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628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江帆的心一动,她很早就失去了母爱,所以对温暖就有了一种特别的渴望,也更看重情义,哪怕别人对她一点的好,也会让她铭记于心的,想到这里,他放下筷子,伸出长臂,握住了她的小手,发现这只手有些凉,他又伸出另外一只手,一同握住了她的手,以期给她温暖,说道:“好孩子,你的妈妈走了,江帆的妈妈还在,江帆的妈妈就是小鹿的妈妈,她会更疼你,爱你。我年底忙,等忙过这一两天,我带你回家去见我们的妈妈,她总是吵吵着让我带你回去呢?”

  丁一一惊,没想到他在这里等着自己呢,就笑了一下,说道:“我……真的还没准备好……”
  江帆笑了,说道:“你什么都不需要准备,只需记住一点,那就是丑媳妇早晚要见公婆的,这一点你躲不过,就跟我迟早要当面向你父亲求婚一样。”
  “哼,就知道你会这么说。”
  “哈哈。”江帆大笑,说:“那是,你想想,我们经过八年抗战,终于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我当然要把你带到他们面前,让他们帮我把把关,看看这个儿媳妇是否中意合格?”
  “那如果他们看不上我呢?”
  “那我要重新考虑了。”江帆故作认真地说道。

  丁一知道他在逗自己,就狠呆呆地说道:“江帆,你敢!”
  江帆立刻举手投降,说道:“宝贝,我不敢,我如果真的那样做了,不用说别人,就是彭长宜这一关我也过不去,他肯定会瞧不起我,甚至不搭理我。”
  说到彭长宜,丁一的心里有了一股暖意,是啊,这么多年来,彭长宜为她做的,她心里清楚,她也故意说道:“哦,我明白了,你原来爱的不是我这个人,是你不想被科长不搭理,才万般无奈选择跟我要结婚。”说完,故意斜着眼看他。
  江帆没有笑,深邃的目光看着她,说道:“不是,你懂……”说完,紧闭着嘴唇,喉咙滚动了一下。

  丁一笑了,从他的双手里抽出自己的手,说道:“吃饭吃饭,咱俩这是怎么了,辜负了这么好吃的饺子,来,我喂你——”说着,夹起一个饺子,递到江帆的嘴边。
  江帆没有张嘴,而是一用力,就将她整个拽到身边,举着她夹饺子的胳膊,咬了一口,剩下的送到她的嘴里。
  吃完饭,江帆把她按在椅子上,说道:“我我洗碗。”
  丁一笑了,说道:“还是我来吧,那么一个大男人,怎么在厨房晃悠那么不习惯呢?”
  “哈哈,谁让你现在是病人啊,身体还没完全康复就去上班了,我都没来得及好好照顾你,在你家反而倒让你伺候我,现在好了,终于到我家了,所以你要听东家的摆布。”
  丁一笑了,江帆说的是实情,上次不幸流产后,她隐瞒了他整个会期,等江帆知道实情后,他仍然没有时间照顾她,江帆很快就下到县市调研去了,等江帆回来后,丁一也就上班了,尽管他们晚上能在一起,但每次江帆回来都很晚了,偶尔回来吃饭,也是丁一做好的前提下。自从上次那次事故后,她明显感到江帆更加疼爱自己了,这让她饱经沧桑的心有了一种很踏实的幸福感,她已经开始憧憬着跟江帆过日子生活了。只是,真的去见他的父母,她从心里还真有点发憷。

