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626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陆振阳似乎对此毫不意外,等那人回去之后,他淡然开口问道,“里面情况如何?”
  这天师头上牛角铜冠显然是从早先那传承门内得到的宝物,从战神山下蚩尤雕像来看,多半便是蚩尤头上那副牛角铜冠。能被远古战神蚩尤带在头顶之物,绝非凡品,比之陆振阳手里那把蚩尤战斧,恐怕也不遑多让。
  只是得到这神异宝物之后,这天师面对陆振阳,却依旧恭谨到了极点,跟早先态度并无半分不同,听到问询,便忙躬身答道,“我进去之后,推开一扇门,只看到一张血色长案,上方摆着这牛角铜冠,我便将其拿起,戴在了头上,等再次恢复意识之时,人便回到了那高台上。”
  他言简意赅的说完了自己的经历,简单到了极点。只是听完之后,王灿等人眉头不约而同的全部拧紧。
  很明显,这血色传承门内的情形跟我们之前的判断完全不同。包括我在内,都以为传承门是一个夺取传承的机会,毕竟蚩尤传承只有一个。但从这人叙述来看,这六个血色传承门背后,很有可能是蚩尤传承中的六种东西,或是法器,或是功法等。想得到什么只能靠运气。
  正思忖间。陆振阳有了动作。他依旧没着急自己进去,反而是伸手一指第二个传承门,对那已经得到了牛角铜冠的天师道,“你试试还能不能进去第二个。”
  听到他这话,我们心里猛地都是一紧,瞬间明白了他的意思。
  陆振阳当然不是想让那个天师独占两分,他是在实验,同一人能不能进两次门。如果能进去,那么很显然,剩下的四个传承门,我们谁也别想再沾染!
  我倒还好,王灿等人面色却是差到了极点。他们千里迢迢为这传承而来,到最后却两手空空,任谁都无法接受。
  只是此时形势比人强,依靠王灿手里那神异短剑法器。我们也只能做到勉强保命,谁也没能力去跟陆振阳争抢,所有人只能眼睁睁的看着。
  那天师领命之后,再次回到高台,抬脚便往第二个门走去。
  所幸的是,此人一脚踏出,并未进门,而是触碰到了什么屏障一般,无法再前行一步。接下来,任凭他如何发力,那面前血门都无法突破。见状,我们众人都松了口气,只要同一人不能多次进入,陆振阳就无法强占全部,我们众人都有机会。

  陆振阳对那天师招了招手,将其唤回,然后转头对着我们众人开口道,“传承门尚余五座,我这里只有两人,剩余三座归你们。”
  他完全一副命令的语气,半分也没有跟我们客气。但听到这话,所有人还是松了口气。虽说跟王灿一开始设想的四座门有所出入,但此时境况下,这已经是极好的结果了。
  只是如此一来,我们四人之中,必须再舍去一人。
  略作犹豫之后,我便准备主动放弃。王灿前后多次救我,恩情不能不顾。胖子父子与我的感情极深,我也不好跟他们争抢,再加上我本身对这蚩尤传承就持着可有可无的态度,主动放弃对我来说也无所谓。
  正欲开口,林阿成却抢先一步说道,“我一把年纪了,便是进去得了传承又能如何?还是你们三个年轻人进去吧,我放弃。”
  似乎王灿心里也抱着这个态度,他刚说完,王灿便点点头道,“此言有理,就这么办,咱们三人一起进去!”
  我一愣神,本欲再退让,但王灿已经举步向前,林阿成更是干脆转头,往阿福、阿寿两人那边走去,我跟胖子对视了一眼,还是一起跟着王灿往高台去了。
  理智来说,林阿成的话其实很有道理,他年龄大了,而且修为在我们几人中是最低的,便是得了蚩尤传承,也无非是过度一下,将其传承给胖子而已。此时情况下,他退出是最明智的选择。
  我都能想明白的道理。林阿成人生几十载的阅历自然也看的明白,所以他做选择之时才能毫不犹豫。
  林阿成退出,接下来便再无阻挠,我们三人一起举步,来到高台之前。
  本来我们计划是要一起进入的,但真正走到这传承门前,看着门上那吞吐缭绕的血色,彼此心里却又打起了鼓。
  尽管陆振阳手下那天师已经说过门内境况,可谁也不能保证每个门内的情况一致,也无法保证其内是否藏有凶险。再者说来,这些传承门自那解卦而起,解卦六爻,二阳四阴,门内东西自不相同,究竟该选哪个门,却也颇费思量。于是我们一时之间拿不定主意,站在高台之下踟蹰不前。
  此时王灿忽然开口对我说道,“周易,以我之见,不如我们还是分开进去吧,门内祸福未知。不能一起折在里面,分开进入,一旦遇险,也能有个照应,你看如何?”

  听了他的话,我眉头却是一皱。本来说一起进去,便是怕陆振阳借王灿进去之时对我动手。若是分开进入,如何提防陆振阳?
  我还未开口,王灿似是看出了我的心思,摇头笑道,“你不用担心陆振阳,我进去之时,那件传承防护法器,自会交于你手,借你暂时使用,他不能动你分毫,你且放心。”
  我一愣,那件法器能抵挡得住陆振阳手中蚩尤斧,说是绝世奇珍也不为过,王灿就这么放心的交给了我?
  我反倒有些不好意思,忙摇头道,“你还是交给阿福吧,只要能暂时护住我便可,此物太过贵重,王兄还是谨慎一些为妙。”
  王灿却是哈哈一笑,“我九鼎家族同气连枝,这是祖宗传下来的话语,我还能信不过你?”
  他这话让我心底涌生出几分羞愧。所谓“九鼎家族”,一直都是王灿和胖子父子在说,至于我,今天之前根本就没听过这个说法,而且我心里也明白,我根本不是什么九鼎家族之人,默认王灿的说法,不过是方便自己行事而已。
  只是此时此刻,也并非坦陈心迹的时候,我张了张嘴,最终还是沉默下来。
  王灿此时已将那把黑色短剑拿了出来,递到我的手中,同时还低声对我说道,“此剑名清虚。乃是我王屋洞天至宝。阿福虽是王家之人,修行道法却与我王家子弟不同,而这法器,只有我九鼎家族之人动用巫炁,方能驱驭。虽不知晓你为何巫道双修,但你须记得,动用此剑时。必以巫炁驭剑方可。”
  我猛地一下抬起了头。王灿话里的意思,王家修行的也是巫炁?所谓“九鼎家族”,修行的都是巫炁?

  是了,当初二次去火神庙时,我便听杨仕龙提过,林阿成虽只有识曜初期修为,但周身气息却极古怪。似乎非常克制道炁。当时我还未所觉,此时回想起来,却顿时明白了,林阿成所修习的,也是巫炁!
  自见到王灿众人,除了后面动用这把清虚剑之外,其他都是阿福等人出手。我并未察觉到巫炁波动,直到此刻方才知晓这个消息。一时之间,我心里有些恍然。
  曾经我一直觉得自己非常孤独,举世之大,除了一个神秘的南宫之外,竟无一人跟我一样修习巫炁,而且巫炁还为整个玄学界不容,这种感觉,仿佛自己是天煞孤星一般,此时知晓这个消息,莫名有种找到了组织的感觉,抬头再看王灿之时,只觉得亲近了许多,仿若家人。
  日期:2017-06-19 07:5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