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646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是啊,他在老家呢,对了,你说奇怪不奇怪,他给我拜年,我们俩个还聊了会,他居然没有提你一个字?”
  丁一怔了一下,没有说话。
  江帆又说:“你这么长时间不跟他联系,他肯定对你有意见才故意不跟我说你,你信不信?”
  丁一笑了一下,说道:“也许吧,不过我觉着他现在对我已经不再担心了,因为有你在了。”
  江帆立刻说道:“你的意思是我不在的时候,他是不是经常担心你?”
  丁一放下手里的化妆品,看着镜中的江帆,坦诚地说道:“是啊,的确是这样。我刚回阆诸的那两年多的时间里,他的确是这样,就是我不理他,他也会主动理我的。尤其是从草原回来的那段日子,后来,我就去了新加坡,我们从那个时间开始联系就中断了。”
  丁一对江帆有了一些隐瞒,她没有告诉江帆娜娜骂她的事。
  江帆搂着她,说道:“长宜的确是我们的好朋友。”
  “是啊,对于我来说,他更像家里的兄长。”
  江帆说道:“接完他的电话,我又给你们老部长打电话拜了个年,对了,妈妈又打来电话,催问明天咱们什么时候到,特别嘱咐一定让我带你回去,如果你要是不去的话,她说我也就别回去了。”
  “呵呵,她真好。”丁一由衷地说道。
  江帆说:“是啊,别说,她对你真的挺牵挂的,我都有些嫉妒。”
  丁一从镜子里看着他,抿着嘴笑了。
  江帆也从镜子里看着她,渐渐地,眼睛就有些直了。
  只见镜中的丁一,宛如出水芙蓉般的美丽。也许是自恃天生丽质,她从不将白天的时间耗费在化妆上,但却很重视睡前的浅妆,每晚都要将各种各样的化妆品摆满一桌子,用点香水,擦点晚霜,做做眼部按摩之类的工作,在脸上、脖颈处轻软的拍打一阵才上床睡觉。
  这些看似繁琐的工序她做得有条不紊,认真专注,每晚都会让江帆看得有如沐春风之感,这是需要男人有一颗慧心才能感受到的。李煜《玉楼春》词中有“晚妆初了明肌雪”的句子,便是女子晚妆艺术的重要佐证。
  镜中的丁一,就是这样“晚妆初了明肌雪”的写照,白白净净的脸庞,柔柔细细的肌肤。双眉修长如画,双眸闪烁如星。小小的鼻梁下有张小小的嘴,嘴唇薄薄的,嘴角微向上弯,带着点儿哀愁的笑意。整个面庞细致清丽,如此脱俗,简直不带一丝一毫人间烟火味。
  她穿了一件白底绡花的睡衣,坐在那儿儿,端庄高贵,文静优雅,纯纯的,嫩嫩的,像一朵含苞的出水芙蓉,纤尘不染。

  江帆看呆了,情不自禁伸出手去,轻轻地抚着她的脖颈和脸蛋,温柔地说道:“宝贝,你太美了。”
  丁一冲他娇嗔地一笑,露出洁白的牙齿。
  江帆继续感慨着:“我忽然想起塞?约翰生说的那句话来了。”
  “什么?”她问道。
  江帆说:“他说,在家中享受幸福,是一切抱负的最终目的。”

  丁一看着镜中的他俩,笑了,说道:“是啊,这几天,我天天都被这种幸福包裹着,真的好想就这样和你厮守下去,不吃不喝都行……”
  江帆把把抱起,说道:“我现在就想品尝这种幸福了。”
  说着,就将她抱起,放在软软的席梦思上,亲着她的嘴唇,说道:“宝贝,咱们过年了,有个兄弟也要过年,他寂寞的时间不短了,今晚他想要你……”
  丁一的脸“腾”地红了,她捂着他的嘴,不让他说下去了,说道:“可是,我……”
  江帆温柔地说:“我知道,我告诉他,让他小心点,让他轻柔些,不许弄坏我的宝贝,怎么样?”
  丁一娇嗔地看了他一眼,随后,就把头埋在了他的臂弯里。
  江帆知道她不抗拒自己了,便给她解开睡衣的带子,撩起被子,盖在她的身上,随后扯掉自己身上缠着的浴巾,也钻进了被窝,把她抱在怀里……
  这一夜,他极其轻柔地抵入了她,尽管他如愿以偿,但是做得非常艰难,唯恐弄伤了她极尽小心和谨慎……

  丁一感觉出江帆的小心,就抱紧了他,抬高自己的身体,使自己更紧地承接他,并在他的耳边轻轻说道:“我感觉没事……”
  江帆亲了一下她轻声说道:“不敢……”
  为了所爱的人,她用力抱住他,积极配合着他,辗转在他的怀下,轻声嘤咛的同时,合着他的动作,她的嘴里还叫着他的名字……
  他没想到他的每一下动作,都得到了她的承应,他当然是更加激动,瞬间就有了那么几下忘乎所以,随着他的一声咆哮,全身都绷紧在一处,随即,就是一阵烟花绽放……

  事毕,江帆充满爱意地在她的额上亲了一下,然后将自己的身体抬离,顾不上自己喘口气,而是撩开被子,查看她的情况,没见到异样,这才松了一口气。
  他扯过纸巾,轻轻地擦拭着她的那里,又跳下床,来到浴室,清理完自己后,将一块白毛巾在热水中浸湿,拧半干后,拿出,再次给她擦着那里,说道:“你感觉怎么样,如果里面疼或者是不舒服,咱们赶快去医院。”
  丁一暗笑了一下,说道:“是啊,好疼,我的小肚子好疼……”说着,卷曲起身子,故作痛苦地皱起眉。
  江帆一听就慌了,急忙问道:“是吗,是这里疼吗?我本来不敢用力的,都是你……你坚持一会,我先穿衣服,咱们去医院……”说着,他就去要穿衣服。
  丁一见他认真了,就痴痴地笑了,说道:“没事,我逗你玩儿呢,呵呵。”
  江帆一听,就跌坐在了床上,随后,就撩开被子,照着她的屁股响响亮亮地打了她一巴掌。
  丁一倒吸一口凉气,说道:“好你个江恶霸!”
  江帆严肃地瞪着她,说道:“这是对你的惩罚,吓得我胆儿都破了,你摸摸,现在心还跳呢。”
  他说着,就拉过丁一的手,放在自己从心口处,果然,丁一感觉出他的心跳的确快于平时。她怪嗔地说道:“都怪你,管不住自己,事后又怕……”
  江帆躺在她的身边,将大被子盖在两人的身上,说道:“这么一个美丽的人儿在身边,我要是能管住自己,估计就能立地成仙了。”
  全国人民都在看晚会,只有这两个人在被窝里卿卿我我着,说着无限绵柔的情话,渐渐地,丁一就在他的怀里闭上了眼睛,直到被突然而至的午夜贺岁的炮声惊醒……
  她猛然发现,江帆并没睡,而是一手搂着她,一手垫在床头自己的脑后,他在看电视。
  说他在看电视,是再准确不过的了,他的确是在不折不扣地看,没有一点声音,电视屏幕显示的是静音。
  丁一也往上挪了挪身子,头枕在他的胸上,说道:“每次睁眼就你看到你,这种感觉太好了。”
  江帆知道她是个善感的人,就说道:“是啊,我跟你的感觉一样好。”
  丁一用手抚着他结实的胸肌,说道:“有时像做梦,原来是那么的奢侈,现在变得这么的顺理成章,呵呵,的确有点不敢想……”
  “我有件事和你商量一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