“燕儿,你昨天给我买的红包放哪儿了,我怎么找不着了?”
  江燕说:“您不是夹在书里了吗?就是昨天您看的那本。”
  “哦,瞧我这记性。”说着,就又回书房去找了。
  等江帆拥着丁一,出现在家门口的时候,江妈妈眼前的确一亮。

  只见丁一穿着一件宽松的象牙色的羊绒外套,脖子上是一条淡灰色的围巾,敞着的外套里面露出一件淡粉色的毛衫,下面是一条淡灰色的长裤,白嫩美丽的容颜,整个人看起来亭亭玉立不说,还有一种与生俱来的干净、闲雅的气质,冰清玉洁这四个字用在她身上一点都不过分。
  且不说外貌是如此的天生丽质,就是丁一那羞怯的微笑,温柔的目光,以及紧攥着儿子的手和偎在儿子身上的那种表情,江妈妈就就满心欢喜,因为丁一这个出场动作,和前儿媳袁小姶有着本质的区别。
  袁小姶第一次见他们的时候,尽管客气,但难掩其趾高气扬,出场动作是跟儿子并排站在一起,看他们二老的目光中有些居高临下,无形就拉开了婆媳距离。
  这个就完全不同了,从她眼神和细小的动作中,江妈妈知道,她对儿子是多么的依赖,当江帆松开丁一的手,把她推到妈妈的面前时,丁一居然拉住了江帆的衣角,这个下意识的动作,让老人心里涌起一股疼爱之情。
  江帆说道:“这是妈妈。”
  “妈……妈。”丁一礼貌地叫了一声妈妈,这是自从16岁母亲走后,她还是第一次叫“妈妈”。
  “这是爸爸。”
  “爸爸好。”这一声,她倒是叫得干脆。

  江帆又给妹妹做了介绍。介绍完后,江帆帮助丁一脱下外套,连同围巾给她挂在衣架上,就说道:“江燕,妹夫呐?”
  “还在家里,估计现在起床了。”
  “叫他过来,帮我搬东西,要不你来。”说着,就往出走。
  江燕冲着哥哥的背影说道:“干嘛呀哥,有了嫂子就开始欺负我了?”
  丁一不好意思地笑了,站起来,说道:“我跟下去吧。”
  江妈妈把她按下,说道:“孩子,不用,你身子弱,让江燕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