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632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陆鸣也不知道为什么,原本想撒个谎,可就是说不出口,潜意识中好像有种极力想讨好这个女人的感觉,竟鬼使神差般的说道:“啊,我不住在这里……那边有一栋别墅正好要出售,我过来看看,准备买下来……”
  女人听了陆鸣的话,又打量了他几眼,说道:“这么说我们今后就是邻居了……”
  陆鸣笑道:“是啊,到时候说不定来你这里讨几颗兰花种种呢,只是听说这种花很难种,说不得还要向你请教呢……”
  女人犹豫了一下,伸手解开大门上的铁链子,打开了小门,说道:“我这兰花种了三年多了,还没有哪个人注意过,既然你喜欢,就进来看看吧,爱花的人总是那么有缘分……”

  陆鸣没想到老太太这么客气,一时反倒有点不好意思,连忙摆摆手说道:“那怎么好意思,这都已经够打搅你了……再说,天这么热,我就不耽误你休息了……”
  没想到老太太说道:“既然今后是邻居,就不用客气了,我刚刚打了一个盹,正想活动一下筋骨呢,进来吧……”
  陆鸣走进门的时候忍不住一阵心跳,偷偷瞥了一眼别墅的窗户,心想,要是让阿莲看见了,不知道会不会跑出来赶自己,从这个女人的年龄来看,应该是她的奶奶吧。
  “阿姨,这些兰花好像开的花都不一样啊,我听说有的兰花很名贵,很值钱呢……”陆鸣其实也不是太懂兰花,可他还是装模作样地看看这朵又看看那朵,还不时低头嗅一嗅,然后是一脸陶醉的样子。
  女人的眼睛却不在花上,而是在背后一直盯着陆鸣,眼神中私有无限的伤感,听了陆鸣的话,缓缓说道:“兰花有两种,一种叫气生兰,另一种叫地生兰,我这里中的是地生兰,也就是中国兰……
  你看,这种是春兰,花已经败了,香味最是清雅,这种淡黄色的是蕙兰,香味比较浓郁,你在门口闻到的应该是这种花的香气。
  不过,这也最后一茬开花了……这个是兔耳生,花是淡绿色的,香味也是淡淡的,其他的几个品种花期都过了……”
  陆鸣似懂非懂地点点头,说实话,要是换做别的人跟他讲这些,早就不耐烦了,可不知为什么,听这个女人那不紧不慢的语气,竟像是一种享受似的,巴不得她继续说下去。

  可随即发现自己个女人一直站在太阳下面,于是急忙说道:“哎呀,阿姨,你站在那个阴凉的地方吧,可别晒坏了……”
  女人眼神中闪过一丝柔情,微微笑道:“哪有这么娇贵……对了,小伙子,都忘记问你贵姓啊……”
  陆鸣说道:“我姓陆,阿姨你呢?”
  女人呆呆地楞了一会儿,像是自言自语地说道:“我姓周……然后盯着陆鸣,似乎想从他脸上看出什么反应……”
  陆鸣的心思好像还在兰花上面,似不经意地说道:“原来是周阿姨啊……这些兰花都是你种的吗?”
  女人点点头,说道:“是啊,年纪大了,就喜欢摆弄个花花草草……小伙子是哪里人啊……”
  陆鸣说道:“本市人……”这么说的时候,他就瞥了女人一眼,这才意识到女人的神情似乎有点异样,只是没有太在意。

  “啊,那你肯定是个很有本事的人了,要不然,这么年轻怎么能买得起这么贵的房子呢?”女人已经恢复了正常,像是聊家常似的说道。
  陆鸣笑道:“哪有什么本事,我母亲去世的时候给我留下了一笔遗产……”说了一半,忽然打住了,这才意识到自己怎么对这个女人什么话都说呢。
  女人一脸失落的神情,叹口气道:“是啊,你母亲都已经过世了……”
  陆鸣稍稍一愣,心想,这是什么话,难道她知道自己母亲已经过世了?正想问个究竟,只听身后一个黄鹂办的嗓音娇声道:“哎呀,奶奶,我说怎么没有听见你敲木鱼……这么热的天跑出来干嘛,可别中暑了……”
  陆鸣猛地转过身来,盯着站在门口那个俏生生的人儿发证,女孩突然发现一个男人一双眼睛一眨不眨第盯着自己,脸上微微一红,冲女人问道:“奶奶,这位大哥是啊……”
  女人楞了一下,说道:“不是大哥,是叔叔……他来看看咱们家的兰花……”

  女孩好像还很天真,疑惑道:“叔叔?他也逼我大不了多少啊……”
  女人微微一笑,说道:“你怎么知道人家比你大不了多少?起码比你大十岁呢……”
  陆鸣醒悟过来,急忙移开自己的视线,瞥了女人一眼,生怕她看出自己的窘态,不过,当他个女人目光碰在一起的时候,再次发现她的眼神中有一种异样的神情。
  见鬼,这女人看着自己的眼神不对劲,难道阿莲跟她提起过那天晚上的事情?问题是她也没见过自己啊,怎么认得出来呢?
  “小伙子,天这么热,进来喝杯茶吧?”女人见陆鸣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微笑着说道。
  陆鸣醒悟过来,急忙摆摆手说道:“不了,我还有事呢,真是打搅你了,今后有时间再来跟你学着种兰花……”

  女人脸上露出微微失望的神情,不过,并没有挽留,而是说道:“既然今后是邻居,你又这么喜欢兰花,就常过来玩吧?”
  陆鸣连忙答应了,从院子里走出来,走出几步又回头朝后面看看,正好看见那个少女过来关大门,他的眼睛忍不住又直了,直到女孩走进了里面,还是呆呆地站在那里发愣。
  多么娇嫩的花咕嘟啊,等她完全盛开的时候,肯定是又一个陈丹菲,可问题是陈丹菲再美,也早就做过他人妇了,怎么能跟这个纯洁的像蕙兰的一般的女孩相提并论呢?可惜自己生不逢时啊,如果时光能够倒流,一定要娶她做老婆才甘心呢。
  陆鸣走走停停,脑子里乱哄哄的,一会儿是女人看着自己那种说不上是什么感觉的眼神,一会儿是亭亭玉立的少女,以及秋千架上飞扬的裙角、那若隐若现的雪白的晃人眼睛的大腿,一瞬间竟觉得离开那个院子之后不知道该往哪里去,甚至觉得活着了无生趣。
  妈的,该不会是走火入魔了吧?
  奶奶,我说怎么没有听见你敲木鱼的声音……
  脑子里闪过女孩甜美的声音。
  敲木鱼?这女人难道信佛?
  这个念头闪过脑际的时候,女人的形象马上就把少女排挤的不见影子,她那怪异的眼神马上浮现在眼前。
  姓周?不可能……她明明说自己是姓周?还问过自己姓什么,问过自己是哪里人?难道……
  陆鸣终于在距离别墅十几米远的地方站住了,脑子里一瞬间闪过无数的念头,尽管觉得荒唐,可他还是忍不住要往那方面想。

  不是大哥,是叔叔……他起码比你大十岁呢?耳边再次响起女人的话。
  陆鸣猛地转过身来,直愣愣地盯着空无一人的街道,太阳底下,那扇已经锁上的大门一瞬间对他充满了无限的吸引力,要不是极力克制着,他就要不由自主地冲过去了。
  阿莲为什么会莫名其妙地无私帮助自己,她为什么恨孙维林一家,她那天都说了什么?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