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645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江帆笑了,说道:“你要明白,晚会是给老百姓办的,不是给你这种小众的人办的。”
  “所以我和晚会的亲密指数是一颗星。”丁一说着伸出一根手指头。
  “不过今年这个晚会你该看看,既是本世纪最后一场晚会,也是新世纪第一场晚会。”
  丁一笑了,说道:“大凡这样的噱头不是商家喊出就是新闻界喊出,没想到政府市长也喊出这样的噱头,世纪末和世纪初有区别吗?在历史的长河中没有任何区别,我们单位就有好几个结婚想怀宝宝的,煞费苦心地计划怎么怀个千禧宝宝,本来是纯自然的事让他们整的好像一切都可以人为操纵一样。”
  丁一看了一眼江帆,见他正有兴趣地在听,就又说道:“我是不是太偏激了?”
  江帆故作深沉地笑了笑了,说道:“我不得不说,你说的有一定的道理,其实,我以前也不怎么看晚会的,话句话说,很少是三十晚上看的,一般都是分几个时间段才能将晚会看完。倒不是因为晚会本身,而是这天实在太累了,但是在草原那几年,我如果不回家,还真是从头看到尾,因为不看晚会,三十晚上还真没得干,看晚会,是唯一的寄托。”
  江帆说道这里,丁一看着他,伸出手揽过他的脖子,在他的脸上亲了一下。

  江帆知道她这一吻的含义,就不再继续这个话题,?因为这个话题,无论是于他本人还是对小鹿来说,注定都是伤感的,他转移了话题,说道:“刚才在电话里都说了什么?”
  “刚才?”显然,丁一的思路没有跟上他的节奏。
  “就是刚才给你父亲的电话。”
  “哦,你不说我差点忘了,爸爸说让咱们把事儿办了,我说我们等他回来,还跟他说,你要向他当面求婚呢,他不同意,你是不会娶我的。”
  江帆长长出了一口气,说道:“你要注意语气,别弄得我要向他老人家示威似的。”
  丁一感觉江帆的心很细,就说:“我就是要向他示威。”
  “呵呵,你不敢。”江帆刮了一下她的鼻子说道。
  丁一也笑了,说道:“对了,有件事我不知道该不该跟你说……”
  江帆说:“我们现在尽管还差那么一点,但早已经是一家人了,你的事就是我的事,我的事就是你的事,以后任何事,都不再的单纯某一个人的事了,我们俩是栓在一起的蚂蚱,这一点你要明白。”
  丁一说道:“呵呵,就知道你会这么说,是这样……”
  于是,丁一就将爸爸要移民的事跟江帆说了一遍。
  江帆没有立刻表态,他说道:“这样,你先去洗澡,水现在应该好了,咱们一会躺下后再讨论这个问题好不好?”

  “好的。”丁一说着,从沙发上跳了下来,趿拉着拖鞋,就向浴室走,江帆跟在她的身后,也想跟她一起进去,这时就传来了电话声。
  江帆把她脱下的睡衣拿了出来,就紧走几步,弯腰从茶几上拿过手机,一看,就乐了,他接通后说道:“长宜,过年好。”
  “市长,过年好,长宜给您拜年。”
  “在哪儿过的年?”江帆问道。
  彭长宜说道:“我回老家了。”
  江帆说:“哦,不错,好好陪陪老爹吧。”
  “是啊。您是在阆诸过年还是回北京父母那儿?”
  “我现在在阆诸,准备明天上午回父母家。”
  彭长宜没有问他跟谁一起回去,也许,他用不着问这些,就说道:“您什么时候休息的?”
  “呵呵,我偷了个懒,昨天下午就顺便休息了,没再去单位。”

  “呵呵,还是大领导,我今天上午才忙完,下午回的家。”
  江帆笑了,说道:“长宜,正月没事的话,带着弟兄们来喝酒吧,我请请大家,咱们坐坐。”
  “呵呵,行,他们几个跟我嚷嚷好几回了,等过年上了班,我们去找您。”
  “好啊,我等着你们。”
  彭长宜又问道:“市长,你去看樊部长了吗?”
  “不瞒你说,我就给他打了一个电话,还真没去看他,你的意思是……”
  “怎么也得给领导拜年啊。”

  “我也是这么想的,这样,咱们初步安排在头上班的那天,你看怎么样?”
  “行,我等您电话。”
  “对了长宜,老王同志怎么样?”
  彭长宜就将王圆回来这段时间包括部长夫人的病情跟江帆简要说了一下,江帆叹了一口气,说道:“唉,这个家再也经不住折腾了。”

  彭长宜也说道:“是啊,有时想想,真替老同志揪心。”
  他们又简单聊了两句后就挂了电话。
  江帆拿着电话,想了想,就给王家栋打了个电话,向他拜年,另外询问一下他夫人的病情,邀请他年后来他这里散散心。
  王家栋满口应允了,并让江帆替他向小丁问好。
  跟王家栋通完了电话,江帆见丁一还没有出来,就站起向浴室走去,他边走边解开睡衣,刚要脱,电话又响了起来,这次不是手机,而是他家里的座机。他就想,十有八九是妈妈打来的,因为妈妈说打座机比打手机便宜。
  果然,?是妈妈打来的,妈妈问他们明天几点回来,千叮咛万嘱咐,一定让儿子把小丁姑娘带来。
  江帆笑了,说道:“妈妈,这样的话您说了不下五遍了。”
  妈妈说:“没有五遍,一共才四遍。”
  江帆被妈妈的幽默逗笑了,说道:“您放心,这次就是说出大天,我都把她弄咱家里来,让您看看她。”
  妈妈开心地说:“就是,这才像我儿子。”
  自从上次情急之中,他给妹妹打了那个电话,咨询丁一流产的事,尽管他特地嘱咐妹妹不让告诉妈妈,但妹妹还是将这件事告诉了妈妈,妈妈以为儿子当了官,乱来的,又担心是女人别有用心接近江帆,连夜把他召回北京,江帆也就把跟丁一的事情从头至尾告诉了父母,妈妈听了儿子的话后,留着眼泪说:“儿子,你受苦了……”
  江帆说道:“您儿子总算苦尽甘来了。”
  妈妈又问道:“这个女孩子,是你上次跟我们说的那个女孩子?”

  这下好了,江帆的耳根从此就不清静了,只要一打电话,妈妈就询问丁一的事,让他带丁一来家里。一来是丁一恢复身体中,二来江帆自己也忙,所以就跟妈妈说春节会带丁一回家的。估计老俩为见未来的儿媳妇不定怎么忙活呢?
  江帆走进浴室的时候,丁一已经洗好了,正在吹头发。江帆把她拥入怀中,就想把她重新拖入浴缸,丁一轻呼了一声,猫腰逃脱了出来。
  江帆见丁一跑出浴室,就放弃了浴缸,打开喷淋,简单洗了一遍后,擦干,裹上浴巾走出浴室。他见客厅没有丁一,就将客厅的灯关掉,走进卧室。
  丁一正坐在梳妆台上往脸上抹着护肤的东西,继续用吹风机吹干自己的头发。江帆走过来,从背后抱住了她,说道:“为什么不等我一起洗?”
  丁一说:“我知道你打电话要打到什么时候。”
  江帆笑了,说道:“你还别说,这功夫我接了两个电话,又往出打了一个,你猜都是谁?”
  丁一笑了,说道:“科长。”
  “呵呵,我听到你叫他的名字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