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洋战争》
第690节

作者: 青梅煮酒1970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空战仅历时10分钟,被打得七零八落的日军机群仓皇向西逃遁。回到拉包尔的飞机之少让山田少将大惊失色,23架陆攻机有17架没能回来,另有一架在降落时坠毁,侥幸降落的飞机也都伤痕累累。幸存者汇报说攻击取得辉煌战果:击沉4艘重巡洋舰、3艘轻巡洋舰、2艘驱逐舰和3艘运输船,另有重巡洋舰、驱逐舰各1艘、6艘运输船遭重创。山田对上述战果半信半疑,自作主张将成绩削减为1艘重巡洋舰、1艘驱逐舰和9艘运输船沉没,3艘轻巡洋舰和2艘不明型号船只遭到重创。实际上美军仅损失1艘运输船,另有1艘驱逐舰遭重创。

  让美国人颇感庆幸的是,空袭中日机只知道攻击美军舰船,对海滩上防御薄弱、堆积如山的物资视而不见。如果他们能在那里投下哪怕仅仅一颗丨炸丨弹,诱发的爆炸或大火将完全毁掉那些重要的弹药和补给,陆战一师将陷入缺粮少弹的尴尬境地。
  日期:2018-06-06 22:06:34
  (正文)
  夜幕降临,美军的登陆作战渐趋平息。据弗莱彻所知,海军陆战队已拿下了预期所有目标。登陆船队先后遭遇日军三轮空袭,得到的帮助却少得可怜。考虑到美军空地协同刚刚起步且通讯不畅,如此表现也算是差强人意。唯一值得庆幸的是,航母舰队至今未遭攻击。考虑到日机具有出色的长途奔袭能力,这就更加令人惊讶。金凯德后来回忆说,“在瓜岛以南作战期间,我们没道理指望日军搜索机找不到我们。我们的位置怎么看都很明显,但这样的情况就是发生了。期间日本潜艇也没来找我们的麻烦。”

  美军更多关注了空中和水下,殊不知此时一支日军水面部队正在向战场不断逼近,那正是三川亲自领衔的突袭舰队。要说在之前的战斗中三川已经多次露脸,这次以第八舰队司令官之尊亲自挂帅出征,多年的媳妇熬成婆,以前的龙套现在成了不折不扣的男一号。1988年8月29日三川出生于广岛县,1910年7月毕业于“海兵”第38期,1924年11月从“海大”第22期毕业。他曾短期出任日本驻法使馆海军武官,长年在多艘驱逐舰、巡洋舰、战列舰上服役,担任过重巡洋舰“青叶”号、“鸟海”号、战列舰“雾岛”号舰长,和南云一样是联合舰队颇具盛名的鱼雷战专家。1940年11月三川晋升海军中将,作为第三战队司令官参加了著名的偷袭珍珠港之役。1942年7月14日日军重建第八舰队,三川有幸成为该舰队的司令官。三川运气一向很好,在日本海军中有“福将”之称。

  海上航行的三川舰队有效避开了众多澳大利亚海岸观察哨。但如果有足够警觉,盟军后来的“萨沃岛惨败”还是完全有可能避免的。7日下午,美军一架B-17发现了正在拉包尔水域集结的4艘军舰。但此地距离瓜岛尚远,作为日军重要海军基地的拉包尔经常有正常的兵力调动,日舰的集结并未引起美军的充分重视。当晚在圣乔治亚角,三川与五藤少将从卡维恩南下的4艘重巡洋舰顺利汇合,8艘战舰排成一路纵队高速南下。

  当行驶至圣乔治海峡口时,高速航行的三川舰队差点撞上了已在那里潜伏了许久的美军潜艇“S-38”号。当时这艘美军潜艇几乎贴着日军舰队,舰队行驶激起的巨浪导致“S-38”号左右摆动,加上距离太近美国人无法发射鱼雷。但艇长HG曼森少校还是及时发出了警报:“在圣乔治角以西8海里处发现敌军2艘驱逐舰、3艘不明舰种的大舰高速经过,航向140度。”此处距瓜岛尚有800公里,同样未引起足够的重视。

