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621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彭长宜想不明白,岳筱干嘛跟他说这些,好像他回到亢州水土不服似的?好像他还没正式进入角色似的?好像他一直躺在过去的成绩薄中似的?
  他有吗?他敢吗?
  岳筱又说:“亢州,是锦安地区的老大,各项经济指标目前都排在各个市县的前头,作为一把手,一定要把注意力转移到经济建设上来,转移到招商引资上来,多谋经济兴市之略,怎样加大发展的步伐,要广开思路,要八仙过海,要集思广益,多听听同志们的想法,不要搞一言堂。”
  彭长宜听得脚底发凉。
  由于市长岳晓还有活动,这次谈话的时间并不长,但是给彭长宜的触动却太大了。
  邵愚书记的话他能接受,因为邵书记的话说的实在,贴心。但岳晓的话里分明就有了某种倾向性,有了某种歧视性,他甚至毫不忌讳曾经反对翟炳德提议他回亢州当书记的事,这件事,如果今天岳筱不说,彭长宜根本就不知道。
  看来,他丝毫不在乎他彭长宜,这也是彭长宜感到脚底发凉的原因。
  不过还好,他知道问题出在哪儿了,这总比让你受了委屈还摸不着头脑的强。

  市长批评他思想不够解放,发展的步子迈的不大,那么他这话是不是有所指?比如,朱国庆钟情的办公大楼、发电厂,还有治理开发区污染企业,还有眼下政府那块地皮。这些工作,的确和招商引资和大发展有着直接的关系,难道,他错了吗?
  彭长宜想不通。
  想不通就不想,他使劲甩了甩头。
  在回去的路上,彭长宜想起该给吴冠奇打一个电话,毕竟,组织暗中调查他,吴冠奇难逃其咎,而且邵书记丝毫不隐晦调查吴冠奇的事实,无形当中给吴冠奇造成了精神负担。
  想到这里,他给吴冠奇打了一个电话,吴冠奇接通后彭长宜说道:“贯奇,你在哪儿?”
  吴冠奇说:“我在三源,彭大书记有事吗?”
  一如既往的腔调,丝毫听不出什么异样。

  “呵呵,没什么事,就是有些想老同学了。”彭长宜不知该怎么表达自己的意思。
  “呦呵,怎么你突然变得温柔起来了,我鸡皮疙瘩都起来了,我不适应啊,你还是正常一点吧。”
  彭长宜笑了,也是,他给他打电话从来都没这样过,今天是发自内心的有些对不住他,某种程度上说,彭长宜的许多成绩,都得益于吴冠奇。
  “你这个人真贱,我正经跟你说话你起鸡皮疙瘩,非得跟你打打骂骂的你就舒服了?”
  吴冠奇笑了:“呵呵,没办法,这谁吃谁是蚂蚱拉屎——一定(腚)的,行为惯式所决定。我说,您说正事行不行,我这里正忙,正在哄孩子。”
  果然,电话里传出乱糟糟的声音。
  “你哄什么孩子呀,羿楠呐?”
  “去医院例行检查去了。”
  彭长宜想起来,吴冠奇上次就说羿楠又怀孕,他就说:“好了,那你先忙,有时间再说。”说着,就挂了电话。
  不想,他刚挂了电话,吴冠奇的电话就又打了过来。
  “嗨嗨嗨,你这人真是差劲,你搅了我享受天伦之乐的幸福时光,还口口声声说想我了,话没说两句,就挂电话了,有你这样的吗?”
  彭长宜笑了,说:“你不是忙吗?”
  吴冠奇听着他的口气似乎有些异样,就说道:“我说,你怎么了?往日跟我说话都是趾高气扬的,怎么今天这么有气无力,打不起精神的样子,而且,还出现了少有的温柔,你是不是哪儿不对劲了,我说,如果发现身体或者脑子里有不对劲的地方,尽管跟我吴大人说,我可是包治百病。”
  没想到,彭长宜跟本就没有被他的诙谐幽默所打动,而是依然很正经地说道:“贯奇,对不住你了,给你找了麻烦……”
  吴冠奇听后,没有立刻说话,他的口气也正经起来,说道:“长宜,说什么呢,要这么说首先是我对不住你,咱哥们谁怎么回事心里明白,不玩那些虚的。你是不是去锦安了?”
  彭长宜一愣,心说这个吴冠奇的确道法不浅,连他来锦安的事都知道。他说道:“你怎么知道?我怀疑你到底是在家还是在常委楼里。”
  “哈哈。”吴冠奇大笑,说道:“谢谢你别样的表扬,从这话里我知道你佩服我了。”
  “靠,我说长宜,你是不是真的受刺激了,今天怎么连笑都变得矜持了,我好为你担心啊——你在哪??”
  “我刚从常委楼里出来,快出锦安城了。”

  “哦——我明白了。”吴冠奇说。
  “你明白什么?”
  “我明白你为什么这么矜持了,是不是挨了批评?”
  “我说,你怎么什么知道?”
  彭长宜这话说的是心里话,原来有玉琼的时候,吴冠奇知道一些事情还不足为怪,但随着玉琼和翟炳德的倒霉,锦安的事,他怎么还能知道?
  “哈哈,你说这话怎么就不用脑子想想,外调你的人都到三源找过我了,凭着我吴某人的智慧,我能猜不出你到锦安去干嘛了?”
  彭长宜笑了,吴冠奇说得有理。
  “所以啊,我才跟你说了刚才那句话,对不住了——是我连累了你。”
  “呵呵,就知道你是这个原因。敢不敢绕个远儿,来我这儿呆会?”
  彭长宜说:“这倒是没有什么敢不敢的,就是这个远儿太大了。我还是在亢州等你来吧,你怎么春节前也要去北京吧,有些话我的确想跟说说。”
  吴冠奇知道彭长宜的心病,就说道:“长宜,我理解你,还是我最早劝你的那些话,别太较真。凡事必有法。你放心,老天是不能任其大树疯长到捅破天的地步,有时候,你逆势而为,会费力不讨好,索性就等它自己顶破浓,到那个时候,你在清理就容易多了。”

  某种程度上,吴冠奇的观点和王家栋的观点有一致的地方,尽管彭长宜也明白这个道理,但就是关昊的话始终在他的心里存着:“贯奇,我知道你说的道理,这个问题我有点想通了,只是,地皮招标的事……”
  “长宜,对于咱俩而言,这两件事是一体的,是不能分而论之的,听我的话,别考虑那么多,况且当初我答应你时就说愿意做你的试验品,所以,你别不好意思。”
  “怎么会是试验品?你就冤枉我吧!”彭长宜提高了语调说:“我绝对是好心,想让你从山沟里出来,搭上房地产的早班车,谁知你竟然这样认为。”
  “哈哈,是是是,谢谢你彭大书记啦——你的情我领了,只是有人不希望我中标,你就不要强求了,以后发财的机会有的是,你到时想着我就行了。”
  从彭长宜内心来讲,因为他的关系,牵连上吴冠奇,他很是过意不去。只有他心里最清楚他们之间的关系。他不知道这次市纪委去三源找吴冠奇都问了什么,但有一点他自信的是,调查结果,不会令那些别有用心的人满意的。

  彭长宜说:“算了吧,我不会在想着你了,这件事从一开始你就腻腻歪歪,磨磨唧唧,都是让你给腻味的,不然不会这么不顺。”
  “我还真希望是你说的原因,那样的话,对你总会是没有什么威胁的。”
  彭长宜笑了,说道:“改天去北京办事,到我这里歇歇脚,我有好多话想跟你磨叨。”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