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631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江帆问道:“你最近跟他联系着吗?”
  “上次元旦时候我在北京开联谊会,他从德山回来,找到我,他好像也说好长时间你们不联系了,为什么?”

  丁一垂下了眼睛,说道:“不为什么,也没有什么事,就是联系也不知说什么好,也就这样过来了。”
  江帆揽过她,说道:“长宜是我的好兄弟,他的确帮了我们好多的忙,你的建议对,有机会,我要把他调到我身边来。”
  “可以跨区调吗?”
  “可以,他现在是省管干部,当然能调了。别说,你倒真给我提了醒,尽管不能立竿见影,最起码我会把这个想法装在心理的。”

  丁一欣慰地笑着。
  江帆又说:“他要是真的能来阆诸工作,将成为我的左膀右臂,我们三人又可以经常见面、聊天了。”
  “你可以跟樊部长提建议,调他来呀?”
  “哈哈,看来你很希望他来阆诸啊?”
  “当然了,只有他才会全心全意地帮你。”
  丁一说这话的时候,想到了在亢州的种种,江帆在亢州遇到的大事小事,哪样也没离开过彭长宜。
  “呵呵,是啊,我刚转正,不好直接向组织提出人事问题,这个事可以做,但要看时机。好了,你早上想吃什么,夫君我去给准备。”
  丁一拉住他的手,说道:“我最想做的就是在你怀里呆着,最好哪儿都不去,这样呆一辈子。”

  江帆爱惜地摸着她的脑袋,说道:“我今天的事还很多,等忙过这几天,春节放假,我一动不动,就让你这样靠着,直到咱们变成化石怎么样?”
  “去你的,这话不吉利。”
  “哈哈,是你说的,怎么倒成了去我的了?不吃不喝就这样坐一辈子,不成化石就怪了。”
  丁一娇嗔地看了他一眼,掰着他的长指说道:“我真的要跟你回去见你父母吗?”
  她还没忘了这个茬。

  江帆说道:“必须的。”
  “那,你看我给他们带点什么礼物合适?”
  “什么都不用带,就把你带到他们面前就行了。”
  “你可不行,第一次见面,怎么要带见面礼的。”
  江帆亲了她一下,说道:“我说不用带,你偏要带,那就是你的事了,我就不操心了。你看着办。”
  “那你要给我一点建议啊?”
  “我的建议就是不带,带点水果就行了,礼物就免了,我跟你说,我妈呀,你给她花钱了,她还得埋怨你不会过日子,妹妹给她买衣服,就经常被她数落,所以最安全的办法就是不铺张浪费。说真的,长这么大,我真的没给他买过什么礼物,这个问题就不要让我操心了。”
  “那你要是不给建议,我就真的为难了。”

  “我已经给你建议了,什么都不买,到时带点水果就行,还有,你给他们买了,他们还要惦记着给你买,这样多累呀,我们生态一点好不好?”
  丁一白了他两眼,不说话了。
  江帆做了早饭,临上班走的时候嘱咐丁一,好好在家休息,如果中午不回来吃饭会给她打电话的。
  丁一站在门口和他吻别。
  回到屋里,丁一打量着江帆的住所,多次来这里,她已经把这里当成江帆的家了,以后,江帆的家就是她的家,江帆搬到哪里,她都将跟着他到哪里,自己再也不会孤单一人了,江帆,将成为她实实在在的依靠。看着江帆为自己准备的用品,心里浮出很满足的感觉,她很享受这样的感觉,这也是她所追求的,那就是幸福,和江帆在一起的幸福。
  她收拾完餐具,她又逐一地把所有房间的卫生搞了一遍,说是所有房间,其实,她并没有费多大力气,江帆的屋子很干净,也许是自己多年单身养成的习惯,里里外外都很整洁,衣柜里各种衣物摆列的非常有序,比她还规范。
  她不由地笑了,将来,整理内务不会是她一个人的事了,她将会省去好大一块心思。有人说,嫁给比自己大的男人就是这点好处,知道疼人,而且生活自理能力强。
  想到这里,她摸了一下自己的脸,热乎乎的,一定是红了,呵呵,憧憬着有一天做他的小妻子,她的内心充满了幸福。
  她无事可干,想着江帆头走时嘱咐她,让她多休息的话,她便趿拉着拖鞋,坐在沙发上,打开了电视。
  每次开电视,频道锁定的不是中央台的新闻频道就是阆诸一台的新闻综合频道,这也符合他的身份。在有限的空闲时间里,他只能关注这两个台的新闻。让她还感到一丝暖意的是,紧随阆诸新闻后的专题,就是她主持的新闻现场。
  眼下这个时间段,无论是央视还是地方台,都是电视剧最集中的时间段,她很少看电视剧,难有引起她共鸣,另外也怕自己上瘾,上瘾后又没有时间看,吊在心里是很难受的。

  关上电视,走到洗漱间,她要试试江帆给她买的化妆品,这些日子,她都没有好好伺候一下她的这张脸,昨天岳素芬还提醒她,让她出境化妆的时候,让化妆师把她的妆化得比平时浓一些。她懂得岳素芬话的含义,肯定自己脸色很差,才建议让她化浓妆的。
  她没有在洗漱间看到更多的化妆品,就有些失望。猛然想起卧室里江帆特别为她添置的梳妆台,她小跑着进了卧室,拉开梳妆台的抽屉,立刻就咧嘴笑了。里面果然有女人美容用的所有化妆品!
  别说,江帆的确是个细心温情的男人,就拿他买的这些化妆品来说,几乎应有尽有。
  她怀着愉悦的心情,一番忙活,桌上,就扔满拆下来的包装盒,这个牌子是丁一一直使用的,纯植物的,并且带有一定的修复功能,比较适合她“敏感型”的肌肤使用。简单的按摩后,脸上覆上一层白白的面膜,走出卧室,躺在宽大的沙发上,刚想闭目养神,就听到了门铃声。
  丁一以为是江帆回来了,高兴地站起,没有拿起对讲机问是谁,就开开屋子的门,跑到走廊,打开走廊的一扇门,这才看清,站在她对面的是一位解放军战士,他的手里提着一个木制的饭篮,就愣住了。
  那个战士看到她的一瞬间也愣住了,看着她那张白得只露出两只眼睛的脸说道:“这是鸡汤,首长指示送来的。”
  “首长?”被面膜糊住的嘴唇是僵硬的,她只能从喉咙里挤出这两个字。
  “就是江市长。”
  部队战士经常这么叫他。她点点头,又挤出两个字:“谢谢。”

  接过饭篮,从里面拎出一个瓷质的汤堡,从盖子的出气孔她就闻到了香味。
  她端着汤堡回屋,从碗柜里找出一个大瓷碗,清洗后倒进了瓷碗,将汤堡还给了门外的小战士。
  重新关上走廊的门,丁一回到房间,头伏在大瓷碗上面,用鼻子吸了吸,感觉到一股诱人的浓香,别说,这段时间以来,她还真的想喝鸡汤了。
  这时,房间的电话响了,她犹豫了,打给江帆的电话,她到底是接还是不接?
  电话断了,但很快又重新响起。她的心一动,兴许是他打回来的。想到这里,就快速接了电话,刚“喂”了一声,就听江帆在电话里说道:“干什么呢,怎么不接电话?”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