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神术》
第1790节

作者: mm水寒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突然想到,建文帝在这个世界,也算是自己的一位故人了,如果自己把他从古墓里放出来,他一定会帮助自己,不过叶少阳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别的不说,单就是那座古墓里随便一具铜甲尸,就不是现在的自己所能对付的,更不要说还有一只凶残至极的铜甲尸王。
  叶少阳不再想这些,继续听刘老头说起村子的事,这几百年来的繁衍过程中,也有一些人离开山村,到了城里生活,目前山上就有很多是这样,只是如今又赶上了乱世,在山下住的一些村民又回到了山上的家中,大家都很庆幸,生活在这里,可以完全不受外界局势的干扰,更加不想下山了。
  不过因为这里离县城也不远,村里人十天半月会下山一趟,出售在山上采的山货和猎捕到的野鸡野兔之类,购回一些生活用品,因此各方面其实跟山下的世界差距不大,只是更加悠闲恬静,生活虽然清淡,但因为自给自足,反而比山下乱世中的人要舒坦的多。
  叶少阳好奇这个山村孤悬在山里,为什么没有土匪骚扰。刘老头犹豫了一下,说出了实情,思故村附近几十里内,是有几股小的土匪,之所以不来骚扰思故村,没别的原因,只是因为思故村出了一个牛比的人物,叫刘震匀,是清末的一个武状元,在赣州掌管兵权,后来跟着袁大头起兵,成功之后受到封赏,也算得上是个人物。
  后来袁大头逝去,各方势力大战,刘震匀也参加了混战,后来兵败逃亡,带着自己的残余队伍逃进了家乡一带的深山之中,本来是想卧薪尝胆,等机会东山再起,后来慢慢地就做起了土匪。
  虽说刘震匀当时进山的时候,身边带着的只是少量残余部队,但也比周围那几股小土匪的人数多的多,而且刘震匀的部队毕竟是正规军,枪支弹药也充足的很,根本不是那些土匪所能相比,因此几年下来,刘震匀的山寨成了方圆百里之内最大的一股土匪,当地人闻之胆寒,没有不知道的。

  叶少阳听到这里,不由赞道:“这个人这么牛逼啊,了不起了不起!”
  刘老头哼了一声道:“了不起是真的,不过最终也当了土匪,我们全村人都以他为耻,他曾经派人给我们送礼物,让我们全给扔了出去,并将他从族谱中革名,他自惭形秽,也不再回村了。不过这里毕竟是他的家,他暗中还是颇有照顾的,有他在,哪里有土匪敢上门来?”
  原来是这样。
  刘老头喝了一口酒,叹了口气说道:“说起来,这位刘司令还是我近门的侄子,在他落草之前,我们全村人都以他为荣,可是现如今……”
  叶少阳起初有点不理解,仔细一想也就明白了,在自己那个一百年后的时代,没有了“土匪”这个说法,乍一听土匪两个字不会有什么感触,甚至觉得挺牛逼的,但是过去却不一样,所谓落草为寇,就算整天吃香的喝辣的,依然是被人唾弃,这就是为什么宋江总是想招安的原因。
  刘老头一边喝酒,一边杂七杂八地跟叶少阳说了很多,也问了他们的目的地,叶少阳当然不敢说实话,只说是打算出山。
  刘老太跟翠云聊的很好,吃完饭就去张罗烧水给他们洗澡。因为两人说了是姐弟,不可能住一间房,老夫妻家里虽然大,但是没有多余的床铺,只有两张床,于是刘老太跟翠云睡一间,叶少阳跟刘老汉一起睡。
  刘老太找出儿子的旧衣服,让叶少阳洗完澡之后换上,翠云则换上了她自己的衣服,两人吃饱喝足,又换上了干净衣服,浑身上下都舒服,各自去睡觉。
  叶少阳跟着刘老头去了一间卧房,挺大的一张木板床,刘老头喝完了酒,反而没了谈话的**,自己躺到床的里侧,半袋烟没抽完,就打起了呼噜。
  叶少阳见刘老头睡熟,自己坐在床上吐纳起来。时间一分一秒过去,等两个周天结束,已经是后半夜了,叶少阳感知对比了一下,自己丹田里积蓄的罡气,比最初要多了一些,如果之前自己只有一成法力的话,经过这几天的吐纳和修炼,提升了应该有半成还多。这个速度,让叶少阳感到一些欣慰。
  枕着双臂,叶少阳静静地躺在床上,睡不着,想到了很多人和很多事情。

  谢雨晴,周静茹,叶小萌,张小蕊……还有捉鬼联盟的伙伴们,如果两边的时间一致的话,那自己从那个时间消失也有一周了,这一周里,他们找过自己没有?他们此刻在做什么?
  在这样一个深夜,他们,是不是也在思念自己?
  叶少阳微微点头,心想这个张道长倒也不是神棍:被鬼纠缠,如果实在解决不了,其实远走他乡是一个办法,不过这里面也是有讲究的,首先一定要是白天,从佛堂、道观,或者衙门这样的地方走,从前门进,一般的鬼魂邪灵,还是不敢进这些地方的,会在门外等待宿主归来。
  假如这时候宿主焚香沐浴,或者用灵符、法器之类护身,暂时压制自身的气息,让邪物无法察觉到自己的存在,然后远走他乡,用不着走出千里,只要走出几百里,就算身上的灵符或法器失效,邪物一般也没法再找到宿主的存在。
  不过,这种方法治标不治本,毕竟害人的邪物还是存在的,宿主走了,还有可能去找另外的宿主,尤其对叶少阳这样的天师来,遇到邪物害人,只有两个结果:要么杀了,要么超度,根本不存在这种在他看来很窝囊的办法来躲避邪物。
  其次,并非所有邪物都可以用这种方法来逃避,有的邪物修为深厚,或者与宿主之间有某种特殊的连接方式,就算用这种法子也是无法驱逐的。
  在叶少阳浮想联翩的时候,刘老头接着,隔壁的这对夫妻,为了儿子的性命,已经打算离开这里,到南方避难去了,本来打算这两天收拾好了就启程的,之前张道长给了几张灵符,让夫妻俩贴在门上,是能保证几天太平,没想到今天晚上又成了这样。
  起这些的时候,刘老头唉声叹气,也是希望隔壁家的孩子能够能够躲过这一劫。
  叶少阳听完刘老头的讲述,沉吟半晌,请求刘老头天亮之后带自己去隔壁家看看,不定自己能够搞定这件事。
  刘老头一开始觉得不妥,毕竟张道长已经接下了这件事,让他们夫妻带着孩子逃亡,八成能躲过这一劫,如果让他去插手,万一耽误了逃亡,那孩子有什么三长两短,可就什么都来不及了。
  “我不耽误他们逃命。”叶少阳十分认真地望着刘老头,道,“我只是看看,如果能用逃亡这种法子摆脱害人的邪物,我绝不阻拦,如果不行,那就不要白费力气了,还是想办法除了那邪物再。”
  刘老头听他这么,眼珠子转了转,压低声音道:“我们这么讨论对付它,不会被它听到吧。你知道……我的是谁?”
  叶少阳笑道:“鬼又不是偷,还来偷听你什么,人家注意力都在隔壁,谁来管你。”

  刘老头听他这么,略微放心,道:“你能看出逃亡有没有用?”
  见叶少阳点头,他眉头更加皱起来,“你能看出的事,张道长难道看不出来?不是我,张道长是我们县里有名的半仙,很有神通的,你看上去不过二十来岁……”
  日期:2017-06-28 06:1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