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沉沦》
第1140节

作者: 听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政治没有是与非,只有利益与强势者的需要是不是吻合。

  对这些,杨秀峰觉得自己即使在柳省和南方市,试图有所变化,却也都是在领导需要的环境下才能够做到的。换言之,要是钱维扬在柳市做市委书记,他在开发区里根本不可能进行干部考评之类的工作,更不可能有什么三杯酒的界限。而到南方市来,要不是有蒋国吉在省里,他也不可能将之前的领导们掀翻了,嚣张不起来,手里也无法掌控着南方市的进程。如今南方市的发展,说到实质上,也是一种政治的需要,而这种需要恰好和民众的利益吻合起来。

  蒋国吉想要往上进,就得有足够的资本作为底基,柳省的经济建设做出来,做到对全国经济都有影响,到此时蒋国吉的影响力自然就大为提升,使得京城在考虑他的前途时,多一些影响因素。
  要不是这样,要不是蒋国吉有争议的政治需要,柳省会有怎么样的局面,谁也说不清。
  从目前看来,经济协会的作用已经发挥出来,至于在具体的执行中,有杨秀峰在里面掌控,刘君茂、陈静等人协助,不会偏离之前的定位,省里徐燕萍虽不直接干预,可在政策上也可左右着经济协会的一些做法。
  两人对一些执行的细节上进行讨论,陈静也参与进来,或许三个月里,柳省的变化就会出来,到时候,经济协会要有怎么样的立场,在维护自身利益的同时,影响着上面的一些决策,就是最理想的结果。

  第二天,让莫春晖、宋湘、龙昭华等人先走,回南方市去将经济协会讨论的工作具体细化,成为各自未来工作的规划。形成文字后,给市里、省里分别存档,作为材料和资料都是有必要的。
  杨秀峰自己还不想走,留下来要与周诚等人见一见,也要再与蒋国吉讨论经济协会的一些工作,规划虽说定下来,但具体执行中,还要和省里的利益结合起来。蒋国吉在这些方面肯定也会有指示的。
  徐燕萍已经得到省委书记要动的消息,想必蒋国吉也知道了,至于他会不会跟自己先透露,杨秀峰不认为很重要,但肯定的是,蒋国吉一定会有些布局做出来。
  怎么样才能对蒋国吉最有利?原以为要到两年之后,南方市的高等级公路修通,南方市的经济真正有了效益之后,那是实打实的东西给外面的人看。这样的业绩,对蒋国吉说来也就是能力的完全展现。此时,南方市才将一个架子铺开来,预期的结果很好,但还没有完全变成事实。
  就像看着一块果园的挂果情况,能够预计到有多少收成,但要是突然出现冰雹或台风等,可能将这果园一并摧毁,哪还会有什么收益?
  国内的政治,套用一句话:政治像条卵,可长又可短。
  要想将目前大好形势保留住,对即将到来的权力变更,说是没有担心与关注,杨秀峰还真做不到超然物外。虽说自己没有什么力量能够影响到这些变化,就像一个人不可能对大自然的惩罚无力干涉一样,但关注全过程的变化进展,杨秀峰却是要做的。
  参加经济协会会议的人都走了,给省城的影响却不会一下子就消散。人们对柳市、南方市等经济实力的认识也更清晰一些,也对柳省的现状有更好的认知。底层的民众,对这些或许只看到阳光的一面,领导们则看到了这些成就背后的风风雨雨,看到更多有利于自己的机会。
  杨秀峰将最近的一下些想法重新整理,将思路整理出来,这样的思路和柳省即将变化的权利更替结合起来。准备给蒋国吉进行汇报,或许,自己这样的汇报会让蒋国吉察觉到一些信息,目前与蒋国吉的关系而言,这样的信息泄露也无所谓。蒋国吉不会追查自己从事没有的途径得知这些信息的,与陈静、徐燕萍等人在工作上的配合,蒋国吉哪会看不到?
  与侯秘书长联系,他对蒋国吉的工作安排、行踪最为熟知。得知过一天,蒋国吉要往京城去,这天留给杨秀峰的时间也不多,机会还是有的。侯秘书长说让秘书小何安排时间,安排好后电话杨秀峰,杨秀峰也安心地等着。
  徐燕萍不在省城,陈静也回柳市了,杨秀峰在省里反而轻松得多。准备见过蒋国吉后到周英慧那里看看,总不能让她太冷落了。酒店离省府不远,之前是为了开会方便,杨秀峰要件蒋国吉,也不另换酒店。等小何将时间安排好了后,随时可到省府里去面见领导。
  等领导对杨秀峰说来早就习惯,如今他会等领导,也有很多人等他。在体制里,本来就是这样的情况。在酒店里,一个上午都没有得到小何的安排时间,也不知道卡在什么环节里。按说小何不可能给自己来这样一出的,知道自己和领导之间的关系。是那种随时都能够受领导召见的人,小何虽说是领导秘书,对下面的实权人物通常会很尊重的。
  杨秀峰也不恼,知道在领导身边有很多情况都不能够自主的,要找到机会才能跟领导请示。到中午,小何的电话打来了,先给杨秀峰道歉,说明理由。说是侯秘书长联系他,但当时在领导身边,而领导正和一位重要客人在谈话,无法走开,也不好打岔请示。

  杨秀峰表示了感谢和理解,小何也说了感谢,说说领导在陪同客人中餐之后,会有一个时间空挡,最好安排在领导少做休息醒来的那段时间。杨秀峰自然表示可以,下午也不知道蒋国吉会有什么安排,说不准会乘下午的班机往京城走。
  匆忙地吃了饭,回酒店里稍做准备,杨秀峰也就往那边走,知道蒋国吉在那里招待客人,之后在哪间房休息。到那边后,时间上还提早了些,杨秀峰轻声敲门,小何给他开门后,两人也只是静默地表示了彼此之间的情感联络。蒋国吉在福建里稍作休息,他们也就在客厅里坐,不说话,但彼此之间的客套却要做到位。
  像在演哑剧一般,但两人第一次演,配合得非常默契。
  电视开着,但不妨声音,或许,杨秀峰要是不来,小何也会找机会眯一下眼自己休息休息。杨秀峰要过来,他就得等着,看着无声的电视总比空等要强啊。
  坐下后,杨秀峰示意小何自己也眯一下,还有不到十分钟的时间,但对一个秘书说来,或许眯两分钟,都能够使得下午的工作不会出错。小何客气一下,杨秀峰坚持着,表示自己也眯一下,小何才靠在沙发靠背上眯一眼。
  杨秀峰自己也靠在沙发上,或许是环境所致,迷糊中沉睡起来。
  不知是有响动还是自己心里的警觉,杨秀峰突然醒过来,意识到自己是在等蒋国吉休息,当下将自己的思维再梳理一下,觉得思路清晰,才睁开眼。见小何站在那里,精神很不错,见杨秀峰醒来,手指了指房间里面,表示领导即将醒来。
  日期:2018-06-07 18:4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