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622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好啊,北京可能还要过几天,最近一两天我可能去趟省里,到时去你那里绕个弯。”
  几天后,政府预留的那块地皮举行了公开招标仪式,吴冠奇没有来投标,由于一开始规则定的很高,招标仪式准备的太仓促,又是临近春节,此次招标活动竟然没有一家企业合格,最终导致第一次招标会流标。俞老板也因为某些环节不合格,没有中标。
  彭长宜从锦安回来后,对政府预留地块招标的事就不再过问了,完全由朱国庆负责。
  据说,投标仪式结束后,朱国庆连夜就去了锦安,第二天就召集有关人员开会,重新审议投标规则。彭长宜没有再去过问这事,因为马上就该过年了,他有许多事情要办。
  这天,他接到了荣曼的电话,这个电话让他多少有些意外,因为,自从元旦前在北京公交公司那次年会后,彭长宜就没有和荣曼单独联系过,就是在公开场合见面也很少,因为开始他毫不隐晦自己的态度,荣曼给他打过两次电话,他没有接。这就等于告诉了荣曼他的态度。
  好在荣曼是个聪明的女人,知道了彭长宜的态度后,也没有硬贴上来,也在有意避开和他公开见面的场合。
  显然,眼下快过年的这个电话是有些内容的,彭长宜想了想还是接了。
  荣曼说道:“彭书记,你好,我是荣曼。”

  她一副公事公办的口气,没有丝毫的感情因素,彭长宜知道,她是故意要的这个效果。
  不过,彭长宜并不反感荣曼的这种态度,相反他认为很好:“请问荣总找我有事吗?”
  “没事就不能找你了吗?”
  两句话荣曼就露了底。

  彭长宜皱了一下眉,说道:“如果没事的话我就挂了,因为马上要开会。”
  荣曼碰了钉子,赶紧改口说道:“有事,不大,我的助理去市委了,他带去了我对领导们的一点心意,感谢领导们对我的关怀和照顾。”
  “不用,不用,我不用,我没有为你们做什么,而且现在企业很不好搞,别弄这个了,好好做企业吧,企业做好了,就是对我们最大的回馈。”
  “谢谢,谢谢彭书记这么体贴我们企业,就是一点小意思,请您一定要笑纳。”
  “我说了我不用,我一会马上出去开会,你让他回去吧。”

  “我明白了,看来是彭书记挑理了,那好吧,改天我亲自单独登门道谢。”
  “我不是这个意思,企业都不容易,还是不要这样搞,你这样会把大家惯坏的。”
  “唉——”荣曼叹了一口气。
  彭长宜从这声叹息中听出她的无奈。他说:“如果有人为难你们,请向市委反映,我会过问的。”

  荣曼说道:“彭书记言重了,小曼之所以有今天,就是各级领导的大力支持和帮助的结果,怎么可能有人存心为难我们呢?我们做企业的,少了哪级领导的支持都做不起来,忘拜了哪级菩萨都不行的。”
  彭长宜从她的话里听出了弦外之音,但既然她不点破,他也不想谈论这个话题,说道:“好了,我马上有事出去。我会安排人接待你的助理。提前给你拜个年,祝你事业发达,万事如意。”
  荣曼激动地说:“小曼也祝彭书记万事如意,身体健康。”
  尽管荣曼称呼自己为小曼,尽管她的语气有些异样,但还是不失礼貌和客气,这点,彭长宜感觉到了。
  这就够了,本来都是聪明人,聪明人非常知道自己的得与失,他深信荣曼不会纠缠自己,也深信荣曼是聪明的女人。
  彭长宜听说,在这次投标中,荣曼也参加了,他不知是她自己的意愿,还是别人的意愿。彭长宜没有问过这事。

  沈芳在腊月二十六这天结婚了。
  她没有办事,只是跟那位康教练领了结婚证,和全家人吃了一顿饭,就算做结婚了。
  按说沈芳结婚了,她就不会再跟彭长宜有复婚的想法了,彭长宜应该高兴才是,可不知为什么,彭长宜心里并不轻松,他对沈芳有了一种担忧,他并不看好那个舞蹈教练。当他得知沈芳和那个舞蹈教练的事后,他让寇京海打听过这个人。
  寇京海当时就说:“既然你放不下,复婚算了。”
  彭长宜说道:“我说你怎么这么弱智啊,我想摸下那个男人的底,就是放不下吗?为了我女儿,我也要弄清楚他到底是个什么人。”
  寇京海明白了,彭长宜摸的是对方的底,这也是他区别于普通人的地方,所以,他便用心去做这事了。因为这个舞场坐落在开发区。
  两天后,寇京海就完成了任务。把调查结果告诉了彭长宜。
  原来这个人是中铁工会一名文艺干事,业余时间出来教跳舞,两次离异,有一个女儿今年考上大学,据说他两次离婚的原因都是跳舞引起的,另外还有多次的艳史,经济条件不是太好,房子早就给了前前妻,目前在单位单身宿舍住。按老百姓的话说,这不是一个能踏实过日子的男人,玩玩风花雪月倒差不多。
  彭长宜没有把他调查来的情况告诉沈芳,无论如何,他都没有理由对沈芳选定的男人说三道四。
  江帆当选后,到下边几个市县进行了为期一周的调研,由于他惦记着丁一,又是年底,他只选择了市区周边的市县,这样,便于他当天回来。
  年底,电视台也同样很忙,丁一歇了七八天后也就上班了。
  小虎被姥爷接走后,就剩下丁一一人了,江帆就和她一起在老房子住了,因为江帆的住所在重新布置。
  有的时候,江帆从下基层回来后,丁一还在单位加班,他就悄悄把车隐在角落,接她下班。
  这几天,他们就这样悄悄地过着甜蜜的同丨居丨生活。丁一没敢让跟江帆公开亮相,尽管他们只欠一纸婚约,但必要的影响还是要注意的。毕竟江帆刚刚当选。不过,已经有一小部分人知道了他们俩的关系。

  首先知道的就是肖爱国。
  江帆让肖爱国对他的主处重新布置一下,而且明确提出要温馨一些,而且江帆明确提出要一个梳妆台,这个温馨和梳妆台的寓意,无疑就是要有女主人入住了,他知道市长接下来要考虑个人问题了。
  因为市长明确表示,不要铺张,保持原貌,于是,肖爱国经过一番苦思冥想之后,把江帆的住所重新布置了一遍,简单又不失雅致,明快又不失温馨,等江帆调研结束后回来时,住所就发生了变化,原来更像个办公场所,经过简单布置,有了家的气息了,而且格调温馨了许多。
  最大变化就是卧室有了一个女人用的梳妆台,这个梳妆台边角颜色跟原来的家具是同一色系,所不同的是表面的颜色却是乳白色,尽管两种颜色对撞感很强,但搭配到一起却很和谐、自然,就连窗帘的颜色都和这个梳妆台的颜色一致,看得出,尽管没有大动干戈,但肖爱国却是着实费了一番心思。
  床上用品没换,还是江帆以前用的,他决定给丁一留着,让她自己去挑选,有助于增加她对这个“家”的感情。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