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沉沦》
第1142节

作者: 听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老板,我们跟在您身边,手您的薰陶什么该做什么是不能碰触的底线,心里是有数的,请您放心。”杨秀峰也慎重地答复。
  “好,这样我放心了。”蒋国吉说,“柳市和南方市在施政上基本一致,华兴天下集团对他们集团的发展也会关注的,这种超大型集团最紧要的发展期他们会不余余力地维系好建设环境的稳定性,不论今后会有怎么样的变化,华兴天下集团不会有多少变化的,这一点也是符合柳省的需求。”
  杨秀峰知道他是在说,这次到京城去申请,京城的态度怎么样,今后到柳省来的主要领导都不会是与华兴天下集团在政治和利益上相悖的政治势力的人来主政,也就不会怎么破坏柳省目前的大好形势,更不会故意为难杨秀峰等这些在经济建设中做出巨大贡献的人。
  再说,省委书记的离开是往京城而走,是升迁了,他对柳省的态度也是非常重要的,之前,彼此之间的合作很好,也不是一两年,多年来的合作在政治利益上有不少的共同性。他也绝不希望看到他离开柳省后,这里的大好形势遭到挫折,或完败。
  “是。”杨秀峰说。
  “秀峰啊,市里的工作,平时也要多跟宁省长汇报。”蒋国吉说。

  平时,蒋国吉都没有说到这一点,今天,突然提出这样的话来,不会是没有目的。杨秀峰在想,是不是省里的设想是蒋国吉往前进一步,然后常务副省长宁致远也顺而地前进一步,成为省长。这样一来,今后在经济建设工作上的事,会有不少都是去都要跟宁致远汇报了。好在以前和宁致远之间的关系还算不错,如今多给他汇报工作也不会显得突兀。
  当然,宁致远真要有这样的好事,也希望见到杨秀峰这种对全省的决策都有着影响力的人来汇报工作,来认可和支持他。杨秀峰来汇报工作,也会让其人见到而在心里有一种认知,对他的威信等都有着很大程度的维护。
  真要是按省里的设想,今后在柳省的经济发展的思路会完全按照以前所定的路有序地达成目标。对杨秀峰等人说来,才是最乐意见到的。
  宁致远虽说是柳省地方势力的代表之一,但对邪教和、赵弘坤等人的支持不多,对邪教和等人那种种做法也是呈批评态度的。杨秀峰其实也算是柳省的地方势力之一,师承钱维扬,又是从一开始就在柳省里工作的,每一步前进都在柳省内完成。
  但杨秀峰却站进里蒋国吉的阵营,得到蒋国吉的认可,而他又是外省古镇的人。如此一来,怎么样将杨秀峰进行划分都觉得不是纯粹的。宁致远其实也有不纯粹性,在省政府里不算强势,而近年来在配合蒋国吉的工作上,主要还是从工作的大局出发,使得京城对他这个地方大员的认可程度不小。
  杨秀峰和宁致远的接触不算多,完全是在工作上的接触,私下里的往来几乎没有。蒋国吉提到这话后,自当有深层的用意。即使蒋国吉在京城谋求不得,今后在政治上,宁致远也会和蒋国吉在同一阵线上的同盟军,而杨秀峰等人多和宁致远接触,多汇报下面的工作,也是结盟的一种表示。
  “老板,宁省长一心为公,是我们学习的榜样呢。”杨秀峰说一句,表示自己对这和话的理解。蒋国吉不会再细说这样的事,两人谈了一会其他的事情。秘书小何不在,所说的话不会外传。中午的时间不多,但将核心的话说了后,杨秀峰告辞而走。
  没有就回市里去,在车里用电话给徐燕萍讨论对经济协会宣传的问题,将自己的意思表述出来。柳省那边,虽说杨秀峰直接联系陈静或刘君茂都能够做到的,但刘君茂那里不好直接将用意说出来,请徐燕萍转述一番,效果会更好些。另外,跟徐燕萍说了,两人也是相互通消息的一种方式,大家对体制里的一些事情都有着足够的敏感性,提一些事,也就能够想到通盘的关键点。
  徐燕萍对他所说的,也表示要在还有才是最好,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领导几年一换,但柳省依旧是柳省,柳省的民众虽说会因领导的变化而有着不同的生活际遇,但终究民众的生活也不会完全由领导所主导。其中一些因素,会因为大家的坚持而出现更好的结果。
  回到酒店,将房间退了,杨秀峰并没有就回市里。明天蒋国吉要到京城去,说不担心、不关注那是不可能的。见一见周诚、田成东等人,也能够从他们那里得知更多些的信息。特别是周诚,省委书记要离开,在一些人事的安排上或许会有变动的,很微小的调整,一般人看不到,但周诚自己操作着,不可能都不知道。

  今晚的聚会蒋国吉不会过来,甚至侯秘书长也都无法抽身,要做的准备工作,临行之前还要再梳理一遍,毕竟这一次到京城里去要做的工作非常重大。申请这一大项目要有足够的材料来进行支持,不可能凭空说服力京城的人。材料的准备,柳省的现实形势、柳省的财力和政治环境等等,都将会影响到这种大项目的结果。当然,目前对柳省说来有些里的至关因素是省里主要领导的变换更迭,京城的决策要参照这些因素来进行决策的。

  从蒋国吉的角度说来,材料的准备就非常地主要,不会在这些方面给人捏拿到不足。
  下班后,杨秀峰才到省委门前,周诚、田成东也都在省委里,按时下班出来,推掉一些约请,各自上车走人。到车里才会电话联系,往会所而去。杨秀峰的车跟在两人身后,到会所下车,说,“两位哥哥,今晚得好好敬你们一杯,好久没有在一起喝酒了。”
  “好啊,可不许闹什么三杯为限。”田成东说,“你自己说,我打你多少次电话都说抽不开身,好久没有在一起喝酒是谁造成的?还说这话,先自罚三杯才对,老周,你说是不是?”
  “秀峰要是你每次电话都在省城里,我看你就有功夫要做了,对一个遥控的领导,纪委那边是不是乐意见到?组织部这边肯定要想着该不该及时调整了。”周诚说。

  “是啊,省里副部级有什么空位,肯定要想着调整这样的人过来,免得他离开自己岗位。”田成东笑着回击。
  干部队伍里什么人都有,而离开自己岗位进行遥控指挥的人不少,县里的领导喜欢在市里呆着,市里的领导喜欢在省里呆着,省里的领导喜欢在京城呆着,就是为了找到更多的机会,和领导沟通好高兴,也只有这样的人在实际中更容易得到提拔。田成东所说的理由自然是讽刺,组织部门和纪检部门明知道这样对工作不利,但领导器重领导要提拔使用,其他部门的人还能说什么?包括周诚、田成东等这些强势的人在内,有时候都很无奈。

  日期:2018-06-08 06:4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