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1044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李牧把案情向苏永武和郑凯韵集作了汇报,两位主官完全同意李牧的做法,放手让李牧负责侦查。二百公斤的贩毒案件,其实说大不大,说小也绝对不小。碰死亡三人以的命案,这样的案子很多领导是看不的。
  这是李牧任以来遇到的第一个大案子,李牧非常重视。他搞特种作战、新型部队建设、编制改革这些拿手,但是查案子,大姑娘轿头一回。而未来,作为武警部队的领导,他一定会遇更多案子。
  打响第一炮,交出一个满意的答卷,证明自己这个从陆军过来的参谋长并非浪得虚名,同时尽快的搞掉这个随随便便能运输二百公斤的制贩毒团伙,还人民群众一个良好的生活环境。
  《军事记事》的专栏记者何日丽不顾劝阻跑到了李牧的办公室来找李牧,当头是一句话:“首长,我要求对327专案进行全程的跟踪采访!”
  站在那里整理着桌面案情资料的李牧闻言抬头看过去,但见一个短发的穿没标示迷彩服的平胸姑娘站在门口那里,昂着洁白的脖子冲自己说话。
  边的王国庆说,“参座,我拦不住他。”

  李牧摆摆手,指了指何日丽,“你是谁?”
  何日丽一阵郁闷,摄制组到武警第三师已经一周了,敢情李大参谋长还不认识她。
  “报告首长,我是军事记事记者何日丽,我们已经到你们这一个星期了。”何日丽说,碰个大案子,下一期节目可精彩多了,她当然的要极力要求对327专案进行跟踪采访。
  李牧摇头,道,“不行。我们有执法记录仪,破案之后,我们会把相关的可以纰漏的画面和细节提供给你们。”
  军事记事是全军最有影响力的纪实类节目,官兵们当普遍流传着这样一个说法,只要成了军事记事的主要采访对象,士兵能提干,干部能获得重点培养,部队可以收获更多的名气。

  何日丽负责这个栏目三年多了,走南闯北,什么部队没去过,二炮这种战略部队她都深入过,到哪里不是受到部队首长的热烈欢迎,在官兵们心里的地位大首长的都要高。
  唯独到武警第三师来,师长政委采访了,顺利得很,唯独参谋长,约见好几次未能成功,故意躲着似的。这让何日丽心里不爽快了,这种待遇简直是不敢想象。
  “李参谋长,我们是CCAV电视台的唯一军事纪实栏目,这么多年采访过很多部队,跟踪采访武警部队查案子是非常多的,从来没有哪支部队拒绝我们的采访。”何日丽据理力争。
  李牧看着他的案情报告,抬了抬眼,说,“不是我的部队我管不着。”
  何日丽瞪大了眼睛,她可没受过这样的冷遇,更没有遇到过拒绝的情况。如果是保密程度很高的部队或者任务,她自然不会提这样的要求。干了这么多年,什么该报道什么不能播出,她清楚得很。

  气哼哼地跺了跺脚,何日丽转身快步离去。
  王国庆走过来,低声说,“参座,她可能去找政委了。郑凯韵政委好像和她是熟人。”
  “找找吧,327案结案之前,不接受任何采访。”李牧打定了主意。
  然而,没多久,何日丽过来了,而且是郑凯韵带着她过来的。何日丽得意洋洋的站在那里,斜眼看着李牧。
  李牧有些惊讶,连忙立正,“政委。”

  郑凯韵指了指何日丽,直接对李牧说,“安排一下何记者跟踪采访327专案,具体情况,你把握。”
  无奈,李牧只能答应。
  郑凯韵转身离去,何日丽呵呵笑着走过来,“李参谋长,现在我可以采访了吧?”
  “不行。”
  何日丽怀疑自己听错了,瞪大眼睛看着李牧,“你说什么?”
  “我说,不行。”李牧淡淡地重复。
  何日丽指着李牧,气坏了:“你……你!”

  李牧呵呵笑了,说,“采访可以,但要按照我说的来。不能讲条件,否则,你把师长找来也没用。”
  扔下何日丽,李牧自顾整理起他的材料来。
  在李牧整理好材料装了起来举步要出门的时候,何日丽终于是把那口气也忍下去了,道,“行,我听你的安排。我现在要采访审讯,马了解整个案情。”
  李牧站住脚步,摇头,道,“不能采访审讯,但我可以安排人员向你介绍案情。”
  何日丽知道这个参谋长不好说话,再顶下去估计真的连采访的机会都没有,当下只能妥协,道,“那作战会议我总能拍摄吧?我们需要那样的画面。”
  李牧考虑了一下,说,“我安排宣传干事和你们一起。”

  何日丽当下泄气了,这下什么猛料都是拍不到了,算拍到,也留不下来。
  随即,李牧对王国庆说了几句,王国庆马去找宣传科的人安排有经验的干事过来监督何日丽以及她的摄制组。
  四名嫌疑人已经被押解到了师部,有专门关押此类人员的地方。李牧径直来到审讯室,林雨早在那里等着。李牧示意,他马让人去把第一名嫌疑人带过来。
  马以诺作为主审官,和师部侦查科的一名参谋,开始审讯。
  李牧和林雨在另一间屋里,隔着单面玻璃,看着里面的情况,高清喇叭把里面的动静都清楚的传了出来,必要的时候,可以戴高清耳机,听得更清楚。
  给李牧的茶杯续了点水,林雨坐下来,盯着显示屏的画面。
  审了没几分钟,李牧说,“他不知情,下一个。”

  林雨马摁下通话器,通知方以诺。马有士兵把里面的人带出去,然后带进去第二名嫌疑人。马以诺他们的重点是从四名嫌疑人里找出知情者,四个嫌疑人里面有没有,查清楚了都能给案件的侦破提供明确的方向。
  第二名嫌疑人,方以诺审问了很久,也没有接到李牧的通知。直到方以诺准备请示的时候,林雨通知他换下一名。其实方以诺凭着自己的经验,他是可以肯定四个嫌疑人都是不知情的被人利用的,这个在突击审讯的时候已经很明确了。没有谁能够当那种高压下不露出蛛丝马迹。
  但是既然参谋长怀疑四人当有知情者,那么只能再一次详细的审问一遍。
  很快,第三名嫌疑人带来,问了几分钟,李牧让第四名嫌疑人,又是几分钟,李牧让人把他带下去。
  正当方以诺站起来打算收拾资料离开的时候,李牧的声音传到了他的耳机里,“再审一遍第二名嫌疑人。”
  方以诺和助手对视一眼,只能无奈坐下。
  很快,第二名嫌疑人被带了进去。方以诺心里有些情绪的,他知道李牧是陆军的战将,但是打仗和办案完全是两码事。第二名嫌疑人是最不可能知情的人,而李牧却认为他有问题,这让方以诺对李牧这个参谋长有些失望。
  有点经验的警官都能分析得出来,第二名嫌疑人根本不知情。
  开始审讯之后,方以诺按照流程重复问了几个问题,李牧站了起来,他要亲自审问第二名嫌疑人。
  第二名嫌疑人叫做向崇俊。
  看见进来个气势远远超过了审问桌子那边两名警官的高级警官,向崇俊的心微微的抖了抖,眼角微不可见的抽了抽。
  日期:2017-06-20 06:5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