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627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她很想跟爸爸转达江帆的问候,但又怕爸爸激动,尽管在她回国前,爸爸向她表明了自己的意思,但是丁一还是不想跟爸爸说这层意思,毕竟他在病中,就说道:“只要爸爸身体好好的,就是女儿最大的快乐和幸福。”
  “呵呵,这话我爱听,可是……”
  爸爸还想说什么,就听里面的乔姨说道:“好了,说的够多的了,来,我再跟小一说两句。”
  定是乔姨抢过了爸爸的电话,说道:“小一,你哥忙什么呐,他怎么都不张罗给我打个电话啊,我下午跟你嫂子打电话,她说你哥工作很忙,忙就忘了妈了吗?我当时没好意思跟你嫂子这么说,你转告他,问他眼里还有我这个妈没有。”
  丁一赶忙说道:“我哥的确是忙,年底有许多案子要办,别说您了,我都两三周不见他了。”
  “两三周,他周日也不回来吗?”
  “是的,他忙,我也忙,他回来看不见我,我回来看不见他,最近总是出差。”
  “杜蕾也说他总出差,那要嘱咐他,让他注意安全,现在路上车多。”
  “您放心吧,出差有司机,我哥不开车,他们滋润着呢,您就别惦记了,回头我告诉他,就说您对他有意见了。”
  “他忙就不必了。”乔姨又说:“你们几个要互相照顾,等你爸爸好了,说不定正月我们回去,好了,挂了吧,别跟你爸爸说了,他该休息了。”

  乔姨说着,就首先挂了电话。
  丁一拿着话筒,感到有些意犹未尽,好像还想跟爸爸说点什么,但想想也就释然了,乔姨抢过爸爸的电话,也是不想让他说话太多,但她总感觉爸爸似乎想跟自己说什么,也可能是身体原因或者是乔姨在身边的原因才没有说。
  不知什么时候,江帆站在了她的身边,说道:“情况怎么样?”
  丁一就把跟师兄已经跟爸爸和乔姨通话的内容跟他说了一遍,其实江帆在厨房也多多少少听到一些,就说:“看来,应该没大事。”
  丁一抬头看着他,说道:“从他们说的话中是这样,实际情况不知还隐瞒了什么?”
  江帆坐下来,说道:“这里面最不可能向你隐瞒的就是你师兄,你想想,你回国把父亲托付给他,他是万万不能对你隐瞒真实病情的,不然,他怎么向你交代?”
  丁一说:“完全可以,你没看我们怎么向乔姨隐瞒了哥哥的事吗?”
  江帆安慰着她,说道:“这不一样,你们是家人,而你师兄出于怕担责任也不会隐瞒的,如果是我,我就会这么做。”
  丁一看着他,说道:“你隐瞒的够多的了。”
  江帆笑了,说道:“不许翻旧账。”
  江帆拉她站起来,说道:“站起来,让我看看睡衣的效果。”
  丁一说道:“你什么时候买的?在哪儿买的?”
  江帆笑了,说道:“干嘛?什么用意?不相信?”
  “不是,我的意思是你抛头露面的买女士睡衣,应该不是在阆诸买的,那样很快就会成为新闻的。”
  江帆心虚地说:“那有什么,我给老婆买睡衣怎么了?”
  丁一笑了,说道:“底气不足。”
  江帆说:“什么时候练得这么睿智了,这的确不是在阆诸买的,是那天去省人大履行一些手续,在省城买的。”
  丁一笑了。刚要说什么,猛然听到了厨房传来的吱吱声,江帆也听到了,惊呼:“冒锅了——”说完,迈开大步跑进厨房。
  丁一紧随其后,才知道江帆在煮饺子:“你不是在外面吃了吗?”
  江帆说:“是啊,没错,你还没吃晚饭呢,这么晚了,只好委屈你吃饺子了。”
  丁一笑了,说道:“我最爱饺子了。”
  火已经被冒出来的汤浇灭,江帆重新点火,一边用抹布擦着燃气灶上的污渍,一边说:“这可不是真正意义上的饺子,是速冻饺子,是饭店人工包的速冻饺子,那天我吃着很好吃,也很清爽,想你可能会感兴趣,就买了一些回来,以备不时之需。改天有时间,我给你露一手,我最会做饺子了。”
  丁一靠在门边,饶有兴趣地说道:“你还会做什么?”
  “烤肉,烤羊肉,对了,你不吃,我会做许多,这样说吧,一个月做一样的话,一年不带重复的。”
  “哈哈,你还不如说一年做一样呢。”
  江帆也笑了,他说:“去餐桌等着吃吧,马上开饭。”

