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643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江帆笑了,说:“请路小虎同学放心,我保证照顾好你的姑姑。”
  “那就好,江叔叔,过年好,小虎给江叔叔拜年。”
  江帆被小虎的郑重其事逗乐了,说道:“小虎过年好,等咱们俩见面的时候江叔叔补上压岁钱。”
  “我长大了,不要了。”
  “你还大过姑姑吗?”
  “你也给姑姑压岁钱了吗?”

  “是啊,我正在考虑这个问题。”
  “那好,把我这份给姑姑吧。江叔叔,妈妈说要跟你讲话。”
  这时,就听杜蕾说道:“江市长,你好,我是小虎的妈妈。”
  “哦,嫂子好。”
  “我们家三口人,有两口都见过你了,就我还没见过呢,当然,电视里的除外。”
  “呵呵,会的,刚才你说陆原想出院,我的意见还是在医院多住些日子好。”
  “他早就呆不住了,要不是大夫,他早就出院回家过年了。我说等过了正月十五,小虎开学后,那个时候如果可以的话,再要求出院,或者转到阆诸的医药,这样小虎上学我就可以正常接送了,这样也就能减轻他姑姑的一些负担。”

  江帆说道:“没关系,还有我呢。”
  杜蕾说道:“真是感谢你了,小虎都跟我说了。”
  “一家人,不用这么客气。”说道这里,江帆冲丁一做了个鬼脸,小声说道:“我可是拿自己不当外人了。”
  杜蕾说道:“好了,不打扰你们了。刚才小虎说的对,有你照顾妹妹,这个春节我和她哥就不为她操心了。”
  江帆说道:“谢谢你们的信任,祝陆原早日康复。”
  挂了电话后,丁一奇怪地看着他。

  江帆问道:“干嘛这么看着我。”
  丁一说:“我很奇怪你跟我们家人通话怎么一点都不认生。”
  江帆笑了,说道:“认生?那是小孩子们的事情。”
  “可是,一想到我明天要跟你回家,我就心慌的不行。”说着,她就将头埋在了江帆的腋下。
  江帆笑了,说道:“这是你必须要经历的过程,你没得逃。”

  “不安慰也就罢了,态度还这么强硬。”
  “哈哈,你需要做的就是把你交给我就行了。好了,你是不是该去贴对联去了。”
  丁一想了想说:“我要先写,然后才能去贴。”
  “好,北方有个习俗,那就是头太阳落山之前贴对联,你快点起床。”
  他们又回到城西老房子,丁一写好对联,江帆去院门外贴好,他们回来后,太阳已经落山了。半路,丁一一直不说话,江帆以为她又想妈妈了,就说道:“咱们去超市逛逛?”
  丁一说:“不去,现在超市人满为患。糟了,我还没有准备明天的礼物呢?”
  江帆说:“什么都不用买,你就是最好的礼物。”
  “那还行。江帆,你是太、太不好了。”
  “哦?我怎么了?”

  “跟你在一起,什么事儿都忘了,先是给爸爸打电话,今天又忘了贴对联,还有买礼物,这些都是不该忘的。”
  “呵呵,你何止忘了这几样,你想想,你是不是应该去看看林老师才对?”
  “这个倒没忘,我给她打电话着,他们全家去海南过春节了,回来后再说吧。”
  “哦,我错怪你了。”
  “尤其是不该忘记贴对联的事。结果这事还是让杜蕾提醒的,真是不应该啊。”
  “呵呵,这说明了一个问题。”
  “说明别的事情占据了你的内心。”
  “是啊,这几天我一种幸福满满的感觉,好像满到这里了。”她说着,用手在脖子处比划了一下,继续说:“好像有享受不完的幸福和温暖。你说我是不是太奢侈了,我总有一种透支幸福的感觉。”
  “说什么呐,怎么会是透支?如果真要是透支的话,我以后天天让你有这种感觉,你做好准备吧。”
  “江帆,你不会再离开我了吧,不会再让我找不到你了吧?”

  江帆一听,握过她的手,说道:“宝贝,永远都不会有那么一天了,我们以后就是夫妻,是不可分割的一家人了,再也没有让我们分开的理由了,你是被我支边吓怕了……”
  “呵呵,是啊。以后我要习惯闭眼有你,睁眼有你的日子了——”她说着,向上伸了一下双臂。
  江帆看了她一眼,说道:“是的,从今以后,你要习惯跟我天天在一起,要习惯我带着烟味和酒味回来,还要习惯天天等我,有你烦的那一天。”
  “呵呵,小女子求之不得。”丁一调皮地说道,她想了想又说:“等上班后,我们就暂时先不要天天在一起,还是等领了证再说吧,必要的影响还是要注意的。”

  江帆说:“不,我说了从今以后就是从今以后。”
  “那不好吧,我们毕竟是……”
  “我们早就是夫妻了,无论是从身体还是从心灵,这个无可厚非,那个证就是形式,是进一步确定我们的关系。再说,领它是早晚的事。”
  丁一不说话了,事实上,她已经默认了他的话。
  “那个老房子,你可以隔三差五回去看看,我是不会再让你一个人住在那里了。要住,也是必须有我陪同的情况下才能住,我说了,我住在哪儿,哪儿就是你的家。相信不久我们会有属于我们自己的家的。这个问题,是年后要落实的问题。”
  丁一赶忙说道:“别当做任务完成,我们在部队住挺好的,安全,清静,比居民小区强多了。”
  “但我们不会住一辈子呀。”
  “我最近还真没时间考虑房子的问题,我忽然又觉得在阆诸安家也不错。”
  “当然不错了。生活成本低多了。北京有什么好,堵车,物业也高,我才挣那么一点钱。”
  “呵呵,但是将来会有一个问题,就是孩子的上学问题。”
  “北京的孩子照样可以在阆诸上学啊,而且比北京的学校教学质量还高呢?就是高考的时候再回去考试就是了。”
  江帆笑了,说道:“你说的教学质量高指的是分数吧?”
  “难道还有别的考核内容吗?”
  “呵呵,这是个综合话题,咱们以后在讨论,最好就是北京、阆诸我们都有房子住。”
  “那就在北京买,阆诸我们不买,就住我家。”
  “呵呵,宝贝,那不完全是你的家。”
  “是我的家,妈妈走的时候跟爸爸说好了的,而且乔姨和陆原他们也都这样认为。”
  “他们可以这样认为,我不可以。再说,凭我江帆,给老婆买不起房子吗?还有,那个老房子二楼还行,一楼太潮了,毕竟是八十年代建的,有些基础设施也该更新换代了,无论如何都是不能跟新建小区媲美的。”
  这一点江帆说的对。
  江帆见她不说话,以为是她不爱听了,就说:“当然,你对那里有着很深的感情,这一点是不可磨灭的,我的意思是,那里,可以作为我们度假、换心情的住所,你看怎么样?再有,你跟了我,是要重新开始的,一切都要有一个崭新的开始。当然,有那所老房子给我们垫底,我们就不会为房子的事抓瞎。”

  “那个房子真的是我的,房产证爸爸早就从妈妈的名下过户给了我。这一点其他人没有异议。”
  “好了宝贝,我知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