  8日拂晓,三川舰队驶抵布干维尔岛。10时20分和11时10分,从米尔恩湾起飞的澳大利亚皇家空军两架“哈德逊式”侦察机先后发现了三川舰队。前一架飞机在与基地联系无果后提前返航。由于发现日军时重巡洋舰正在回收侦察机,飞行员将日军舰队编成错报为2艘水上飞机供应舰、3艘巡洋舰和3艘驱逐舰。第二架飞机的飞行员可能是初出茅庐,竟然认为需要保持无线电静默,到下午15时返回基地才汇报说,“发现敌军2艘重巡洋舰、2艘轻巡洋舰和1艘无法判定类型的舰只”。两份报告分别在晚上18时45分和21时30分才送达特纳手中。此时夜幕降临,特纳已来不及派出侦察机进行核实。

  特纳深知登陆编队是日军突袭的首要目标。如果日军水面舰艇前来偷袭,所选航道无疑是刚刚提到的“槽海”。8日下午,他要求麦凯恩加派一架侦察机沿槽海侦察,发现敌情立即上报。由于气候恶劣,这架飞机未飞完航程就提前返航了,飞行员并未报告这一情况。特纳认为,既然没有消息上报就意味着没有敌情,同时也就放松了警惕。美军另一大情报来源是对日军往来电讯的破译。由于联合舰队刚刚启用了一套新的密码系统,导致夏威夷的H站和墨尔本的C站在短时间内均无能为力。加之三川在航行中严格实施无线电静默,两个情报站均未侦听到日舰出击的任何信息。盟军上下对不断逼近的致命威胁依然是一无所知。

  三川同样发现了空中的盟军侦察机。他认为此处距离瓜岛尚远,敌军不一定据此准确判断出自己的战术意图。因此索性豁出去,率领舰队向所罗门群岛中间那条狭窄的水道也就是通常所说的“槽海”继续前进。
  虽然说起话来轻声细语,相貌举止看上去也稍显柔弱,但三川无疑是山本手下一位智勇兼备的猛将。下午16时,三川下令5艘重巡洋舰各弹射一架水上飞机,对瓜岛附近海域实施全面搜索,确认美军登陆船队、护航舰只的准确位置。瓜岛周边并无盟军机场,之前拉包尔陆基攻击机遭遇拦截损失惨重的事实表明,瓜岛水域肯定有美军航母的存在,制空权无疑在敌军手中—三川当然不知道等打架时弗莱彻的航母舰队已经撤离了瓜岛水域。三川决定以己之长攻敌之短,充分发挥日军擅长夜战的优势发起暗夜突袭,一击致命,然后快速脱离战场。

  搜索机很快发挥了侦查报告:萨沃岛附近发现敌18艘运输舰、6艘巡洋舰、19艘驱逐舰和1艘战列舰,“航空母舰去向不明”。敌军似乎兵分两路—主力在瓜岛隆加外海,余部则守卫图拉吉。
  三川清楚美军航母就在附近,这个“去向不明”让他有点不寒而栗。这就意味着无论当晚夜战结果如何,舰队第二天返航时势必遭到敌军舰载机的猛烈打击。开弓没有回头箭,三川现在也只有硬着头皮冲下去了。“鸟海”号舰桥上笼罩着一种悲壮的气氛,只有被称作“海军辻政信”的神大佐轻松自如,“告诉你们,这一仗我们只赢不输。第八舰队在8月8日出击本身就是大吉大利”。和渊田一样,曾在日本驻德使馆担任过海军助理武官的神大佐也是希特勒的铁杆粉丝,留着“元首”一样的两撇小胡子。

  侦察机的报告同时说明了另一事实,盟军登陆兵力实力雄厚。身后那3艘运兵船上519名海军特别陆战队员如果去了,只有全军覆没的份儿。于是三川下令船队调头返回拉包尔。返航途中,“明阳丸”被之前发现三川舰队的美军潜艇“S-38”号发射鱼雷击沉,373名陆战队员随船葬身海底。
  三川判断,舰队应该在午夜前后逼近敌舰,参战的8艘军舰从未在一起训练过,作战命令必须简单明了。16时40分,“鸟海”号通过灯光信号发布作战计划:“我等将从萨沃岛以南进入,用鱼雷攻击停泊在瓜岛之前的敌舰主力。之后转向图拉吉地区,用火炮和鱼雷攻击敌方。随后从萨沃岛以北撤出。”敌我识别信号为日舰舰桥两侧悬挂白布。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