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80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养丹诀》中包含了道、法、术、生四个大类,其中“生”类的下面又有养、食、针、灸、草五个小项,而这五个小项中的“针”项,指的就是一套名为《阴阳灵枢针》的针法。
  沈妤娴所说的那十六个字,他当然听说过,因为《阴阳灵枢针》的开篇第一句话,就是那十六个字。

  这就不得不让萧晋感到震惊了。他记得很清楚,爷爷说过,当年那位道士将《养丹诀》赠送给他家祖上时,曾言明世间仅此一本,世外再无传人,而那位祖上更是直接将书传给了他爷爷,他爷爷又跳过他老爸传给了他。
  也就是说,就算那个道士和萧家祖上都还活着,这世界上懂得《阴阳灵枢针》的人满打满算也就四个人而已,沈妤娴为什么能准确的说出那十六个字?
  是那道士撒了谎?不应该,这完全没有必要。
  亦或者,他在离开萧家之后,又将本事传给了别人?

  萧晋百思不得其解,沉吟片刻,还是决定先试探一下沈妤娴再说。
  “嗯,记得好像听老师提过,伯母,您也对针灸感……”
  话没说完,因为沈妤娴已经站起身,并激动的抓住了他的手,连衣摆沾上了菜汤都没注意到。
  “你的老师在哪儿?请务必带我去拜访一下他老人家。”
  萧晋挑了挑眉:“伯母,您先别激动,有什么话,咱们坐下慢慢说。”
  沈妤娴这才醒过神来,看看眼睛都瞪的溜圆的女儿和董初瑶,就讪讪的坐了回去,尴尬道:“不好意思,有点失态了。”
  萧晋笑笑,说:“看伯母这么激动,想必那十六个字对您来说,一定很重要吧?!”
  沈妤娴点了点头:“那十六个字出自一套早已失传的神奇针法,名叫《阴阳灵枢针》,我的老师在我很小的时候就跟我说过,他曾有幸败在这套针法之下,只可惜当时他太年轻,太爱面子,白白的与难得机缘擦肩而过,这么多年一直将之引为平生最大憾事。
  如今,他已经卧床多年,时日将尽,最大的心愿就是能在闭眼之前再看一次那神奇的针法。

  除此之外,我有一个朋友的女儿得了一种怪病,一接触到阳光,皮肤就会长出许多色斑和水泡,痛痒难当,可无论去多么好的医院检查,得出的结论都是她非常健康,我的老师诊过之后就断言,此病非‘阴阳灵枢针’不可解。
  所以,我在听到萧先生的老师知道那十六个字之后,才会那么激动。”
  说完,她便用满怀希冀的目光看着萧晋,等他给出一个确定的答案。
  而萧晋却犯了难。
  萧家家规中最重要的一条就是不得见死不救,现在有一个似乎只有他才能治疗的病人出现,他根本无法做到无动于衷。
  可是,他现在不是萧家大少,而是一条正在躲避追杀的丧家之犬,要是冒险施为,一旦风声传了出去,难保就不会被易家放出来的鬼闻出什么味道。

  是保自己的命?还是救别人的命?
  这个问题的答案,似乎……很简单。
  苦笑着摇摇头,萧晋看着沈妤娴的双眼,问:“伯母,我可以信任你吗?”
  “姓萧的,你什么意思?”
  田新桐一听这话又火了,猛地一拍桌子就要起身,却被她母亲死死的摁住。
  只见沈妤娴对萧晋郑重无比的点了点头,说:“我以我的人格起誓!”
  萧晋深吸口气,缓缓说道:“您猜得没错,我对付那个小流氓,用的正是‘阴阳灵枢针’。”
  沈妤娴闻言,瞬间就犹如瘫软一般的靠在椅背上,泪水滚滚而落。
  田新桐吓了一跳,慌忙问道:“妈,你怎么了?”
  沈妤娴摇摇头,笑道:“别担心,妈是高兴的,你不知道,萧先生的那句话意味着你熙柔妹妹有救了,也意味着你元爷爷可以安心闭眼,妈妈最大的两桩心事一朝解决,实在是开心的有些忍不住。”

  田新桐呆住,机器人一样僵硬的转头看向萧晋,满眼都是见了鬼一般的不敢置信。
  其实,在派出所里的时候,她就知道萧晋的医术应该很厉害,要不然也不会在回家之后就向母亲询问,可她怎么都没想到,萧晋竟然会厉害到这样的地步。
  “阴阳灵枢针”是什么,她不懂,可她知道好友陆熙柔得的病有多么可怕,世界顶级专家团队都治不好的绝症,那姓萧的年纪撑死也就跟自己一般大,凭什么就敢说会治?一个口花花的臭流氓能有这么大的本事?他咋不上天呢?
  这时,萧晋开口道:“伯母,我虽然会用‘阴阳灵枢针’,但这并不代表就一定能治好您好友的女儿,因此,我劝您还是先不要抱这么大希望为好。”
  看吧看吧!这家伙怂了,这么早就开始为自己的失败铺路,一定是怕大话被戳破,心虚了。
  混蛋,竟敢忽悠的我老妈掉眼泪,本姑奶奶不真把你打成猪头,都对不起请你吃饭而花出去的钱!
  “萧先生的意思,我明白,”沈妤娴点头道,“但不管怎么说,你都给了我希望,熙柔的病最终能不能治好,我对萧先生都会抱以万分的感激,毕竟,你的出现,还成全了我身为一名学生对老师的孝心。”
  母亲说话的时候,田新桐猛翻白眼,牙齿用力咬着酸梅汤吸管,心说老妈肯定是糊涂了,这年头,哪个大师不是七老八十的?一个二十郎当岁的家伙,就算真的从小学医,又能有多大的本事?
  “伯母言重了,”萧晋笑道,“您的孝心全在于您对自己老师的尊重和爱意,或许,我的出现,正是冥冥之中您锲而不舍的结果也说不定哦!”

  沈妤娴一听这话,心中就不由的感慨道:多好的孩子呀!人长得帅气,有本事,还会说话,面对长辈,既不唯唯诺诺,也不过分张狂,谦虚中带着来自骨子里的自信,礼貌且有度,显然是受过非常良好的家教熏陶的。
  人家女朋友也找的好,漂亮可爱,知书达理,不像自家的闺女,干什么都风风火火的,明明外表硬件那么好,偏偏生了副男人的性子,整天就知道打这个打那个的,二十三四的人了,连个男朋友都没交过,真是愁死人了。
  正想着,忽然一阵铃声从身旁的包里传出,她掏出来接通,不知听电话那边说了句什么,脸色瞬间大变,起身就要往外跑。
  “妈,你怎么……”
  田新桐都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却见母亲又匆匆的跑了回来,表情痛苦的哀求道:“萧先生,请你务必跟我走一趟吧,我老师他……他突然就不行了……”
  萧晋神色一凛,看了董初瑶一眼,就站起来,肃然道:“事不宜迟,我们赶紧去吧!”
  日期:2017-06-19 18:5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