  洗完热水澡,丁一躺在暖暖的被窝里,丁一望着天花板,想着以后就会和江帆在这里厮守,再也没有可以阻止他们相爱了,她不由地长长叹了一口气。
  “怎么总是叹气,是不是气亏,改天去北京,让妹妹给你找个中医看看,我真担心你这次落下什么病根。”
  江帆说着,撩开被子,钻进被窝,搂过丁一,说道:“这几日,你越发的瘦弱了,这样下去不好,从明天开始,你哪儿都不能去了,老老实实给我在家将养身子,不然妈妈见了,会批评我不会照顾你。”
  丁一笑了,玩弄着他腰间的睡衣带子,弱弱地说道:“我的事,你跟他们说了?”
  “哦,没,没说,是这样,我那天给妹妹打电话,向她咨询了女人的一些问题,千叮咛万嘱咐不让她告诉他们,结果她还是没能守住秘密,就告诉了二老,结果这下好了,我的耳根就不清静了,我妈妈偏让妹妹带着来见未来的儿媳妇,我百般劝说,说我工作忙,春节再带你回去见他们,他们从没来,这个你要理解,我是家里唯一一个男丁,四十二岁了,还单身一人,更别说孙子了,我让他们操碎了心,这冷不丁听说了你,不激动才怪呢,所以啊,过几天就是春节,我带你回去,也让他们对我放心,好吗?”

  丁一把头扎进他的腋下,小声地“嗯”了一声,算做答应了。
  江帆一激动,就低头吻了她。
  丁一扬起头,看着他,说道:“只是……”
  “只是,你把我上次的事告诉他们,见他们我会难为情的……”
  “哈哈。”江帆大笑,说道:“你早晚是我江家的媳妇了,更何况,他们盼孙子,早就盼眼蓝了,那天听妹妹说了以后,半夜就把我叫去了,你知道吗,都不是眼蓝了,简直是冒绿光了,把我从头到脚数落了一遍,说我没有照顾好你,还说要过来亲自来照顾你……”

  丁一紧张地看着他。
  江帆看着说道:“呵呵,你不用紧张,我给拦下了,他们才没来。”
  “可是,你怎么拦的?毕竟,他们是好心?”
  “是啊,我说你们这样会吓着她的,她胆子小,容易害羞,我江帆好不容易找到的媳妇,再被你们吓得缩进壳里不敢出来怎么办?你们放心,我会照顾好她的,结果……”
  “结果什么?”见江帆说着说着就不说,丁一就有了紧张之色。
  江帆夸大了自己沮丧的表情,说道:“结果,我并没有照顾好你,天天早出晚归,不但没有时间照顾你,还害得你照顾我,这要让他们知道了,还不得吃了我,所以啊,我也有一事相求,你在见到他们的时候,不求你替我美言,只求你别埋怨我,我就烧高香了。”
  “哼,让我给你撒谎,办不到,到时候看见妈妈,好好奏你的本!”丁一说道。
  “天哪,按我肯定是死罪能免,活罪难逃了——”江帆故作无奈地说道,但他的心中暗喜,因为丁一似乎不再抗拒跟他一起回家。
  他的心里也是百感交集,想起自己坎坷的婚姻道路,想起人到中年却还让父母放心不下,不禁感慨地说道:“死生契阔,与子相悦;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此时,正是我的心境,你愿意否?”
  丁一当然感动,她说道:“你这是在海誓山盟吗?”
  江帆低下头,看着她,问道:“你说呢?”
  “呵呵,我不知道。”
  “我是在求婚。”
  丁一说:“我不接受,一点都不浪漫。”

  “这就是最浪漫的,你看,星辰,还有我这几乎是焕然一新的卧房,你的新睡衣,这样还不隆重吗?”
  丁一笑了,紧紧地偎在他的怀里,说道:“是啊,已经相当隆重了,半年之前,不,是两个多月之前,我都不敢有如此奢望……”
  江帆见丁一又伤感了,说道:“嗨嗨,你是怎么回事啊,今天晚上难道必须要流眼泪吗?”
  丁一紧眨了几下眼睛,说道:“呵呵,是我不好,大过年的,我不该总是伤感。”

  江帆抽出胳膊,把她放在床上,抬起上身,握住她的手,低头吻了一下,说道:“是我不好,是我让你伤心了,以后,我不会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