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633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陆鸣站在那里,皱着眉头极力回忆着阿莲那天晚上在船上说的每一句话,试图从中筛选出可以印证自己猜测的片言只语。
  在苦苦思索了一阵之后,他终于想起了一句当时没有在意,现在想想却有种醍醐灌顶般感觉的话:
  亏你还是陆大将军的嫡系后裔,没想到就这点魄力,早知道大将军的后裔这么孬种的话,当初就不该把你生下来……

  不该把你生下来?这句话是什么意思?自己又不是她生的,为什么突然会冒出这句话,很显然,她有可能知道自己的身世才会这么说。
  瞥开这句话不说,自己如果跟他们一家毫无关系的话,他们为什么会把自己的底细摸的这么清楚,毫无疑问,在跟自己见面之前,他们就已经再暗中关注自己的一举一动了。
  这种行为只有两个解释,一是阿莲一家暗中觊觎自己的财富,可问题是那天晚上阿莲的言行丝毫都没有表现出这方面的意思。
  甚至连自己主动给她酬劳都拒绝了,并且,现在看来,他们一家也不是那种缺钱的主。那么,剩下来就只有一种可能。
  那就是他们对自己感兴趣,之所以感兴趣是因为自己跟他们之间存在着某种联系,并且绝对不是一般的联系。
  血债血偿?这是那天晚上在受到孙维林的时候,阿莲偶然蹦出来的一句话,既然是血债,自然不是一般的仇恨,肯定死了人,甚至可能是杀父之仇夺母之恨。
  一想到杀父之仇,陆鸣忍不住浑身一震颤抖,忍不住想起了自己那个同母异父从未谋面的兄长。
  按照徐晓帆的说法,他不是死于莫名其妙的车祸吗?并且当时他的母亲周芷若还闹着要查凶手。
  可后来不知为什么妥协了,应该是拿了一大笔钱然后带着一家人出国了,今天自己看见的,难道就是韩耀东的家人?
  不会错!一切都经得起推理,一切都符合逻辑,今天的感觉和当初第一次见到那个杜鹃母女的时候截然不同。
  那个是急着主动要跟自己相认,可自己心里总是觉得别扭,而这个却人在眼前装作不认识,可自己潜意识中却总是一种奇妙的感觉。
  尽管没有那种母子之间的那种亲切感,但却有跟她亲近的强烈愿望,也许,这就是一种心灵感应。
  当然,最重要的是她在家里敲木鱼,她信佛,并且姓周,年龄也差不多,就凭这三点已经足以让自己刨根究底了。
  只是,从刚才的情况来看,她应该已经认出了自己,也许她见过自己的照片。从那天晚上阿莲一再用手电照自己的脸来看,她显然认识自己。
  可想不起在哪里跟她见过面,也许,她手里有自己的照片,反正只要去网上搜一下,搞清楚自己的长相并不难,

  可她既然认出了自己,为什么不说呢?难道心里有什么忌讳?难道太突然没有做好思想准备?或者担心自己不认她?
  必须回去问个清楚,当初杜鹃只是一个电话自己就迫不及待地跑去了,尽管疑心重重,可还是不肯放过一丝希望。
  眼下这个女人的“疑点”这么多,难道不应该问个清楚吗?
  尽管毛竹园的母亲对自己恩重如山,可做为一个男人,总要弄清楚自己是谁生的吧,况且,母亲去世之后,总有一种无法排遣的孤独感,这个生母可以说是这世上唯一的亲人了。
  想到这里,陆鸣一颗都不想再耽误,他知道,今天如果不搞个水落石出,晚上就别想入睡,如果那个女人真是自己生母的话,哪有近在咫尺岂有不认的道理?
  其实。陆鸣在按下门铃的时候心里几乎已经百分之百确认那个女人就是自己的生母,他压根不信这世上有这种巧合,虽然这种巧合就像是认为导演一般,可除了这个女人就是自己的生身母亲至外别无解释。
  好半天,屋子里的门才打开,不过,这次走出来的恰恰是阿莲。也许刚才她在屋子里睡觉,所以没有看见自己。陆鸣暗忖道。

  “你……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等看清楚了陆鸣,阿莲一脸吃惊地说道,很显然,她确实不知道陆鸣刚才来过。
  “我要见你奶奶……”陆鸣凭直觉阿莲应该是那个女人的孙女,尽管韩耀东还有老婆,可年龄对不上,不用说,阿莲和那个少女多半是韩耀东的女儿。
  阿莲惊讶地盯着陆鸣看了一会儿,小声说道:“你……你是怎么找到这里的?”
  陆鸣只说了两个字:“天意。”
  阿莲似乎也看出了陆鸣激动的情绪,只是还有点纳闷,回头朝屋子里看看,明知故问道:“你找她干什么?”
  陆鸣一旦确定那个女人是自己的生身母亲,那么严格说起来,阿莲还要叫自己一声叔叔呢,所以也不客气,瞪着眼睛喝道:“少啰嗦,开门,我要见她……”
  阿莲小声说道:“等到她想见你的时候,自然会去见你,你这么莫名其妙地跑来是什么意思?”
  陆鸣说道:“我们刚才已经见过面了,她本来还请我进屋喝茶呢。”
  阿莲惊讶道:“你们在哪里见过面?”
  陆鸣说道:“就在这个院子里……”
  阿莲楞了一下,说道:“既然都见过了,你又跑回来干什么?”
  陆鸣有点急了,心想,老子来找自己的亲娘,管你什么事?为什么要百般阻拦?难道自己生母家财万贯,这婆娘生怕自己来分她的财产?
  “你开不开门?再不开门我可要喊了……”陆鸣脸都胀红了,恶狠狠地威胁道,全然忘记了阿莲可是有功夫的人。
  阿莲好像还是犹豫不决,第二次回头朝屋子里看看,然后回头说道:“你先回去,等我电话……”
  陆鸣大声道:“我等不及,现在就要见她……”
  就在这时,从屋子里走出来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男的身材魁梧,相貌堂堂,看年龄在四五十岁左右。
  他身边的那个女人虽然说不上是个美妇,但也颇有几分姿色,只是具体年龄不太容易判断,应该也在四十岁到五十岁之间。
  “阿莲,谁啊?”只听女人问道。

  阿莲回头说道:“啊,我一个熟人,就说几句话……”
  两个人一听是阿莲的熟人,正想进屋,陆鸣生怕阿莲不让他进去,于是大声说道:“我要找你家的周夫人,我有重要的事情要跟她谈谈……”
  那个女人一听走了过来,盯着陆鸣看了几眼,显然认出了他,一脸惊讶的样子,瞥了阿莲一眼,问道:“是你带他来的?”
  阿莲急忙道:“我哪儿知道他怎么摸到这里来了……刚才他好像见过奶奶了……”
  正说着,只见刚才那个少女从屋子里匆匆走出来,说道:“妈,奶奶让他进来呢……”
  女人犹豫了一下,冲阿莲点点头,阿莲狠狠地瞪了陆鸣一眼,然后打开了大门,大门刚刚开了一条缝,陆鸣就一下钻了进去。
  他也不理会阿莲和那个女人,对那个站在台阶上的男人也只是匆匆瞥了一眼,甚至连少女都没有多看,就像是急着上厕所似的急匆匆走进了屋子里。
  这栋别墅的客厅好像比韩佳音介绍的那一栋还要宽敞,只是空荡荡的没有多少家具。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