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68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夏愔愔一呆,眼角就抽搐了一下,干笑道:“萧先生这名字……倒是别致。”

  “哎呀!愔愔,你别听这家伙瞎说,”董初瑶囧的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赶紧解释道,“他叫萧晋,两晋的晋。”
  “啊?原来你知道我真名是什么啊!”萧晋一脸委屈的看着她说,“听你整天狗蛋哥狗蛋哥的,我还以为你不知道呢!”
  “去你的!”董初瑶娇笑着轻踹了他一下,说,“狗蛋是只有我才能叫的,别人不许!”
  “这你就太不讲理了,名字是我的,凭什么……啊啊啊……我准了,只有你能叫,姑奶奶快松手!”
  “哼!”董初瑶得意的松开了他胳膊上的软肉,转过脸就见夏愔愔正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俏脸不由微微一红。

  “瑶瑶,你这保密工作做得可真厉害啊!”夏愔愔说,“本以为你们刚认识不久,现在看你们感情这么深厚,估计少说也得两三个月了吧?!”
  董初瑶表情一僵,就摆摆手道:“这个回头再说,对了,狗蛋哥,愔愔就是今天的小寿星,我本来是给她打电话让她来救我们的,没想到事情那么简单就解决了。”
  “是嘛!那真是麻烦夏小姐了。”
  萧晋说着,就从兜里掏出一个便签本和一支笔,边写着什么边继续又道:“事发突然,来不及准备什么,就拿这个当做给夏小姐的谢礼和生日礼物吧!”
  夏愔愔莫名其妙的接过萧晋递来的便签纸,见上面密密麻麻写了几行小字,字迹虽不工整,但笔画苍劲,很好看,凑近了仔细一瞅,不由诧异道:“这……这是药方?”
  萧晋点头:“是的,首先要跟夏小姐说声抱歉,刚才跟你握手的时候,我习惯性的为你把了把脉,发现你身体湿热过甚。
  想来夏小姐最近一段时间应该饱受喉咙发干,胃部饱胀和白……呃,神疲乏力的困扰,这剂药方正对你的症状,回去后照方抓药,喝上一周,差不多就可以了。”
  夏愔愔听的瞠目结舌,脸也有点泛红,因为萧晋刚刚说了一个“白”字顿住了,她知道,他其实想说的是白带异常。
  “谢谢萧先生,没想到你还是一位厉害的中医,这是我今天收到的最有意义的生日礼物了。”
  心上人得到了挚友的承认和夸奖,董初瑶自然与有荣焉,笑眯眯的接口道:“愔愔,你回去后一定要按方喝药哦!你别看萧晋年轻,他的医术真的很厉害,我姐姐的寒病你知道吧?!十几年了都没找到好的治疗办法,他只用推拿和针灸就能治好呢!”
  “好好好,谨遵安小主懿旨,回去后我一定按时按量的吃,这总行了吧?!”夏愔愔宠溺的捏捏董初瑶的小圆脸,揶揄道:“就没见过这么当面夸自家男人的,你也不知羞?”

  “我的男朋友,我为什么不能夸?”
  董初瑶小脸红着,话依然说的很大方,同时,也说的萧晋浑身哆嗦。
  “瞧你脸皮厚的!”夏愔愔无语的摇摇头,然后低头看看腕表,又道:“时间不早了,咱们就别在这里站着了,回酒吧再聊吧!”
  “抱歉!”萧晋道,“我还有点事,就不去了,祝你生日快乐。”
  夏愔愔眨眨眼,目光看向董初瑶,就见女孩儿点了点头,说:“他确实有事,愔愔你先回去吧!我先送他,然后再去酒吧找你们。”
  说完,女孩儿就跑向了不远处自己车所停的地方。
  “萧先生,我有一个问题,不知道该不该问。”等董初瑶离得远了,夏愔愔开口道。
  “请说。”
  “你不喜欢瑶瑶?”
  萧晋神色凝住。他能看出夏愔愔是个做事风格很直接的女孩儿,但没想到她会这么犀利。
  笑了笑,他说:“瑶瑶既漂亮又可爱,家世也好,我似乎并没有理由不喜欢她。”
  夏愔愔深深看了他一眼,淡淡一笑,说:“这样啊!不好意思,可能是我感觉错了吧!瑶瑶是个好姑娘,没人会愿意看到她受到丁点伤害,想来,萧先生也是这么想的。”

