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616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那怎么办?”没等妹妹说完,江帆就急着问道。
  江燕说:“这种现象不是绝对的,也不是所有流过产的人都会得这个毛病,注意个人卫生,养好身体,另外,一个月之内是绝对不能在一起的,哥哥,你要注意了。”
  江帆尴尬了,说道:“你说的这些都是小儿科的常识问题,好了,挂了吧。”
  “等等。”“江燕急忙说道:“我说哥,嫂子都怀过你的孩子了,什么时候带她回家啊,还有,是不是该操办喜事了?”
  “这不是你操心的事,对了,刚才我跟你说的事,别告诉妈妈。”江帆嘱咐道。
  彭长宜这段时间倒是没有江帆那样的大起大落,不过心情也是很不舒畅。有些事,他总感到上面干预的太多。比如,政府那块地皮招标的事。

  本来他打算拖到年后,但岳市长最近一次路过亢州,谈起这块地皮,听了彭长宜的打算后,他皱了皱眉,说道:“什么事不要拖,要尽量往前赶。年后,农村创建生态文明村的活动要全面铺开,亢州是示范市县,到时你们哪还有心思考虑其它。”
  显然,岳筱是希望这块地皮尽快尘埃落定。
  本来打算年前不再安排其它事情了,过一个轻松的春节。看来不行。于是,这几天他们就开始筹划年前招标的事。
  常委会上,朱国庆反对彭长宜对外公开招标的建议,主张在亢州本地招标,理由是肥水不流外人田,意想不到的是,他的建议居然得到了半数常委的支持。

  彭长宜不得不长了个心眼,这件事没有在常委会上没有最终形成决议,下来再开专题会议研究。
  散会后,彭长宜没有在办公室呆着,他让老顾把他送到了部长家里,因为雯雯告诉他,王圆前两天回来了。
  他昨天没有去部长家,他不想打扰他们全家团聚的时间,其实,他早知道王圆会在春节前提前出狱。
  他敲门,传来了部长的声音:“谁呀?”
  彭长宜高声应道:“我,长宜。”
  “等着。”
  彭长宜在门外等了半天,才听见部长的脚步和拐棍敲击地面的声音。在组织部工作期间,彭长宜每次上班都会早到,他早已熟悉了部长的脚步声,记得他曾经教丁一如何辨别部长、樊书记和江帆的脚步声,说部长个子矮,迈的步岔就小,敦促、沉稳、自信而有力。可是如今,部长拄拐走步的声音,他听着却是这么的刺耳,陌生,以前来这个家,部长出来开门的时候很少,几乎没有,看来,今天这个家里就他一个人。

  门开了,部长拄着双拐,站在里面。
  彭长宜很奇怪,问道:“家里就您一个人?”
  “是啊,小圆和雯雯带着你阿姨去北京医院了。”部长说着,就转身往回走。
  有了刚才等开门时的感慨,彭长宜就亦步亦趋地跟在他的后面,他感觉部长的个子似乎比从前矮了,当年,这是一个多么的威风八面的组织部部长啊!
  彭长宜当年在周林的身上没少总结经验教训,这个时候,他从部长身上突然意识到了另一层意思,那就是自由。人生最基本的境界无非就是自由和健康,可是,有多少人因为这样和那样的原因失去了这两项基本的东西。
  也许是今天常委会上的影响,彭长宜内心有些沉闷,他一声不吭地跟在部长的后面走进了屋。
  到屋里后,彭长宜才问道:“阿姨不好吗?”
  王家栋说了一声:“有点。”
  彭长宜四下看了一眼,说道:“王子奇也去了?”

  “去了,这个家伙,见他爸爸后就粘上了,离不开了,我死乞白赖说让他在家陪我玩,他死活不干。白眼狼。”说到孙子,王家栋的脸上有了笑容。
  彭长宜坐下。
  王家栋问道:“这不晌不夜的你不上班来干嘛?”
  彭长宜笑了,说道:“不想在办公室呆着,前天就听雯雯说小圆回来了,我也正好想出来散散心。”
  王家栋说:“是啊,他回来后,本想走动走动,可听说了他妈妈的情况后,不放心,执意今天要带他妈去北京复查。”
  “哦,怎么去的?”
  “唉,我正想这事呢,是北京的朋友接他来了。”王家栋叹了一口气。
  彭长宜说道:“北京的朋友?是原来的生意伙伴还是……”彭长宜本来想说“狱友”,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王家栋明白彭长宜话的意思,说道:“是原来他开公司的那些老朋友,一直没断了联系,去南方看过他几次,这次小圆出来后,他们准备还让他跟他们干,我不同意,他现在不同于从前了,有媳妇有孩儿的了,如果还想做生意的话,还是守家在地的好,如今这社会,随便干点什么也饿不死。”

  彭长宜点点头,他理解部长的心思。说:“那就把酒店和宾馆收回来,接着开。”
  王家栋又叹了一口气,说道:“唉,也不好干了,你要知道,在家门口干,我们现在这个样子,也是不好干。但如果他要是去北京干,我和雯雯都够不着他,再有,好不容易团聚了,我不想再让他们小两口分开,别看小圆入狱雯雯能等他,如果小圆要是再有个什么闪失的话,雯雯未必迁就他了,这是我做老人的私心。”
  “您放心,在咱们家门口干也没事,没人敢欺负他。”彭长宜坚定地说道。
  王家栋看着彭长宜,说道:“我也是这么想的,家门口有你撑着,合法经营,肯定没有人找他麻烦,所以才不同意他出去干。”
  “嗯,您说得有道理,您和阿姨身体不好,孩子也该上幼儿园了,对了,您还让王子奇跟着您啊,是不是该撒手了?”
  “是啊,该撒手了,过了年就让他当插班生,雯雯已经跟中铁幼儿园的园长说好了。”
  “为什么去中直单位的幼儿园,干嘛不上咱们的市一幼?”
  “这也是我迟迟不让王子奇上幼儿园的原因,王子奇一直跟着我,没有接触到社会上的孩子,我怕他过早上幼儿园,尤其是咱们本地的幼儿园,对孩子有不好的影响,我在家给他们带到现在,也不比幼儿园的差,就是想等小圆回来送他去幼儿园。”
  彭长宜笑了说道:“您多虑了,考虑的太细了。”
  王家栋认真地说:“不是我多虑,事实的确如此,亢州是个小县城,国幼儿园就两个,有头有脸的孩子都集中在这两个幼儿园,尤其是一幼,我不想让孩子过早地知道他的爷爷和爸爸都是犯罪分子,这样他爸爸回来了,作为孩子,感情和心灵就有了靠山。”
  彭长宜皱了一下眉头,小声说道:“犯罪分子?说的真刺耳。”

  王家栋笑了,说道:“那是你听着刺耳,有些人可能就会把这些当笑话说给自己的孩子听。我知道我交下了一部分人,可还是得罪的人多,这个问题我心里有数。”
  彭长宜不想跟他讨论这个话题,就说道:“我还想让雯雯挪挪地方,在团委都干了七八年了,也该动动了。”
  “你准备让她去哪儿?”
  “人防办。不瞒您说,这个位置我早就想让雯雯来。我今天来也是想征求一下您的意见。”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