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642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丁一就听见他开门出去了,又听见院门的关门声,知道他是先把箱子装到车上。她睁开眼,看了看表,现在外面基本天黑了,不会有人认出他了。
  但转念一想,她已经不怕他被大家认出了,她已经没有选举前的那种担心了,反正他们迟早是要走向婚姻的,她再也不怕别人说三道四的了。
  想到这里,她竟然有些伤感,为了能和他在阳光下牵手,他们经历了太多太多……
  “起床,懒虫!”
  江帆来到她跟前,打断了她的思绪,让她没有时间伤感。
  丁一翻过身,看见他正双手柱在床上看着她。她笑了,向他伸出手:“挂钩。”
  “挂钩?”
  丁一笑了,解释着说:“上幼儿园时我不愿起床,每次遇到爸爸送我,他催我起床的时候,都是说这句话,我就和双手和他挂钩,被他拉起来了。”
  江帆笑了,也伸出双手,和丁一的双手钩在一起,一用力就把她拉了起来。

  江帆给她理着头发,说道:“你该给他老人家打个电话,问问情况。”
  丁一看了看表,这个时候估计正是爸爸用餐的时候,师兄也是刚放学正忙的时候,所以她一歪头,说道:“再晚点再打,回咱们家打,费你电话费。”
  “哈哈。”江帆感觉丁一太可爱了,他点着她的脑袋说道:“你这个小脑瓜还行啊,够用,学会占便宜了。”
  丁一得意地说道:“那是,占便宜是人类与生俱来的心理,我要是不那样,就是违反人类天性了。”
  “呵呵,占便宜也是需要智商的,就你那智商,我并不看好。”江帆奚落着她说道。
  丁一笑了,说道:“你的话让我好受打击啊,不过还是你了解我,我知道我智商有问题,所以从来都不去算计怎样占便宜,唯恐最后让便宜算计了我。”
  “哈哈,你太可爱了。”
  丁一说:“不是可爱,是有自知之明。我经常想,吃亏是属于自然领域的范畴,而占便宜是需运行更高层面的智商,这是个一个主动进攻型的活儿,是强迫启动你大脑所有的机能,这样的活儿太累,所以,还是自然的好。”
  江帆赞赏她说道:“别说,你这套理论还真是那么回事,这样,你把它加以整理,就可以成为一篇‘丁一占便宜如是说’。”
  “呵呵,你就打趣我吧,我也只是灵光一现,整理不出来的。”丁一说着,就去收拾准备跟他离开。

  在头走前,江帆又楼上楼下检查了一遍水电煤气后,才关灯离开。他将丁一裹在外套里面,拥着她走出院门,确认锁好大门后,低声跟丁一说:“我抱着你吧。”
  丁一笑了,说道:“干嘛?”
  “现在结婚的时候都时兴抱老婆,你们这个胡同太长,我要先练练臂力,到时好心里有底。”
  丁一笑了,说道:“呵呵,你别逗了,我不相信到时你搞这么大的排场。”
  江帆贴近她耳朵小声说道:“丁一,你这辈子不嫁给我就是大错特错了。”

  “因为你是那么的了解我,你说你不嫁我,嫁给别人能有这样的共鸣吗?”江帆自信地说道。
  丁一轻声笑了,说道:“那是我钻到你心里了……啊——”
  她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江帆拦腰抱起,她惊呼一声后,嘴就被他的堵住了,他说:“别嚷,小心被邻居听到。”
  丁一双手环抱着他的脖子,也小声说道:“是的,上尉。”

  “哈哈……”江帆大笑。
  她的一声“上尉”,让江帆想起了他去广院看丁一的情景,那是他第一次把她带到宾馆,他想要她,被她背诵了几句电影《魂断蓝桥》的台词就打发过去了。如今好几年过去了,他们俩人绕了一大圈后,终究在一起了,他有些激动,说道:“小鹿,今晚我必须试试……”
  江帆前段时间,丁一独自一人承担了失去孩子和小字报的的双重打击,尽管江帆的仕途没有受到丝毫影响,但是丁一在精神和身体上都不同程度地受到了影响,好在这段时间江帆给予了她无限的爱恋,?使她能快速走出阴霾,身体得以恢复。
  眼下,即便是得知父亲病在异国他乡,她也不那么如临大敌了,因为有江帆在,她无形中就有了依靠,她相信,她以后遇到的一切困难,江帆都会和她分享的,她的心灵再也不会孤单了。所以这几天她充分地享受江帆带给她的一切精神和物质方面的东西,爱,让她的内心满满的,体会着一个幸福小女人该体会到的一切。
  但是,有一件事尽管丁一多么的不情愿,也到了该做的地步,那就是随江帆回家看望他父母。
  他们俩个人在家过了一个懒洋洋的大年三十。
  他们足不出户,甚至连饺子都是部队食堂特地给他们包好送过来的,他们一整天都是在家穿着睡衣过的。直到嫂子杜蕾打来电话。
  杜蕾告诉她,是哥哥提醒她别忘了去老房子对对联,因为每年都是爸爸写好,然后再由他亲手贴上,而且一成不变的词。她和爸爸去新加坡的时候,都是哥哥来贴,当然他们是去街上请人写的对联,还是那两句“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尽管他们不甚了解这两句诗对丁家父女意味着什么,但是他们懂得遵从。

  今年春节丁一在家,贴对联的事,显然就该是她的事,何况陆原还在住院。
  她对着电话惊呼:“啊,该死,我还真忘记了!”
  杜蕾笑了,说道:“就知道你忘记了,所以从提醒你。不过可以理解。”
  “为什么?”丁一反问道。
  “因为此时享受幸福是你的头等大事,忘了什么都有情可原。”杜蕾说完就哈哈笑了。

  丁一说道:“去你的。告诉哥哥,我这就去贴。对了,哥哥这几天怎么样?”
  “他呀,不耽误吃不耽误喝的,胖了,快成猪了。估计再有十天半月就可以出院了。”
  “还是在医院养好了再出来吧。别太着急。”
  “小虎要和你说话。”
  杜蕾话还没说完,就传来小虎的声音:“姑姑好。”
  “呵呵,小虎好,跟妈妈在医院陪爸爸吧?”
  “是的,我们来给爸爸送饺子来了。”小虎说道:“姑姑,我想给江叔叔打电话,向他拜年,但不知怎么打?”
  “哦,好孩子,谢谢你,我替你转告吧。”
  “妈妈说那样不礼貌,我说给姑姑拜年的时候就等于给江叔叔拜年了。”
  “哦,为什么?”丁一饶有兴趣地问道。
  “因为姑姑肯定会跟江叔叔一起过年的。”
  “呵呵,你怎么知道?”
  “爷爷和奶奶在新加坡过年,我和爸爸妈妈在这里过年,姑姑当然和江叔叔在家过年了。”
  “呵呵,小家伙,逻辑不错。”
  “姑姑你说我是当面给江叔叔拜年还是你转告?”
  丁一笑了,心想这个小人精,就说道:“还是你亲自跟他说吧。”说着,丁一就把电话给了江帆。
  江帆早在旁边听了个明白,他接过电话,说道:“小虎,过年好,祝贺你又长了一岁。”

  “哇,江叔叔,你果真跟姑姑在一起,太好了,那我就不惦记她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