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74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没……没关系,你先出去一下,姐姐要换衣服了。”
  萧晋耸耸肩,拎着酒瓶就往外走,只是嘴里说的话很欠揍。
  “响屁不臭,臭屁不响,这是屁的中心思想;有屁不放,堵坏心脏;没屁憋屁,锻炼身体,这是屁的段落含义。雨娇姐姐,你不用觉得不好……”
  “滚出去!”贾雨娇将一个沙发抱枕砸到了他的脑袋上。
  萧晋半杯酒还没下肚,贾雨娇就换好衣服回到了办公室。
  她上身依然还是一件黑色衬衫,但下身则换了一条过膝铅笔裙。稍微懂点服装常识的人都知道,铅笔裙对身材的要求非常高,除非是对自己的腰肢和臀部都极其自信,否则一般女人都没有穿出门的胆量。
  毫无疑问,贾雨娇绝对不是一般的女人。她的腰肢不但纤细,更难能可贵的是臀部也极其的浑圆,像个小磨盘似的,被贴身的铅笔裙紧紧包裹着,曲线优美,一双美腿也显得有力且修长。
  萧晋高高的举起酒杯,说:“为了这条裙子,值得干一大杯。”说完仰脖就要喝,手里的杯子却被夺了去。
  贾雨娇也不在乎酒杯是他用过的,咕咚咚一口气灌下去,然后把杯子往桌上一撴,探手就拧住他的耳朵,咬牙切齿道:“臭小子,说!你是不是故意让姐姐出丑的?为什么不事先告诉我是那么个排……排毒法儿?”
  “嘶……疼疼疼,姐姐手下留情!”萧晋捂着耳朵,委屈道,“我说了要通过正常的代谢系统排泄出去啊!除了那里,还能是哪儿嘛!”
  贾雨娇一想也是,但还是愤愤不平的又拧了一下才松手,坐在旁边气呼呼道:“哼!坏的流油了都,我看你就是故意的。”

  萧晋嘿嘿一笑,很没骨气的起身绕到她的身后,一边捏着她的肩膀为她按摩,一边像个太监一样的谄媚道:“姐姐你消消气,这又不是什么多大不了的事情。
  在我看来啊,现在的姐姐倒显得更亲切了,以前感觉你跟高高在上的仙女儿似的,那个屁一出来,瞬间就接了地气儿,活色……呃,那个生香呢!”
  贾雨娇“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抬头妩媚的白他一眼,笑骂道:“那东西你都能用‘香’来形容,世上怎么会有你这么脸皮厚的人?”
  萧晋夸张的深吸口气,说:“姐姐身上的一切都是香的,谁敢说不是,小爷儿拿大耳瓜子抽死他!”
  “去去去,越说越没溜了。”贾雨娇哭笑不得的拍开他的手,指指窗边的酒柜,说:“再拿一个杯子来。”

  萧晋走过去,瞟了眼窗外的江景,拿着酒杯回来时就问:“对了,姐姐你的这家酒店有四十多层吧?!为什么会选择并不高的十八层来当办公室?”
  贾雨娇从几上的烟盒里摸出一支女士烟点上,说:“这里其实并不是我正常办公的地方,只是因为我很喜欢这里的风景,不忙的时候就喜欢到这里待会儿,反正楼上楼下的也不远,要是有什么急事,秘书会给我打电话的。”
  “风景?”萧晋又瞅了瞅窗外,倒好酒端给她,“整栋酒店所有南侧房间能看见的,不都是一样的江景吗?”
  贾雨娇接过酒杯,微微抿了一口,说:“角度不同,一样的风景也会有不同的味道,我就喜欢十八层的这个房间看出去的样子,不行吗?”

  萧晋愣了愣,就竖了竖大拇指,说:“雨娇姐姐这话说得可太有水平了,完全颠覆了之前你在我心目当中的形象。”
  “哦?”贾雨娇感兴趣的问,“我之前在你心中是什么样子?”
  “豪爽、大气、洒脱、女中豪杰。”
  “那现在呢?”

