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619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范昌明意味深长地说道:“这就足以证明这个孔龙的重要性,陆鸣为他奔忙还可以理解,可孙维林拿着大炮打蚊子就不可理喻了,看来,这个孔龙身上肯定有文章啊,你调查他的背景了吗?”
  廖燕北说道:“这小子竟然给了我们一个错误的家庭住址,他说自己老家是岭南人,家里已经没人了,可我让人按照他说的地址查了一下,没有孔龙这个人,你说,这小子为什么不想让我们知道他的家庭情况?”
  范昌明想了一下说道:“你说,这小子身上会不会背着什么大案子,要不然为什么要隐瞒家庭情况呢?”

  廖燕北说道:“我查过这几年的一些大案子,并没有这方面的信息,不过,这小子当过兵这一点我确信无疑,从哪个监控记录来看,身手还相当了得,只是不清楚他怎么会和里面搞到一起……”
  范昌明说道:“耐人寻味啊……我准备暗中帮他一把,争取让他出来,你要想办法从他身上打开缺口,这些事你都安排你在三分局的老部下去干,千万不要让晓帆知道……”
  廖燕北犹豫了一下说道:“范局,你是不是对晓帆有所怀疑啊,可我觉得她并不是……”
  范昌明摆摆手打断了廖燕北说道:“这和信任不信任没有关系,我总觉得她对那个陆鸣好像有点好感,这种情况下她有可能会失去判断力,所以,这件事就不要让她参与了……”
  廖燕北担忧道:“不过,晓帆的心情我也能理解,毕竟,她调查了陆鸣这么长时间,并没有找到一点证据。

  何况,陆鸣还这么大方,在他们最困难的时候赞助了一百万块钱,加上这小子能说会道,对他有好感也在所难免……”
  范昌明气哼哼地说道:“这都是卢源糊涂,怎么能随便接受自己调查对象的赞助?现在可好,这笔钱要我来还,我哪来的钱?”
  廖燕北笑道:“卢局,实事求是地讲,陆鸣这笔钱还是起到了很大的作用,那时候局里面的情况你也不是不知道,如果没有卢局和晓帆的坚持,你还不一定这么快回得来呢,再说,人家也没有让你还钱,是你自己非要把大话说出口了……”
  范昌明哼了一声,半天没出声,最后叹口气道:“这就叫吃人嘴短,拿人手短啊,陆鸣这小子就是利用了我们的这个弱点……
  当初肖长乐说他背后有高人指点,这一点他没看错,我怀疑从他离开看守所那天起,就有人在暗中盯上他了……”
  “你是说蒋凝香?”廖燕北小声问道。
  范昌明点点头,又摇摇头,说道:“也许还不止她一个人……”
  廖燕北惊讶道:“可除了蒋凝香没有发现陆鸣跟什么人有接触啊。”
  范昌明说道:“陆鸣没有跟其他人接触,不见得蒋凝香就没有……你相信我的话,陆建民的赃款肯定在陆鸣手里,今天我把这句话撂在这,不信等着瞧吧……”
  廖燕北有点惊讶地说道:“范局,说实话,我虽然和陆鸣只接触过那么一次,可我也总觉得这小子好像在极力掩饰什么。

  但仔细想想,却也没有发现任何破绽,如果他一直按兵不动,难道我们就一直调查下去?这不是重蹈晓帆的老路吗?”
  范昌明笑道:“好猎认必须有足够的耐心,既然他按兵不动,那就先给他充分的活动空间,你可以先着手调查他过去干过的事情。
  比如,莫名其妙的大奖,莫名其妙的遗产,以及那个神秘的新加坡收藏家,说实话,这几个关键点,只好搞清楚一个,这小子就暴露无遗……”
  廖燕北似有点无奈地说道:“你说的固然不错,可调查起来毫无头绪,大奖是吴淼陪着他去领的,遗产确实是在他的家里发现的,那些纸币确实就这么值钱,并且,他那个什么陆大将军嫡系后裔的头衔好像也不是杜撰的……”
  范昌明摆摆手,打断了廖燕北说道:“这都是假象,障眼法,灯下黑……我问你,大奖确实是吴淼陪着她去领的,但就凭这一点就说明这小子狡诈,他这是故意在给自己找个见证人。
  但是,谁知道他那张奖券是哪里来的?难道真的是他在陆家镇买的?说不定是他费尽心机从哪个获奖者手里买过来的呢……”
  廖燕北说道:“即便你的推理成立,但是,陆鸣那张奖券只买了两注,如果买的数额巨大也好说,一个只买了两注的人根本不会给陆家镇那个彩票点的老板留下印象,实际上他根本记不住那张彩票被谁买走了,买彩票又不需要身份证……”
  范昌明说道:“这就是晓帆的失误,因为她没有及时去那个彩票点调查,时间久了,人家自然记不住……
  但是,那些纸币呢?一个收藏家一下买走了五六个亿的纸币?而且还是外国人,你相信吗?这么大的交易竟然没有留下一点痕迹……
  去查查机场的资料,看看他们成交的那些日子新加坡方面有什么大人物来我市?能一下交易几个亿藏品的人不会没有一点知名度吧?
  再说,他来我市以后不可能没有活动吧?比如,他住在哪家宾馆,见过什么人,他可陆鸣在哪里见的面?”
  廖燕北缓缓摇摇头,说道:“很遗憾,他们是通过网络交易的……”
  范昌明哼了一声道:“没想到你也相信这种胡言乱语,旧版纸币就像是股东,你以为是在淘宝上买条丨内丨裤呢,不现场验货谁跟做这么大的生意……”
  廖燕北好像成心要跟范昌明唱对台戏,说道:“他可以承认有人验货,单不一定是那个收藏家啊自己来,他只要拍个行家过来验货就可以了……

  哎呀,范局,我也不跟你抬杠了,说实话,你的所有怀疑要是我的怀疑,但无从查起,眼下也只能像你说的那样,做个耐心的狩猎者,想办法慢慢靠近他……”
  范昌明好像也有点无奈地说道:“怪不得卢源最讨厌办经济案子,喜欢办刑事案子,这些经济犯的脑子有时候确实比我们好……
  但是,时间不能无限拖下去啊,等到陆鸣和蒋凝香合起伙来把陆建民的赃款洗白了,那时候我们只能眼睁睁看着这么一笔巨款销声匿迹了……”
  一时,两个人都陷入了沉默,好像都在为陆鸣这个人苦恼似的,最后廖燕北忽然问道:“你刚才说要帮孔龙早点出来,难道你想亲自插手这个案子?”

  范昌明醒悟过来,说道:“我倒不想插手,如果能换一个主审法官,这个案子应该并不复杂,之所以连孙明桥都拿不下来,那是因为那个法官有问题……”
  廖燕北开玩笑道:“廖声远什么时候任命你兼任法院的院长了?要么人家凭什么听你的?”
  范昌明嘿嘿一笑,说道:“所以这件事还需要你帮忙呢……”说完,走过来把嘴凑到廖燕北的耳边嘀咕了好一阵子。
  大约晚上八点钟左右,位于江心岛南区的一栋豪华别墅里传来一个男人大声的训斥,伴随着玻璃器皿摔在地上的碎裂声。
  屋子里,孙维林身穿睡衣,就像是受到了刺激一般在屋子里快速转着圈,邱俊和吴迪就像两个法庭上受审的罪犯一样耷拉着脑袋。
  楼下的动静显然惊动了楼上的人,随着一阵轻微的脚步声,一个身穿丝绸睡衣的美貌女人缓缓走下来,走到一半娇声问道:“阿林,什么事如此打动干戈?”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