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623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孙维林搂住母亲的肩膀,一边送她出门,一边笑道:“妈,你也太偏心了,明明是在替老头子操心,还说的这么好听。”
  杨玥嗔道:“怎么?难道你还吃醋?好了,等到你爸上位的时候,妈就好好来替你操心……”
  走到客厅里,杨玥忽然停下脚步,扭头问道:“楼上是谁?”
  孙维林谄笑道:“没谁啊。”
  杨玥不信道:“鬼才相信你这么老实,我上去看看……”
  说完,就要往楼上走,结果被孙维林一把抱住了,说道:“妈,何必呢,不过是一个戏子,你跟她叫什么劲啊……”说完,半抱半拖地出了门。

  杨玥恨声道:“你这小王八蛋什么时候能有点档次,每次不是**就是戏子,要是让外人知道了,岂不是笑掉大牙?”
  孙维林可不敢跟母亲扯这些事情,恭恭敬敬地打开车门让她上了车,犹豫了一会儿,把脑袋凑到杨玥耳边,小声道:“你回去告诉老头子一件事,就说陆建岳死后还留下了一个孽障。
  这个孽障当年参与过一笑亭农庄的事情,目前公丨安丨局正在通缉他,前几天还敲诈过我,被我拒绝了。
  我担心他会落到丨警丨察手里,你问问他是什么意思,我本来是想找人做掉他的,可现在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杨玥脸色一变,说道:“他敲诈过你?跟你很熟吗?”
  孙维林说道:“我跟他不是很熟,只是在陆建岳那里见过几次,不过,是个厉害角色,东江市的那个大案也是他干的……”
  “啊……”杨玥一声惊呼,顾不上跟儿子多説,赶紧回去向老头子汇报去了。
  孙维林看着母亲的车消失在黑暗中,点上一支烟闷着头走进了客厅,猛一抬头吓了一跳,只见一个女人站在门口正瞪着他。

  “你……你想下来干什么?”孙维林问道。
  女人哼了一声,一边穿上鞋子,一边说道:“我要是不下来,怎么能知道我在你眼里是个戏子,在你母亲眼里是个**呢……”
  孙维林拉着脸说道:“怎么?一句话就受不了了?难道让我跟她介绍说你是个公主不成?算了,我没心情跟你扯这些鸡毛蒜皮的事情,你要是愿意就在这里再陪我一天,不愿意你就走好了……”
  女人穿上鞋子,一声不响地出了门,孙维林气哼哼地追出来,骂道:“你还来真的?说你是个戏子算是客气的,在我妈眼里你就是个**……”
  女人已经坐到了车上,听了孙维林的话摇下车窗,说道:“杨总,我就算是我是个**,可也只出卖自己的身子,没有妨害别人。

  不像你们母子,整天就想着算计别人,你以为自己有多干净……刚才你们说的话我都听见了,你们一家也不见得就比我干净多少……”
  孙维林脸色我一变,急忙喝道:“你说什么,你给我站住……”
  说着,就追了出去,没想到女人开车很猛,几乎是呼啸着往大门冲过去,孙林记得大声喊道:“拦住她……快拦住她……”
  孙维林的两个保镖一个在院子里,另一个在大门外面,院子里的那个显然是追不上了,外面的那个保镖听见孙维林的喊叫,急忙朝着这边跑过来,结果被那辆轿车撞得飞了出去,但女人却没有停车,一阵风似的消失在了黑暗中。
  孙维林和那个保镖呆呆地楞了一会儿,最后还是那个保镖先反应过来,冲到大门外找到了那个被撞飞的人,试探了一下,冲跑过来的孙维林说道:“老大,好像挂了……”
  孙维林显然一点思想准备都没有,呆呆地看着躺在地上还在抽搐的保镖,喘息道:“快,快送他去医院……”

  由于阿龙再次开庭要在一个月之后,陆鸣原本打算先回陆家镇,可韩佳音一个电话就让他又在市里面待了两天。
  本来,那天晚上韩佳音说的清清楚楚,她和陆鸣之间只是一夜情,今后再也不会跟他一起睡觉了。
  可陆鸣那阵新鲜感还没有过去,怎么能死心呢,所以,一听韩佳音晚上就要回来,马上就打消了回陆家镇的念头。
  不仅如此,他想起上次韩佳音对他一身行头冷嘲热讽,甚至说他是铁公鸡,为了改变女人对他的“鄙视”,当天下午专门跑到一家专卖店,花了一千多元买了一条裤子、一件T恤、一双皮鞋。
  要知道,这可是他生平在穿着上投入的最大一笔钱,要是在以前,一年花在穿着上的钱也没有这么多。
  从专卖店出来,他在一个公共厕所的隔断里换上了新买来的衣服和皮鞋,然后把身上换下来的旧衣服和那双皱皱巴巴早就变了型的皮鞋装在一个大塑料袋里。

  这还不够,当他看见路边一家比较高档的美容店的时候,在门口走了几个来回之后终于鼓起勇气走了进去。
  “啊,先生,理发吗?”一进门,就有一个女孩迎上前来,两只眼睛一闪一闪地盯着他。
  陆鸣换上了新衣服,好像胆子都壮了不少,大刺刺地点点头,然后就走过去坐在了椅子上,那个女孩走过来问道:“先生,请问你要多少钱的理发师?”
  陆鸣一愣,不解道:“你说什么?”
  女孩笑道:“就是挑选理发师啊?”
  陆鸣虽然没有听明白女孩刚才那句话的意思,可基本上明白应该跟钱有关,如果是在往常,他非要把这件事问个仔细不可。
  但今天换上了这套“高档”行头,竟然不好意思问出口,再说,他觉得不就是理个发嘛,还能要多少钱?于是竟然大气地摆摆手说道:“当然要最好的……”
  接下来,陆鸣觉得自己这辈子从来没有用这么长的时间理过发,看看手表,差不多一个多小时了,可理发师还是用一把剪刀和一把梳子在他头上比划来比划去。
  虽然听见剪刀的声音嚓嚓做响,但掉下来的头发却只是几根毛毛,也不知道他到底是在剪什么。
  心想,自己平常理发是五块钱,理发师一把电动推子嗡嗡做响,不到十分钟就理好了,今天即便价格贵一倍,一二十分钟也就解决了,理发师为什么在自己头上浪费这么多时间呢?
  如果闲的没事还可以理解,可外面的椅子上分明还有好几个人等着理发呢,这么一想,他心里忍不住开始发毛。
  好在终于理好了,理发师把他收拾的干干净净,笑容可掬地问道:“先生,还满意吗?”
  陆鸣对着镜子顾影自怜了一番,发现理发师给自己理了一个以前从来都没有理过的发型,配上他一身崭新的行头,简直都有点不认识自己了。
  妈的,都说人靠衣裳马靠鞍,这句俗语倒是有一定的道理,再加上一个漂亮的发型,自己恐怕也能跻身帅哥之列了。
  “不错,不错……师傅,你的手艺真不错,我下几次还来找你理发……”陆鸣心里高兴,忘记了这个头可是用差不多一个半小时一点点修剪出来的。
  “很高兴能为您服务……”理发师客气的就像是五星级宾馆的服务生。
  “啊,多少钱?”陆鸣问道。
  “先生,一共一百块……”理发师说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