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640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今天,到处都有她妈妈的影子,感觉还是丁一心虑过重和身体健康有关,他想了想,说道:“宝贝,你描述的那些,恰恰是我刚刚做过的,我……”

  “你?”丁一吃惊地抬起头。
  “是的,是我,我刚要亲你,这个时候你就醒了。所以你才感觉有气吹到了你脸上。”
  江帆看着她,又说道:“我是你妈妈派来照顾你、爱你的使者。”
  丁一听他这么说,新的眼泪再次涌出眼眶,她嘴唇颤抖着说道:“是的,是的。”
  江帆再次把她抱在自己的怀里,轻轻地拍着她,说道:“所以,你以后就可以放心地把自己交给我了,这样,你妈妈在天之灵也会安心的。”
  “可是江帆,你会像妈妈那样爱我吗?”
  “那样无私?”
  丁一吸了一下鼻子,说道:“如果有一天我老了,变丑了,你还会吗?”
  江帆笑了,说道:“傻瓜,你老了,我会更老,你丑了,我会更丑,我会陪着你一起变老,变丑,甚至会比你先老、先丑、先满脸的褶子。”他说着,就用手把自己的脸搓皱。
  “我不要你老,我要你永远是现在这个样子。”丁一撒娇地说道。

  刚才的梦境,把丁一完全还原成少女时的样子,江帆觉得她是那么的天真、幼稚、纯粹、可爱。
  丁一被江帆哄得渐渐止住了哭泣,逐渐走出了刚才那个梦境。她接过江帆递给她的热毛巾,一边擦着眼和脸,一边问道:“你还没告诉我,你怎么找到这儿来了?”
  江帆接过毛巾,自己也擦了几下,说道:“你还没告诉我,你怎么连声招呼都不打,就一人跑这儿来了?而且,还干了这么多的活儿,我是怎么嘱咐你的?”
  丁一笑了,说道:“我身体完全恢复了,没事了,这里本来没有什么需要收拾?的,我从新加坡回来之前,哥哥和嫂子就里外都收拾过了,我也就是蜻蜓点水地搞了搞,洗了窗帘。”
  “那窗帘才洗一个多月,而且也没怎么开窗户,根本就不脏,要洗,等到年后洗不成吗,我之所以不让你回家,就是怕你胡乱干活。如果你这么任性下去,将来怀了孩子,你会把这种任性用胎教的方式传给他的,所以,从现在开始,你要改掉不听我话的坏毛病,做一个乖乖的小妻子。”
  丁一偎在他的怀里,闭上了眼睛,她很享受被他呵护的感觉,这种感觉,太好了,让她的内心充盈着一种安全,踏实的感觉。
  原来,江帆完成上午的慰问任何后,政府又召开了年前最后一个市长办公会,主要是布置春节期间和春节后的一些工作,散会后,肖爱国告诉他,市委书记佘文秀在阆诸宾馆宴请两位阆诸籍的华侨,问他有时间参加吗,另外,下午有个对参加核试验的功臣专题慰问活动,市长要不要出面讲几句话……
  江帆一听,直给肖爱国作揖,他说:“肖大秘啊,您能不能心疼心疼我,让我喘口气?”
  肖爱国乐了,说道:“喘口气行,但晚上的活动您要参加。”
  “晚上还有活动?”
  “是啊,电视台录播的春节晚会,中间不是要不是要插播领导班子拜年吗?晚上他们来录制,再不录的话就来不及了,明天晚上电视台要播出了。”
  江帆想了起来,在前几天的常委会上,副书记殷家实突然提出要书记和市长给全市人民拜年,插在晚会中间,佘文秀欣然同意,江帆当时只说了一句,这样好吗?没想到佘文秀说,好好好,这个形式不错,亲民,下来你们跟电视台约时间。江帆见佘文秀兴致很高,就不再说什么了。

  想到这,江帆跟肖爱国说:“有佘书记一人就代表了,我就不上了。本来就是老百姓的节日,官员们出来拜年有些不伦不类。”
  正说着,殷家实打来电话,说道:“江市长,我是家实,电视台晚上七点过来。”
  自从在丁一家看到那个小字报后,江帆没有再追究这件事,他基本断定是谁干的了,为这件事他跟樊文良在电话里沟通了这个情况,樊文良只是淡然地说道:“事情过去了,心里有数就行了。”从他说话的口气中判断,樊文良也基本知道是何人所为,只是组织纪律的限制,他不便对这件事发表看法,嘱咐他要注意团结同志,审慎行事。最后他开玩笑:“估计能让你清白的只有一个人,那就是小丁。”江帆也笑了,说道:“目前进展顺利,曙光在前。”樊文良说:“是吗,那好,那提前祝贺你。”

  所以,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但留给江帆和丁一的伤害就是他们第一个孩子没了。尽管江帆对殷家实这个副书记也是相当尊重,但他心里非常清楚,自己无论如何也不会把殷家实“团结”到自己的阵营中,只是官场自有官场的游戏规则,否则的话,就会坏了规矩。
  此时,他对着电话里的殷家实说道:“殷书记,我正想找你商量这件事,我别出镜了,佘书记一人就代表了。”
  “那怎么成,我这样安排的初衷就是想让新市长跟与民同乐,你不出镜,白瞎了我这片心了。”
  江帆嘴角泛出一丝冷笑,说道:“老兄的心意我领了,你看国家领导人新年致辞的时候,不都是一个人吗,政府口的人出来不和套路,再说这种歌舞升平的事本来就是丨党丨委口的事,有佘书记一人就代表了。”
  他的口气很温和,但却很坚决。
  江帆说的句句在理,让殷家实无缝隙可钻,但他不甘心就这样让江帆逃脱,继续说道:“阆诸党政一把手给全市人民拜年,也说明党政关系和谐,同谋发展大计,普天同庆,这有什么不好?”
  江帆感觉殷家实这出戏演得很蹩脚,春节,是老百姓自己的节日,这个时候官员出来不合适,即便有官员出面,那也不能是他这个市长,他的嘴角再次泛起一丝冷笑,说道:“我晚上的确有事,要不这样,我给佘书记打电话,让他代表。”
  殷家实听江帆这样说就没词了,只好说:“也行,你跟佘书记那么俩商量吧。”
  放下电话后,江帆给佘文秀打了过去,说道:“佘书记,我晚上要去办点私事,电视台录节目的事您就全权代表吧。”
  佘文秀说:“你脱不开吗?”
  江帆情真意切地说道:“真的脱不开,再不办明天就三十了,再说了,最有资格代表市委市政府给全市人民拜年的是您。”
  佘文秀本来就觉着殷家实这样安排有些不妥,有什么必要党政一把手都出来拜年,难道他这个市委书记还不能代表政府吗?还算江帆懂事,主动退出,就故意叹了口气,说道:“江市长啊,你算把我推出去了,那好吧。”
  挂了电话,江帆没再跟殷家实打去,他跟肖爱国说:“好了,你可以放我假了吧?”

  肖爱国苦笑了一下,说道:“为了您出镜这事,家实书记特地给我打过电话,说您年底事情多,让我想着提醒您,所以……”
  江帆笑了一下,看似漫不经心地说了句:“这样安排不合套数,以后类似这样的关你要把好,人家是出于尊敬,不得不让你,这个时候你一定要知道自己是谁,千万不能蹬鼻子上脸,那样就不知轻重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