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632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丁一笑了,果然是他,她用手捏着嘴唇,防止嘴唇上的面膜开裂,说道:“正在犹豫中,第二遍就响了。”
  江帆说:“就知道你正在犹豫中,以后,家里的电话你尽管接,别忘了,你是家里的主人。对了,你在干嘛,我怎么听着你说话有些不对劲?”
  丁一笑了,知道他旁边没有人,就说道:“我在做美容,脸上有面膜,说话费劲。”
  “哈哈,好好好,是不是用的我给你买的化妆品?”
  江帆说道:“买睡衣的那天,我无意看见了你用过的那个牌子,就顺便买下了,你是该好好弄弄你那张脸了,对了,我跟部队食堂要了乌鸡汤,一会就送去了,你想着给开门。”

  “已经来了。”
  “哦,那你就趁热喝吧。好了,我这来人了,一会再给你打。”
  就在她低头放电话的时候,她这时才看清自己穿的拖鞋上,居然有一个跟她的生肖一样的卡通图案,这双拖鞋,也是这次江帆买的,粉红色,上面的生肖图案是白色的,可爱俏皮,非常形象。
  看来江帆的确是用心了,她的心里暖融融的,陶醉在江帆的无限爱意中。
  时间差不多了,她洗掉脸上的面膜,又做了一番必要的涂抹,顿时感到镜子里的这张脸,有了光泽和生气,她非常满意化妆品的效果,接下来就坐在了餐桌旁,舀了一小碗鸡汤,喝了两口。别说,厨师的确很专业,汤里没有任何调料的香味,完全都是原料的肉香味,仔细品咂,还有一股淡淡的参的香气,她搅动了一下碗底,果然看见一小段人参。

  她只喝了一小碗便不敢喝了,这样补,她怕补上火,不过,汤的鲜香的确诱人,她禁不住香味的诱惑,又喝了一小碗。
  捂着肚子,躺在沙发上,她眯着了。直到自己的电话响起。
  是岳素芬发来的信息:我下来开会,你办公室锁门,什么情况?
  她笑了回到:我昨天加班到很晚,所有的工作做完了,领导开恩,准我年前可以不去上班了。
  岳素芬回到:统共也就是三天时间,再说你还在身体恢复中,本不该来上班,你可真好收买。
  丁一知道岳素芬还在为上次的事怪汪军,就说道:没办法,工作性质决定我得去上班。
  岳素芬回到:好,我要开会了,你好好在家休养吧。
  岳素芬如今是交通台的负责人,这是朗法迁升任广电局局长前就安排好的事情。
  重新躺在沙发上,她有些百无聊赖,在心里盘算着年前该做的事,她的全家就她一人在阆诸过年,而这个年注定是要和江帆一起过,她也没什么好准备的,想着想着,她就想给科长打个电话,但却没有打,想他年底也该是很忙的,这个时候也是上班的时间,最主要的,就是她想起那次她从亢州回来时,他的妻女对她的怀疑和敌意,以及她隐约感到他对自己的情谊,她只能以这样的方式表明什么。她相信他,相信他知道该怎么做。

  彭长宜最让人折服的就是他处理问题的方式方法,智慧,亦正亦邪,这一点,同为领导秘书的她和林岩,曾经就多次探讨过,但他们却学不来,因为一个人平日里的知识储备、智商等因素是一个人处理问题成败的关键,也是考量一个人应急反应能力的关键所在。
  至今她还记得林岩说过的一句话,他说:关键的关键,是彭长宜有一个悉心栽培他的政治园丁,而这个园丁又恰恰是整个亢州的官场校长。
  也许,是众多因素成就了彭长宜,在经过那么多危难时刻的考验,丁一有理由相信,彭长宜能处理好一切工作上和个人情感的诸多问题,因为,他内心强大无比,能力超人。相信她的科长,会理解她的沉默,也会原谅她的。她始终都认为,最了解她的是科长,最理解她的也是科长,最能为她着想的还是科长,这么长时间,她没有主动跟他联系,他也没有联系她、打扰她,就说明了一切。
  她现在还记得他曾经跟她说过的那句话:有困难,找科长,我永远都是你的科长。他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他履行了自己的若言,她现在都相信,只要自己遇到困难,第一个相助的仍然是科长彭长宜,无论他们有多么久不联系,无论他的官位有多高,她都深信不疑。
  在江帆离去的那段日子里,彭长宜也是丁一莫大的支撑,每到关键时刻,她都得到了他的真心帮助,使她和江帆有了今日,尽管江帆嘴上不说,但她知道,彭长宜这个朋友,在江帆的心目中是占据了一定位置的,这一点,他会终生珍惜的,就像彭长宜唱的歌那样:?人海中,难得有几个真正的朋友,这份情,请你不要不在乎。
  也许,正是彭长宜的在乎,他才有了危难时刻的鼎力相助,无论是对丁一还是江帆,这份情,相信他们三人都会在乎和珍惜的……
  彭长宜这几天也比较忙,沈芳新婚,彭长宜担心娜娜,就每天晚上就把娜娜从姥姥家接过来跟他住,白天在姥姥家。沈芳在头结婚的时候和彭长宜吵一架。
  那天,彭长宜接到女儿的电话,女儿在电话里哭着说让爸爸来家里接她,她一刻都不想在家里呆了,彭长宜就感觉可能是因为沈芳结婚引起的母女冲突。
  放下手头的工作,彭长宜就赶到家中,娜娜哭得接不上气。沈芳也气得脸泛白,双手叉腰在数落女儿没良心,不懂事,还问是不是爸爸背后跟她说了这位叔叔的坏话,才让她这么反对叔叔住进家里来。
  原来,娜娜是不想让康叔叔住家里来,才和母亲发生争执的。
  娜娜哭着大声反驳道:“你少赖我爸爸,我爸爸什么都没说,你跟她结婚我不管,我就是不让他来我家住。”
  日期:2017-06-19 07:5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