  “文艺、知性、优雅、有内涵。”
  贾雨娇又娇笑起来,伸出青葱手指点了点他的额头,说:“翻来覆去都是好话,无事献殷勤,说实话吧!今天来找姐姐到底有什么事?”
  “我说的可句句都发自肺腑啊!”萧晋一脸的委屈。
  贾雨娇白他一眼,说:“是么?我可警告你:有事儿就赶紧趁姐姐这会儿心情好说出来,否则,过了这村可就没这店了哦!”
  “嘿嘿!”萧晋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从怀里掏出一枚黑色的小瓷瓶放在桌子上,说,“我今天来,主要是为了给姐姐送这个,顺带还想请姐姐帮个小忙。”
  贾雨娇坐着不动,饶有兴趣的打量着那个瓷瓶,问:“这是什么?”
  “还记得我说能让姐姐年轻十岁么?这瓶子里的东西就能做到。”
  贾雨娇柳眉一挑,强忍住要拿起瓷瓶的冲动,端起酒杯又抿了一口红酒,淡淡道:“哦,那你就先说说想让我帮什么忙吧!毕竟这么大的礼,姐姐也得先看看自己有没有资格拿。”

  “瞧姐姐你说的,满龙朔市里,要是姐姐都没资格拿,那还就真没人有资格了。”
  说着,萧晋就从身旁的包里掏出一个透明的文件袋来,接着道:“这不是听说姐姐手底下还有一所不错的学校嘛!我有个学生的学业水平已经到了,所以就想着来找姐姐走个后门。”
  贾雨娇一听就愣住了:“就这么简单?”
  她不是董雅洁那样纯粹的商人,在发迹的道路上,所经历的凶险和尔虞我诈根本不可同日而语,所以,她与人交往,要更加的利益至上一些,讲究等价交换,从不轻易的欠人人情,也不会让别人轻易的欠自己人情。
  也因此,她有点不敢相信,萧晋居然只是想要安排一个学生进自己的学校。

  毕竟只是一所学校而已,又不是什么机关单位,即便萧晋真的没什么背景,以他现在的身价而言,要送一个孩子进去也非常容易。
  相对来讲,桌子上的那瓶东西,如果真的可以让女人年轻十岁的话,其价值必定不菲。
  天上从来都不会往下掉馅饼,差距如此悬殊的交易,由不得不让贾雨娇狐疑。
  “雨娇姐姐,你完全不用这么奇怪。”
  萧晋大概能够猜到她心中所想,就笑了笑,说:“首先,我可以告诉你,我跟董姐公司的合作项目,除了天绣之外,就是这种美容药膏,它虽然现在看上去很神奇,但毕竟是能够量产的东西,价值并不像你所想象的那么高。
  当然,这一瓶是我专门根据你的皮肤和身体状况而调配的,用的是最顶级的药材,与量产版本不同,但也贵不到哪里去。”

  “哦?”贾雨娇深深看了萧晋一眼,这才伸手拿起那个瓷瓶,摩挲着说:“看得出来,这黑色是你特意涂上去的,‘专为我而作’这话不假,不过,你是怎么知道我的身体状况的?”
  “这个就要说声不好意思了,”萧晋摸了摸鼻子,说,“因为从小就接触中医的缘故,所以我养成了一个很不好的习惯,那就是与人握手的时候,总是会下意识的把一下别人的脉。
  顺便说一句,雨娇姐姐的身体还不错,只是以后尽量少喝点酒,尤其不要在不开心的时候喝酒。”
  贾雨娇把玩瓷瓶的手指一僵,眼神就变得黯然起来,但这种情绪来的突然,去的也快,只是片刻,她的表情就恢复如常,打开瓶塞,一边轻轻嗅着,一边问道:“你刚才说了‘首先’,那是不是该说‘其次’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