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620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听了女儿的话后,彭长宜一时不知说什么好了,感觉女儿真的是长大了。这次,轮到彭长宜叹气了……
  说来也怪,他的脑子里再次浮现出了几个女人的身影之后,那个留存心里最久远、埋藏最深的人还是丁一。昨天,他听部长说他们要在春节结婚了,晚上回到住处,他望着丁一的小字,居然有了很长时间的怅然若失。他知道自己不该有这个心理,反复问自己,你难道不是在心里一直希望他们能有今天吗?不是一直希望她跟江帆能有这个最后的归宿吗?但是,心里就是失落,就是不是滋味。想想最有资格爱丁一的只有江帆,因为他们经历了太多太多的挫折,别人是无法取代的,他最后还是在心里祝福了她。

  她终于有了温暖的怀抱,这个怀抱可以带给她安全和幸福,彭长宜没有什么可以为她担心的了,他在心里也默默地跟自己的感情告了别,他决定将自己的感情永远尘封,永远都不再开启。
  亢州政府预留的那块地皮最终还是没能在春节前举行招投标仪式,因为亢州党政一把手产生了严重分歧,至此,官司打到了市里,朱国庆跟市长岳晓告了彭长宜的状,说他跟他的同学有不清楚的权钱交易。锦安市委书记邵愚在第一时间召见了彭长宜。
  彭长宜很气愤,他义正词严地跟邵书记说道:“这个问题我不予解释,我请求纪委去调查,如果真的像组织掌握的这样,我愿意承担一切责任,如果调查我没有这样的问题,我保留自己申诉的权力。”
  邵愚书记笑了,说道:“你用得着这么义正词严的吗?如果组织上全信的话,就不找你谈话了,而是直接派纪委介入了……”
  彭长宜口气强硬地说道:“那不行,既然有人对我的行为出现了质疑,那还是请组织审计的好,再说,组织有权维护队伍成员的清白,我也有权维护我个人的清白。”
  邵愚看着他,半天说道:“怎么,还上劲了是不是?我听到这样的反应难道不该请你来问个清楚吗?”
  彭长宜见书记用的是“我”这个称呼,而不是组织,他也见好就收,故作痛苦地咧着嘴说道:“应该是应该,但是您知道吗,长宜委屈啊——”
  “受点委屈怎么了?我们干的是党的事业,是为了人民,你能要求所有的人都跟你一样吗?你能要求所有的人都理解你的所作所为吗?当这个角儿,处这个位置,谁还不受点委屈!看你没完没了的样子,能的你。”
  “我,我不是……”
  邵书记打断了他的话,说道:“这是每一个干部成长过程中遇到的正常现象,***人身正不怕影子斜,沉得住气,耐得住寂寞,受得了委屈,守得住清贫,抗得住诱惑,经得起考验,这才是久经考验的好同志,哪能刚受点委屈就大呼小叫的?”
  “对不起,刚才我太激动了,因为我很在意自己的形象和影响,所以冷不丁听到这种闲话后有点接受不了。”彭长宜说道。
  “既然在意自己的形象和影响,就不应该出现这样的传闻,无论真假,你肯定有做得不尽人意的地方。”
  “是,我接受您的批评,以后注意。”彭长宜低着头说道。

  “你能认识到就好,以后不是要注意,是要杜绝。不瞒你说,接到这样的举报后,市纪委就在第一时间内就组织了调查组,深入三源调查了你和吴冠奇的关系,也单独找过吴冠奇谈话,基本还了你的清白,但仍然要注意的是,你离开三源两年多了,为什么还要和吴冠奇扯上关系?亢州有能力有资质的企业家有的是,为什么要介绍他来亢州投资?这要引起你的深思,你这样做,不得不让别人对你的动机产生质疑,?我看别人有这样的想法很正常,如果我们的同志连这点敏感都不存在了,那说明我们这支队伍太危险了。”?邵愚书记虎着脸说道。

  彭长宜不敢再申诉什么了,事实上,在进行了自卫反击后,也达到了自己的目的,尽管挨了书记的批评,听了他的话后还是连忙点头称是。
  邵书记又说:“咱们有一部分像你这样的年轻干部,凭借自身的工作经验,取得过一定的成绩,但也显现出一些骄傲自满情绪,这是要不得的,尽管我没有发现你有这样的言行,但通过这件事也要引以为戒。”
  “是的,是的,您的话我记住了,我一定引以为戒。”彭长宜连连点头说道。
  他不知为什么,既然对他的举报已经被组织调查清楚,为什么市委书记还要亲自敲打,好像别人莫须有的举报,是自己的错误造成的?他心里有点不服气,但他不能表露出来,见好就收,懂得进退才是上策,不能一味地在市委书记面前卖弄委屈,那样,会让领导产生厌烦的。
  从邵愚书记屋里出来后,彭长宜想了想,还是来到了市长岳晓的办公室,秘书让他等会,市长正在接待客人。

  彭长宜就在秘书的办公室等。
  大概过了二十多分钟后,就听到岳晓办公室的门开了,秘书走了进去,紧接着又回来了,跟彭长宜说道:“彭书记,跟我来,时间别太长,市长马上还有个活动。”
  彭长宜点点头,就走进了岳晓的办公室,岳晓正站在办公桌后面喝水。
  彭长宜连忙走过去跟岳晓握手,然后坐在旁边的沙发上。

  岳晓的秘书给彭长宜倒了一杯水后就出去了。
  岳晓喝完水后坐下来,说道:“有事吗?”
  彭长宜说:“呵呵,我是接受批评来了。”
  岳晓一愣,随后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他看着彭长宜,说道:“我对你最早的印象是在三源,当时提你去三源的时候,我是投了赞成票的,因为你敢打硬仗,工作的确有一套,是个具有开拓精神的干部。不瞒你说,后来老翟提议你回亢州任市委书记,那个时候我是反对的。”

  彭长宜心中就是一动。
  岳筱继续说道:“我反对你的原因不是因为别的,也不是说你不能胜任,我反对的主要原因是考虑到三源刚有了起色,各方面也都纳入了正规,如果你不离开三源,在三源哪怕再呆上一届,我相信三源的变化会更大。但老翟那个脾气你们可能有所耳闻,他说出的话一般鲜有被更改的时候。”
  岳筱顿了顿接着说道:“你非常适合做山区工作,这可能和你的出身有关系,所以你能更快地融入到他们中间,受到那里的老百姓和干部的普遍拥护。一个地方有一个地方的人文特色。你适合山区的环境,未必就适合经济发达的地方,这是客观事实,不是我说你不适合亢州,是要有一个转变和适应的过程,邵书记私下就经常说,他现在还没有完全适应锦安的环境。一个干部,在他所走过的地方,总会有适应和不适应的现象,因为你不是万金油,到哪里都能适应。人,必须要认清这一点,三源的工作方式不一定适合亢州,亢州的不一定适合清平,所以,要放下身段,要从头再来,要抛开已经取得的成绩,不要躺在过去的成绩薄中,戒骄戒躁,这样才有利于开展工作。”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