  萧晋转头望向正在发动车子的董初瑶,叹了口气,说:“我就是想得太多了。”
  夏愔愔眉毛高高挑起,正要再问点什么,见董初瑶开始把车往这边开,就改口道:“萧先生现在也算是我的医生了,方便留个电话吗?”
  萧晋想了想,就把自己的号码报了出来。
  夏愔愔并没有往手机里记,只是点点头,就转身坐进车里,然后降下车窗,对已经开过来车的董初瑶笑道:“瑶瑶,那我就先去酒吧了,你可不能有异性没人性,要早点过去哦!”
  “知道啦!啰哩啰嗦的,赶紧走吧!”董初瑶撅嘴回应道。
  夏愔愔又看了眼萧晋,发动引擎离开。
  去酒店的路上,董初瑶简单介绍了一下夏愔愔,萧晋这才知道,那女孩儿竟然是华夏个人财富排名第五的富豪、凝海实业创始人、夏凝海的独生女儿。
  果然虎父无犬女,据说那夏凝海是渔民出身,却拥有着常人难以企及的精准眼光,投资从未失手,短短十几年间就创下了一大片商业帝国,夏愔愔作为他的独生女,拥有犀利毒辣的眼界和风格,一点都不奇怪。
  “愔愔是我从初中一直到大学的同学,也是我最好的朋友,你以后在人家面前正经一点,要是被她取笑了,我会很没面子的。”董初瑶一边开车,一边絮絮叨叨的埋怨道。

  “我刚才还不够正经吗?”萧晋莫名其妙的问。
  “会自我介绍叫萧狗蛋,你还有脸说正经?”
  萧晋哈哈大笑起来。
  不一会儿,他所住的酒店到了,临下车前犹豫片刻,还是回头问道:“瑶瑶,你这么大张旗鼓的在朋友面前断掉自己的后路,真的好吗?”
  董初瑶怔了怔,随即便歪着脑袋反问:“有什么不好的?就算将来我后悔了,估计也是会去找愔愔大哭一场,这没什么大不了的。”
  萧晋咂吧咂吧嘴,一脸头疼下车道:“我真是拿你的一根筋一点办法都没有,算了,你爱咋地咋地吧!反正里外里都是我占便宜,只希望你哪天被我给气急了,别拿刀子捅我就行。”
  董初瑶咬了咬下唇,追问道:“你到底喜欢什么样的女人?”
  “我喜欢花点钱就能摆平,不用让我负任何责任的女人。”萧晋头都不回的说。
  当晚,田新桐下班回到家的时候,钟表时针已经走到了十一点,母亲沈妤娴还没有休息,听见她的动静,就放下手里的医书走出书房,怜惜的问:“怎么这么晚才回来?吃饭了吗?”
  “在单位吃了,”田新桐换好鞋,一头倒在沙发里,疲惫道,“快下班的时候接了个案子,一直处理到九点多,完事儿再整理整理卷宗,就到了现在。”
  沈妤娴在沙发上坐下,搬起女儿的头放在大腿上,轻轻的为她揉捏着,口中却埋怨道:“早就跟你说过,女孩子家家的做点什么不好,非要去当什么丨警丨察,这种既伤神又伤体的工作,哪里是女人家适合干的呢?”
  不让当丨警丨察这事儿,田新桐早就听的耳朵里起茧子了,烦躁的正打算回自己房间,忽然想起了什么,就坐起身问道:“妈,你也是学中医的,听没听说过有人仅凭针灸针刺一下,就可以改变别人的身体属性,让那人对习以为常的东西产生剧烈的不适或过敏反应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