  丁一端坐在餐桌旁,餐桌上早就摆好两套餐具,一只这时江帆端出了两盘饺子,坐下说道:“好了,开吃,这是我在家给老婆做的第一顿饭,希望老婆大人满意。”说着,就给丁一的小碗里夹了一个饺子,说道:“当然,你主要检验一下我煮饺子的水平如何,味道是饭店做的,里面有四种陷,鲜虾、香菇、还有鸡蛋西葫芦、猪肉白菜的,看你运气能吃到什么了。”
  丁一瞪大了眼睛,说道:“四种馅,你一锅烩了?”
  “对,一锅烩。你不用担心,四种馅不会串味的,我煮饺子的水平高。”
  “呵呵,是啊,高的都冒锅了。”
  “吃吧,趁热,这是我昨天晚上吃的,感觉味道不错,就买了一部分回来,人家饭店不外卖。”
  江帆根据颜色,挑了一个鲜虾和西葫芦的放在她的碟中,怕烫着她,还细心地给她把饺子夹开,放到她的面前,说道:“知道你喜欢吃素馅的饺子,这两个是无肉的。”
  丁一看着两个被他夹开的饺子,一股温暖荡漾开来,鼻子一酸,眼里就噙满了泪水。
  江帆一看,慌了,说道:“我说,你这么容易被收买啊,给你煮回速度饺子就这么激动,以后我要是再给你做顿大餐,你还不得泪流成河啊。”

  丁一含着泪笑了,她擦了眼睛,想说什么,却又有些哽咽,半天才说:“江帆,想想你当年的不辞而别,我万念俱灰,当时怎么也不会想到有一天你在家给我煮饺子吃……”
  江帆的心一动,但他很快镇静下来,说道:“这就是差异,是水平的差异,人家彭长宜都看出我要你给我保存最后的一滴泪,你怎么就没看出呢?”
  丁一睁着湿漉漉的眼睛,看着他。
  他一扬眉毛,说道:“我说的不对吗?来吧,乖乖地吃饺子,人在激动的情况下吃饭会影响消化的,等吃完饭,咱们再说好不?”
  丁一含着泪,摇摇头。
  江帆说:“是不吃,还是不说?”
  丁一抹了一把眼泪,说道:“江帆,我要你喂我。”说完,就张着嘴,等待着江帆喂。
  江帆知道她不想说过去的事情,他也不愿触及心灵深处的忧伤,就欣然地夹起半个饺子,放进她的嘴里。
  很快,半个饺子咽下去,可是嚼着嚼着,丁一的眼泪就又出来了。
  江帆又夹了半个饺子,故意狠劲地塞进她的嘴里,说道:“小同志,你这样吃饭可是不利于健康啊。”
  丁一咽下嘴里的东西,低下头,抹了一下眼角的泪水,说道:“江帆,你让我想起了妈妈在的时光,那个时候,没到了春节,都是爸爸煮饺子,满屋子的热蒸汽,妈妈每次都会把我吃的前几个饺子夹开凉凉,等我吃完妈妈夹的饺子,盘子里的就基本凉了,妈妈走后,我再也没有这样的待遇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