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615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等他回来后,丁一已经起床了。小虎还在睡。
  江帆将还在冒着热气的小笼包放在一个盘子中,又盛了一碗红枣小米粥,放在丁一面前,说道:“我看见有红枣,就放了几颗,听说红枣补血。”
  丁一见这个高大的男人,在忙前忙后地给他们张罗着早饭,她的心里荡漾起一股温情……
  江帆和丁一吃完早点,小虎醒了,丁一就去了小虎的房间里。

  江帆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打开了电视,他有看早间新闻的习惯。可是当他坐在沙发上,习惯性地双手柱在沙发上,左手似乎碰到了什么东西,他扭过头,就看到左手边沙发的缝隙中,有一张粉色的折着的纸,他抽了出来,展开。
  看着看着就感觉血往上涌,太阳穴就一阵生疼。
  原来,这就是那张小字报,是汪军和贺鹏飞送丁一去医院后,岳素芬抽出一张看了,看完后,她没有放回去,而是折好,放在了沙发坐垫下面。后来,汪军回来,就将那包东西全部带走了。
  小虎出来,看见了江帆,就高兴地裂开嘴说道:“江叔叔好,我明天就考完试了,我们是不是可以去试飞航模去了?”

  “当然。”江帆说道。
  “那太好了。”小虎说着就跑进了卫生间。
  丁一看着他,笑了一下,说道:“估计这几天夜里做梦都是试飞的事。”
  “今天上午闭幕,你们是不是下午还要开会?”丁一问道。。
  “哦,是的,我们还要开常委会。”江帆趁丁一不注意,就悄悄将那张纸折好,放进了自己兜里。

  早上,江帆跟丁一和小虎告别后,开着车,直奔阆诸宾馆。
  他来到自己的房间,关上门,又开始细心地看那张小字报,从头看到尾。
  他非常气愤,终于知道丁一为什么受了那么大的刺激了,里面的内容和措词的确太尖刻,太损了,有的有,有的没有,丁一是深爱他的,不受刺激就不是她丁一了。
  江帆不停地咬着后槽牙,他差不多琢磨出是谁干的了。
  这时,传来了敲门声,江帆把那张小字报折好,装进口袋里,开开门,是肖爱国。
  肖爱国笑容可掬地说道:“昨晚回去住了?”
  肖爱国见市长的情绪不高,便陪着小心,说道:“早饭吃了吗?”
  江帆“嗯”了一声,依然若有所思地琢磨着那份小字报。

  肖爱国感到没趣,他说道:“您要是没别的事,我就先下去了,有事您再叫我。”说着,?就要往出走。
  “等等。”江帆叫住了他。
  肖爱国站住了,江帆冲他笑了笑,说道:“老肖,坐下呆几分钟。”
  肖爱国看着这个刚刚转正的市长,感觉他似乎有什么事,就坐下了。
  江帆给他倒了一杯水,说道:“老肖啊,下来政府机关的内务工作你该琢磨一下了。”
  肖爱国点点头,他不知道市长想说什么。
  “各个科室人员搭配问题,有些科长的兼职问题,还有,找个专职秘书吧,一科工作很繁重,也很关键,科长最好不要兼职了。”
  这个问题,上次江帆就跟肖爱国说过,肖爱国也的确在用心物色市长秘书的人选问题,听他这么说,就赶忙说道:“这个,我的确用心了,现在,就有个秘书比较适合……”
  江帆打断了他的话,说道:“下来再说吧,另外,我住处的钥匙有一把在你手里还是在辛秘书手里?”
  肖爱国说:“钥匙一直在我手里,辛秘书没有。”
  肖爱国说着手就伸进了口袋里。
  江帆制止住了他,说道:“在你那里放着吧。”

  很显然,市长对辛磊不再信任,或者说,他从来都没有信任过他。
  江帆起身给肖爱国倒了一杯水,肖爱国诚惶诚恐地站起来接住了,他不解地看着江帆。
  江帆冲他笑笑,说道:“老肖啊,还有一件事要麻烦你费费脑子,我现在住的那个地方,回头你琢磨琢磨,怎么把它弄得温馨一些。”
  肖爱国愣住了,江帆住的地方,几乎是原样,因为当时时间紧迫,也加上那个地方本来就是部队装修后,没怎么住过人,装修风格肯定是适合办公的风格,要说温馨肯定达不到。
  市长要重新布置住处,而且要温馨一些?他不解地说道:“温馨?怎么个……温馨法儿,您有什么具体要求吗?”
  江帆笑了,他坐下说道:“这个吗?我目前还没一个准稿子,就是生活味儿浓一些,因为,因为我春节左右可能要结婚,目前我没有地方住,只能住在原来的地方,也不要大动干戈,就是稍加布置一下就行了。”
  肖爱国一听,眼睛就冒出了惊喜的光亮,他说道:“真的,市长,老肖先恭喜您了。”说着,他放下茶杯,双手抱拳,说道:“真是双喜临门啊!”

  江帆说道:“这个情况你目前要保密,先不要声张,婚期也没有最后确定,布置房子的事,你安排就行了,尽量少地让人知道。”
  肖爱国知道市长没有拿自己当外人,就说道:“您放心,我不会跟任何人提起的。等大会闭幕后我就安排。”
  江帆点点头,说道:“大方面不要动了,家具摆手什么的就那样了,地毯换个颜色新鲜点的,还有卧室的窗帘,你看着弄吧,会后,我要开始下去调研了,你可以利用这个时间布置。”
  “好的,我即刻安排。”
  “无论怎样布置,一定要环保,这一点切记。不搞都行,必须要保证环保没有污染。”江帆强调了自己的观点。
  肖爱国走后,江帆抬起手表看了一下,离开会还有点时间,他迫不及待地拿过电话,给妹妹江燕拨了电话。
  等妹妹接通电话后,江帆说道:“江燕,我是哥哥。”
  “哥,这么早有什么事?”
  江帆想了想措词,说道:“一般女同志流产后,多长时间能再怀孩子?”
  江燕一听就问道:“哥,你什么意思,问这个干吗?难道……”
  江帆说道:“我什么意思都没有,只是就这个问题咨询一下你这个医生,怎么了,不行啊?”

  “哈哈,行,当然行,不过你一个大男人问这个,有点不对劲?”妹妹笑着说道:“是不是我嫂子出现了状况?”
  江帆叹了口气,说道:“也就是一个月的时间,试纸都没检测出来,结果,突然流产了。”
  “啊,天,真的呀?那你怎么不提前带我这儿来,你忘了我是干什么的吗?”江燕大声说道。
  妹妹现在是他们所在的区医院妇科大夫,这次随妹夫当做特殊人才调来北京的,她的工作单位也是妹夫所在的研究所帮助联系的。
  江帆说:“忘到没忘,只是事出有因,我当时也没在现场,等我知道后都过去三天时间了。江燕,我问你,会不会落下什么后遗症?”江帆担心地说道。
  江燕一听,便不再开哥哥的玩笑了,认真地说道:“一般这种情况不会落下什么后遗症,如果宫腔里有残余物,医院会为她做清宫手术的,这种手术非常常见,你不用担心,如果说影响,有少数人以后会出现滑胎现象……”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