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636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彭长宜感觉王家栋有些异样,就说:“我陪了好几天了,也得回来陪陪您啊。”

  王家栋没说话,拄着拐棍,走出书房,坐在沙发上。
  王子奇依偎在王家栋的腿间,看着彭长宜。
  彭长宜从兜里掏出红包,说道:“子奇,给。”
  王子奇知道那是什么,他笑了,但他没有去接,而是看着爷爷王家栋。
  王家栋低头看了一眼孙子,说道:“接着吧,然后怎么说?”

  “谢谢彭大大。”
  “呵呵,瞧这辈儿乱的。”王家栋笑着说道。
  彭长宜说:“还不都是让他爸给搅乱的,本来我和小圆就是兄弟,可是他非得给我长上一辈儿,结果人家王子奇怎么看我怎么不像爷爷,人家就自作主张,跟我叫开大大了。”
  王家栋也笑了。
  他感觉王家栋似乎心里有事,就说道:“阿姨他们出去了?”
  “啊。”王家栋机械地应了一声。
  “跟小圆他们一起?”
  “是。”王家栋仍然机械地答道。
  彭长宜感觉这家人肯定出了什么事,就说道:“阿姨的身体怎么样?”
  不说这还好,一说道这里,王家栋的眼圈又红了,半天从说道:“晚期了……”
  “晚……”
  彭长宜下意识地说了一个字,就不忍重复下去了。他记得,王圆回来后,带着部长夫人去医院体检过两次,三十上午他头回老家的时候来跟部长告别,看见部长夫人的气色还很好,而且还送他出了门,怎么这么快就晚期了?
  “上次去北京复查,不是说没多大问题吗……”
  王家栋赶紧示意彭长宜别说了,他看了一眼正盯着电视看的王子奇,若无其事地跟彭长宜说道:“说话小心,这个小家伙,鬼得很,看似无意,实则把你说的话都记在心里了,指不定什么时候就给你秃噜出来了。你跟我我来。”王家栋说着,就故意漫不经心地将自己的那条好腿从王子奇的身体的一侧挪过来,拄着拐站了起来,向书房走去。
  彭长宜没有立刻跟王家栋起身,他看着王子奇,见王家栋的离去没有引起他太大的注意,这才悄悄地起身,走进了书房。
  “关上门。”王家栋说道:上次就是我和他爸爸说你阿姨的病情,结果被他听到了,他就无意说了出来,弄得你阿姨怎么也不去北京看病了。”
  “呵呵,这么精。”彭长宜说道。

  王家栋定了定神,说道:“已经是晚期了,扩散了,没得救了,只能靠药物来维持了。”
  每句话都有一个“了”,表示了他的无奈。
  “这么严重?”
  “是的,那现在呢?”
  “化疗。对身体和精神的摧残太大了,每次都呕吐不止……”
  “不是,我是说他们现在去哪儿了?”
  “又去北京了,要过几天才能回来。”

  “哦,那您一人弄得了王子奇?”
  “弄得了,他们今天早上走的,雯雯晚上会跟车回来,留下小圆一人陪床。”
  彭长宜吃惊地问道:“梅大夫也没办法了,不对,我是说梅大夫怎么说?”梅大夫本来就不是肿瘤医生,但是在彭长宜心里,但凡有一线希望,梅大夫都会全力以赴救治部长夫人的。
  “这就是梅大夫说的。”
  “那怎么办?”彭长宜看着部长,在他印象中,无论部长遇到什么惊天大事,都没有慌乱的时候,即便他那次去锦安监狱看他,深陷囫囵的他,都依然是镇静,内敛。但这一次显然不是了。
  “我不会放弃治疗的!”王家栋低沉而有力的说道。

  “怎么会这样?您别急,医院会有办法的。”彭长宜安慰道。
  王家栋的眼圈又红了,说道:“唉,本来她应该没事的,当初的手术非常成功,而且我们一个季度就复查一次,最后是半年复查,这几年都是这么过来的,没有任何情况,都是因为我们父子俩,确切地说是我连累了她,没管好小圆,让他出了事,其次又是我,她从来都是拿我们父子俩当她的天,可是她的天相继坍塌,她哪里受得了啊!还要照顾雯雯母子俩,你说,她能不担心雯雯带孩子离婚吗?可以说,她每时每刻都会经受三重的磨难,她的内心世界其实早就垮了,是信念支撑着她,本来我是不让老樊为了我们家的事去求爷爷告奶奶的损了他的颜面,是老樊的一句话打动了我,他说,我不是看在你们父子的面上,我是看在孤儿寡母的面上……”

  王家栋的嘴唇有些微微的颤抖,说道:“长宜,这么多年,你没见我心慌过吧,我跟你说实话,这次我心慌了,真的心里没底了。”
  彭长宜给部长倒了一杯水,说道:“您别慌,现在医疗条件这么发达,只要我们不放弃,一定会有办法的。”尽管嘴上这么说,彭长宜知道,这纯粹是废话,已经扩散了,唯一的治疗就是化疗,但这又能坚持多久呢?到了这一步,发达的医学业,已是起不了什么作用了。
  王家栋低下头,叹了一口气。
  彭长宜说:“这样,我先出去一趟,一会就回来,中午有饭吃吧?”
  “有,雯雯昨天晚上包的饺子,在冰箱里冻着呢,我们这个年也没有预备什么,你年前送了那么多东西,吃不完的,我们也就没怎么买东西,如果你出去是买吃的,大可不必,有那时间咱们多说会话,我也是盼着你回来,有些话想跟倒到呢。”
  的确如部长所说,彭长宜年前给他们送过来好多东西,米面油不说,羊腿、两个猪后座、猪蹄、猪肘子、生牛肉熟牛肉、两大箱鲜菜、粉条……几乎应有尽有,他们根本用不着上街去买什么了,就连吃饺子的肉馅都是绞好了的。自从王家栋出事后,逢节过年,他都是这么往他家送东西,他也极力在帮部长维持这个家,他也担心卢雯雯这个时候提出离婚,甚至旁敲侧击给卢雯雯做工作,好在雯雯是个心地端正、懂事且顾大局的人,不但跟王圆没有二心,反而和婆婆一起,坚强地支撑这个家,为此跟她亲叔叔卢辉还翻了脸,翻脸原因别人尚且不知,但从卢辉一句半句话中透露出来的消息就是他曾经让雯雯离开王家。这个家,好不容易受得云开见日出,谁知,部长夫人的病情加重。

  彭长宜知道部长误会了,就说:“我不是出去买东西。”
  “那你出去干嘛?是不是市里还有事?要是有事你就去忙。”
  彭长宜说:“我没事,用不着我值班,我是想……”
  见他欲言又止,部长问道:“你想什么?”
  彭长宜和所得:“我存折上还有点钱,阿姨这个病就是要砸钱,反正我眼下不娶媳妇不置地,钱闲着也是闲着。”
  王家栋冲他摆摆手,说:“眼下用不着,年前收上的租金,小圆没全还了银行,等需要的时候再跟你要不迟。”
  他说着,就起身往出走,就看见王子奇已经走到了书房的门口,但眼睛仍然盯着电视画面。
  彭长宜想想部长说的也有道理,就跟在他后面说:“那行,我先不取,等用了一定告诉我。”
  王家栋坐下,说道:“放心,不会给你省着的,喝水自己沏。”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