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617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人防办不显山不露水,没有工作任务指标,反而还能有些正当的实惠,非常适合雯雯。王家栋岂能不知彭长宜的用意?

  彭长宜又说:“我也想让她到市直单位去,但思忖半天,还是觉得人防办最合适。”
  王家栋点点头,说道:“我没有意见,只要不给你带来什么负面影响就行。”
  “什么负面不负面的,考虑那么多没用,就是那么回事,我也算看透了。领导支持你的工作就好干,领导要是想给你掺沙子,你就是再注意影响也没用。”彭长宜不以为然地说道。
  王家栋看着他,说:“你小子是不是受到什么刺激了?”

  彭长宜笑了,说道:“真是瞒不过您的眼睛,我现在的确有点情绪。”
  于是,彭长宜就将政府那块地皮招标的事跟部长说了一遍。
  王家栋叹了一口气,说道:“我现在不能帮你什么了,不过我还是希望你能谨慎行事。早先我怎么跟你说着:仕途需要自律,官场需要智慧。这个朱国庆自从当上市长后,无论是做事还是做人,的确很高调,你跟他搭班子,需要动脑筋。他认为自己比你资格,亢州这个市委书记本来他当才合适呢,而且还当过你的直接领导,现在反过来你要直接领导他,他的心里肯定会有些不平衡,所以,你们之间的合作出现不愉快是很正常的事,关键是自己要处理好。”

  彭长宜说:“我也分析过,这些我开始就考虑到了,所以也就尽量把心放宽,凡事不要太计较,可是,有时候别人不认为你是大度,认为你是软弱可欺,就处处表现的目中无人,得寸进尺,甚至有事直接去上边汇报,这一点让人十分不舒服!”
  说到这里,彭长宜就有些气愤。
  王家栋说:“你千万别动肝火,要正确认识这个问题,换位想想,这很正常。只是这个正常是旁人认为的,你肯定不会这样认为,这就要看你自己保持一个什么心态了。”
  彭长宜有些悲观,说道:“我目前没有选择心态的权力。”
  王家栋理解他话的意思,看着他说道:“哈哈,没有那么悲观,你情绪有问题。”
  彭长宜低下头,释然地笑了一下,没有说话。
  王家栋说道:“你说了句实话,你的确没有选择心态的权力。其实细想想,我们每个人都是这样。回顾一下你走过的路程,你也该知足了,你想想,你能逆流而上,而且当初是在你跟我和樊书记靠得非常近的前提下升迁,仕途没有受到影响,已经是幸运了,比朱国庆幸运多了。当然,这里有你自身的朱国庆甚至是其他人都无法比拟的优势。但也不能不说是幸运。如今,威胁到你的因素似乎已经不存在了,可是唯物辩证法更加证明了一条真理,旧的矛盾解决了,新的矛盾自然会产生。一个人,哪能都那么顺风顺水呐,遇到挫折或者不顺心的事太正常了,如果换做我,你还该怎么样?如果换做你是范卫东、钟鸣义,甚至是翟炳德,你又该怎么样?”

  彭长宜不说话了。
  王家栋接着说道:“你现在是亢州的一家之长,好多工作用不着你亲自去干了,但你仍然不会轻松,为什么,你累在了这里。”
  王家栋用手指了指脑袋,说道:“你现在要转变角色,要由一名作战员变成指挥员,这里比不得三源,三源民风朴实,干部们也比亢州的朴实,你可以深入某个具体的工作,一竿子插到底,而且三源的领导班子是你重新组建起来的,甚至县长都是你提拔起来的,基层的领导班子也都是你重新调整过的,那里的工作环境当然是顺心顺意。但是亢州就不同了,你和朱国庆合作,本身就会产生矛盾,他会以老大自居,你在他的嘴上是尊敬的彭书记,在他的心里实则是他的小弟,无论是言谈话语还是面临的实际工作,他都会做出让你不舒服的举动,你可能会找不到被你的搭档仰慕的感觉,这个太正常了,你早就该想到,这是必然,是历史造成的这样局面。你心里不舒服,他朱国庆更不舒服。你想想,当年,你是他班子成员里的一员,可以说对他是唯马首是瞻,他在你的心目中,具有绝对的权威,这样一个老资历的人,如今却在你之下,恐怕搁谁都不会舒服。你来后,又是那么强势治污,他想上马电厂受阻,盖大楼的梦破灭……这些,都是朱国庆是心头病,所以,他不舒服,能让你舒服吗?”

  王家栋顿了顿,见彭长宜皱眉倾听,就又说道:“这个时候,他必然会付出比你多的努力,来突破你的重压,他必然会寻求上面领导的支持,如果换做你,你兴许也会……”
  听到这里,彭长宜抬起头,突然问道:“上面,包括樊书记吗?”
  王家栋说:“这个我没有和老樊探讨过,朱国庆肯定跟他有来往,你想,作为朱国庆,是不会放过老樊这样一个靠山的。不过樊书记肯定不会做不利于你们团结的事,也不会让亢州跑偏的,这一点我敢担保。至于其他人,我就不敢保证了。”
  彭长宜若有所思地点点头,他知道王家栋说的其他人是谁了。显而易见,指的是锦安的领导。锦安的领导最有资格对下边指手画脚的人无非就是书记和市长。书记邵愚很少插手地方的事,这个人做事低调,而且被基层干部们传是不作为,不干事。可是,市长岳晓就不是这样了,他热衷于地方上的一切事务,经常插手地方工作,在其它市县也有这样的先例。
  “所以,你也用不着这么灰心,遇到好的政治生态环境,你就干欢点,反之,就随遇而安一些,凡事谨慎一点没有坏处。这是我的心得,你仅作参考。”王家栋又说道。

  彭长宜说:“您说得太对了。事实上,我也很矛盾,一方面矛盾没有亮眼的政绩,一方面也怕干得多失误多,毕竟不是从前了。另一方面,还有点欲罢不能,还罢不忍的心理,我也想在亢州当个太平官,可是,我天生不是当太平官的料,还是想向以往那样,施展一下,但总感觉不知是哪儿有些不对劲,就是无法让你痛快。”
  王家栋笑了,说:“凡事不能强求,更不能盲目,再说,你现在是丨党丨委一把手,管好人事工作就是了,那些冲冲杀杀就是人家市长的事,你什么时候见过樊书记亲自抓某一些具体工作了?甚至基层干部找他汇报工作,他都得问一句,这项工作市里哪个领导分管?谁分管找谁去,即便是他听了你的报告,保证最后会有这么一句话,好了,下来我把你反应的问题,跟分管的市领导磨叨磨叨。你说说,你能做到这一点吗?”

  彭长宜笑了,摇摇头,说道:“如果我有当初樊书记那样的政治环境,我能做到,现在不敢这么放手。”
  “这不得了吗?所以,无论你以什么样的态度跟朱国庆搭班子,都要做到一点,那就是遇事不慌,不急,不上火,把心态放平和,平和处理你们之间出现的一切问题,我的意思不是让你向他屈服,而是让你冷静,冷静,再冷静。就是他骑你脖子拉屎,你都要冷静。”
  彭长宜说道:“嗯,我知道该怎么做了,您放心。”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