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沉沦》
第1137节

作者: 听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既然做了,就彻底些。这也是月雯的性格,唯有这种决绝的人,做事才有可能成功。
  赵贵名知趣地站起来告辞,肖建海不知道要说什么才好,脸阴黑着,勉强给赵贵名挤出一点笑,说,“女人疯起来,什么话都乱说。”算是给赵贵名一种交待。只是心里也知道,之前他和月雯之间的关系,赵贵名早就看到了,再怎么分说只是表面而已。
  赵贵名哼哼地表示下,没有具体说什么。
  等赵贵名离开后,肖建海坐在包间里,有种将桌子掀翻的冲动。可知道这样的问题无法解决,要不要给赵贵名送一两万去封口?那这个疯女人这边又该怎么处理?给赵贵名送两万去,或许能够封口,或许,他拿到钱后更坐实了自己的所为。
  真不知道,怎么会遇上这样棘手的事。
  肖建海还没有做出决策,包间的门开了,月雯带着另一个女人进来。这个女子肖建海也认得,他在她身上好几次发泄过,如今见面处于这样的立场,肖建海也是无话说出来。看着面色沉静的月雯不说话,此时说什么都不利,唯有等见到女人的底牌后,才好决策应对。
  月雯看着肖建海,见他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心里也在感叹。这些当官的人无耻到这种地步,这个人的性子也足见到了。
  “你自己看看吧。”月雯说,身边的女人走上前,给肖建海一沓票据。肖建海接过来,厚厚的一叠,心里想这疯女人果然这样,心里更气,拿住那叠票据死力一扯,却没有撕开。
  “撕了再要票据那是要交税金的,想要多少都有。”月雯冷冷地说,男人的举动让她更壮胆些。
  “你想怎么样。”肖建海说,面对一个不可理喻的女人,真不知道要怎么好。此时,还是想着先安抚下来,之后慢慢找她算帐。

  “我一个小老百姓只是给人欺侮,还能怎么的?半坡亭也知道规矩,但却不能任由人往死路上逼。大不了鱼死网破,我也是有心里准备的。这些账单你自己看看,很清楚,自己结算还是让我叫人到市委去结算?市委林挺书记没有见过,但他的大名还是听说的。当然,半坡亭只是想做好自己的生意,老百姓要讨一口饭吃不容易,你这个官老爷不为难我们,半坡亭也不是乱来的人。”月雯将半坡亭的态度摆明了,让肖建海也无法决定怎么做。真要拿这些东西找林挺,他不能将自己怎么样,但给省里汇报,他肯定很乐意吧。

  手里一叠票据会写着些什么,肖建海也没有心思去细看,栽在这样一个疯女人身上才叫让人郁闷难受。
  “既然你这样说,那就这样办吧,过两天,让人给你送钱来。”肖建海说,不管怎么样,先出来半坡亭再说,面对这个疯女人,确实有些受不了的感觉。
  月雯也不会将肖建海逼急了,等肖建海离开心头也是纷乱着,半坡亭今后的命运会是怎么样的?只要是多次想与市政府那边的人联系,都没有任何回应。就连何磊都没有给任何答复。
  肖建海坐在车上,大脑里一片空白。身上带着的那叠票据,犹如炙红的铁块,肖建海不知道要怎么办?半坡亭有没有将自己的账单统计出来?要是让赵弘坤来统计,或自己来统计,那更是打击了。

  忙起来日子真不知到有多快,转眼到深秋了。
  李秀梅期间又给杨秀峰体过两回,说是要他争取尽早到医院去检查,既然决定要去,还是早一些对最后结果更有利些。杨秀峰也有这样的想法,只是工作上的事情给缠着,意识难以成行。来回至少要三天吧,据说哪怕医院就医都要很早就排队。
  李秀梅将那边的情况打探的不少,说是医院附近有不少居民办有住宿处,这些人除了住宿外,还会给客人开三餐,客人要到医院去就治、检查,店家早上三点甚至通宵都会去给客人排队,这一句形成一个供销产业链。说是医托,他们却只是要客人到他们那里住宿,费用还不高,一个人一天吃住都总费用在一百元样子,如果要住单间,或许到一百二与一百六之间,同样将一天三餐费用包括在里面。这些人家这样做,主要是针对远来的客人一般都要重复就医,时间长。特别是对女方的治疗,往往要几个月甚至更长的时间,每一个月要到医院一周或十天,住这样的民家房开支会少多了。

  而这些店家,由于长时间做这一行,对医院的情况,甚至客人的一般情况,也能够提供较为准确的就医指导,知道那段时间该做什么样的检查,检查的单子或片子也能帮客人参考。当然,最为方便客人的,还是店家早早起来帮客人到医院排队挂号,客人可估计时间再过去,或排队时要轮到了,打电话叫客人过去挂号。
  杨秀峰也觉得这样的店家确实不错,或许住所地条件少次些,但图的是方便。到医院去目的是就医而不是享受,这样的店家,确实为客人着想了。要李秀梅先联系一家,今后能够抽出时间了,直接过去就成。
  省里相对而言比较平静,周诚进步和徐燕萍调到省里都没有引发什么太多的波澜。也说明目前而言在省里和京城的意志下,能够有效地掌控着柳省的大局。对于这一点,杨秀峰觉得要抓紧时机,将南方市和柳市两方面的建设工作做上去,将两市的经济底子打牢,在人事安排上也要做好准备。
  省里有周诚在坐镇主导人事工作的调整,对南方市和柳市说来也不会有多少意外。柳市那边,刘君茂虽说开拓不足,但却能够很好地将徐燕萍的意志执行下去,是那种守成类型的人。而他对徐燕萍之前做好的规划,从内心里认同,认为自己不会有更好的想法超过了领导。就刘君茂而言,到市长的位子上,心里也没有多少奢望,就想着跟定老领导身后,平平安安地走完自己任期里的时光,之后省里或许会看到自己的成绩,在临退下来前,给一个补偿性的副部级就最完美的结果了。

  市委书记到柳市后,很快就感觉到那种慎密的布局,以及这种布局给他无法施展、无法掌控的局面。其他领导虽对他尊重,但对市里的经济建设工作、人事问题,似乎都是有制度有规划可循可依的,想要打破这种,一时间没有这样的发言权。一把手的权威高不高,主要是看对局面是不是掌控得好,柳市整个经济建设工作,都没有人到书记那边去回报,而都是市政府那边在负责。职责明确,是柳市人事改革的主要论调之一,要是乱回报,在考评中也会给表现出来,一些到本人最终的评定等次。这些评定会公示出来,让所有人看到,对结果诡异者的影响力不是一般的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