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监里的男狱警》
第976节

作者: 武学傲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她有心去找领导反映反应情况,可是她的性格是那种比较偏向于逆来顺受的类型,所以她也一直没有鼓起勇气。
  一直到跟我叙述这件事的时候,她还在纠结,为什么领导会突然将她调离教育科这个岗位。
  我嘴上不住的安抚,心里面却已经叹息起来。
  正是因为这一年来我们把教育科给做起来了,这才导致了今天的事情。
  要是教育科依然跟以前一样,是那种没什么人关注的边缘地带,又谁嫌的会去找她来换位置?
  对于她即将要去的九监区,她了解的也不多,只知道哪里好像不是什么好地方,所以她的内心也比较抗拒。
  即使在我的安抚下,她心中的抗拒依然没有减轻多少。
  看到她这个样子,我心中决定,还是我陪她去报道吧。
  要是放她自己去的话,还真不知道她会弄出什么乱子,有我在,我还能放心一些。

  秦科长在教育科工作了这么长时间,个人物品肯定少不了。
  按照一般的情况,应该是秦科长先去九监区报个道,教育科留下的东西,她可以慢慢来搬。
  可是...之前孙大过来的时候,却要求秦科长马上就从教育科出去,这明显就是有些强人所难了。
  我的意思是不用理会孙大她们,那就是一群疯狗,何必要在意她们叫唤声音的大小。
  可秦科长这人老实惯了,不想跟她们争这些事情,于是我们足足在屋里面收拾了半天,才将她的个人物品清理完毕。
  她的东西那么多,这一次也搬不完,于是我就交代了健壮女犯她们,帮着秦科长照看一下。
  教育科能放东西的地方简直太多了,瞒着孙大的耳目藏点东西,那难度也是不要太简单...
  健壮女犯她们对我的话当然是言听计从,我一开口,她们就满口答应,帮秦科长来照看她的个人物品。
  东西有了着落,秦科长的脸色也好看了些,我看她的状态好了点,也没犹豫,直接就带着她往九监区走去。
  该发生的事情,就要去勇敢面对,逃避是解决不了任何问题的...
  监狱的大院里面依然是空空荡荡,犯人和干警们大多窝在车间里面,忙着自己的事情,偶尔有一些人出来办事,可那零星的几个人,对于宽敞的大路来说,基本上相当于不存在。

  但即使是这样的人口密度,依然让秦科长很是紧张。
  走在路上,我发现她一直不停的在试图往我身后面躲,在遇到每个人的时候,她都会重复一遍往我身后躲藏的动作。
  我蹙了蹙眉,直接伸手握住了她的掌心。
  她的掌心有些冰凉,我的心中也不禁泛起了几分怜惜。

  我捏了捏她的手,柔声说:“不要怕,一切有我在。”
  我知道,她现在已经有点杯弓蛇影,自从她被通知调离生产科之后,那些闲言碎语就一直没有停息过。
  她的心中,应该也非常困扰吧。
  当我刚握住她的手时,她还下意识的挣脱了一下,可当我更加用力的抓握住时,她反倒是安静了下来。
  我拉着她的手,徜徉在监狱里面,我的嘴角微微翘着,心中竟是感觉到了几分静谧。
  想起来,我还从来没有跟秦科长一起手牵手散过步呢...
  其实秦科长真的想多了,在这铁丝牢笼里面,好像所有人都变得行色匆匆,麻木不仁。
  有些人从我们身边走过,甚至都没有看我们一眼。
  慢慢的,秦科长也放松了很多,那僵硬的肢体也慢慢舒缓了下来...
  我们一路往监狱的里面走去,新成立的九监区,位于整个监狱最里面的部分。
  九监区没有被分配到新建的监舍楼,而老的那些,同样没有她们的位置。
  这些被抽调出来的犯人,被安排到了监狱最角落的一座小楼里面。
  这里是好早以前的监舍楼了,那会儿监狱的宿舍也不多,犯人住的地方都是这样的,可后来监狱更新换代的速度越来越快,跟这个小楼同时期的建筑,也基本上都被拆除了,也只剩下这么一座,孤零零的保留了下来。
  这座监舍楼的外表看起来就很陈旧,墙面斑驳,有些地方还生出了些许顽强的绿色植物,看起来就跟鬼屋似的,要是晚上单独过来,没准还真有点心慌。
  我跟秦科长穿过废旧的铁栅栏,一路走进了九监区的监舍楼...
  推开很有年代感的大门,扑面而来的就是一股浓烈的上世纪的味道。
  玻璃与木制的大门,还有开裂的墙面,五一不在诉说着这栋楼的历史。

  我侧头看了秦科长一眼,她的眉头微微皱着,脸上带着几分担忧。
  “走吧,咱们进去交接一下。”
  我柔声对秦科长说。
  “嗯...”秦科长默默的点了点头,顺从的跟在了我的身后...
  我拉着秦科长,沿着水泥铺成的路面一路往里走去,这地方根本看不出来有什么监舍的样子,一路走来,我们两个连人都没看见...

  走廊的两侧,倒是有几间办公室,不过那门都紧紧的闭着,而且看起来也不像有人的样子。
  直到走到走廊的尽头,那间挂着监区长办公室牌子的屋子,还带着些许的人气。
  我站到屋子的门口,径直推门走了进去...
  不是我不想敲门,这门看起来真的有些年纪了,而且门锁好像都已经坏了,就那么半掩着,看那单薄的门体,我真怕敲两下再把这门给敲下来。
  吱呀呀一阵令人牙酸的声响,这破旧的门体缓缓打开,屋里面的情景也随之出现在了我的眼前。
  不得不说,这办公室实在是太寒酸了点...
  我也去过不少的监区了,里面的楼虽然新旧程度不同,但是好歹基本的办公设施质量还算过的去。

  可是眼前这个呢?
  地面是那种老式的瓷砖地面,甚至还有几块已经开裂了。
  屋子里面摆了两个上个世纪那种皮沙发,我感觉几乎都可以送去当文物了。
  最有年代感的还是里面立着的那两个书柜,书柜是纯手工的那种木头打造出来了,感觉估计得几十年了,没准是在监狱搬迁的时候,一起从旧址迁过来的。
  书柜的木头感觉都有种要随时腐朽的感觉,在那里摇摇欲坠的,要不是里面的东西太少,我都担心那书柜随时塌掉。
  在往里面的办公桌之类的,年龄照书柜也没差太远。

  看到这寒酸的景象,我的嘴角不由抽了抽。
  这也太夸张了点吧,监区长怎么也是正科级了,办公室就算再怎么简朴,也不至于沦落到这种程度啊!
  看这样子,还不如一监区犯人的宿舍呢!
  尤其是此时的办公室里面,一片鸡飞狗跳的,满屋子灰尘弥漫。
  一个人影蹲在屋子的角落里面,正在不停的翻动着什么,她弄出来的声音挺大,所以连门被推开了她都没有注意到。
  “咳咳...”
  我的鼻子特别敏感,此时被屋里面灰尘一呛,顿时忍不住咳嗦了几声。
  角落里面那人动作一滞,将脑袋转了过来。
  这是个长相挺普通的女人,属于五官都没什么特点的,虽然我看起来有点眼熟,但却叫不出她的名字。
  日期:2017-06-18 18:5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