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617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孙淦迅速浏览了一下那几张材料,然后丢在一边,不满地说道:“这个范昌明是不是老毛病又犯了?他不去追查这些网络谣言,反而吹毛求疵,到底是和居心?”
  廖声远没有直接回应孙淦的话,而是谨慎地说道:“孙书记,当初伽利略说地球是圆的,全世界没有一个人相信,所以他被烧死了,但是,现在谁都相信地球是圆的。

  如果我从明天开始,站在市中心的大街上告诉大家地球是扁的,肯定没有一个人相信,但是我如果在那里说上一年,说不定就会有几个人相信了……”
  孙淦摸着下巴,咀嚼着廖声远的话,最后缓缓说道:“是啊,你的话也不是没有一点道理,关键是看谁站在那里说,最重要的是相信你的人是谁……
  要不然,我党为什么历来这么重视宣传工作呢,谣言传被某些人不断传播就有可能被人当做真理……你有什么话就直说吧,这些事是不是又牵扯到我儿子?”
  廖声远小心翼翼地说道:“我今天和范昌明谈过,虽然跟维林没有直接的关系,可望江大厦眼下可是他的资产。
  所以,自然就会引起某些人的联想,尽管省市主流媒体并没有跟风报道,可眼下网络的影响力不容小视啊,对了,您今天去省委开会,难道没有听到什么传闻?”
  孙淦拿出一支烟点上,慢慢吸了一口,然后在烟灰缸里掐灭,缓缓说道:“你的意思是……省里面竟然也有人相信这些谣言?”
  廖声远说道:“这个……我还确实没有听说,不过,你是知道的,省纪检委去年专门成立了一个网络舆情观察室……
  他们可是每天都盯着网上的这些谣言啊,如果说他们不知道那是不可能的,只是目前没有做出反应罢了……”
  孙淦气愤地一拍桌子,怒道:“既然纪检委都没有做出反应,他范昌明跳出来算怎么回事?他究竟想调查谁?”
  廖声远见孙淦发怒,没敢吱声,过了一会儿才说道:“范昌明倒是还有分寸,他只是调查那支枪的来源,完全是从刑事方面考虑,不过,就因为望江大厦和维林有关,所以他谨慎地跟我打了一个招呼……”

  孙淦站起身来在屋子里来回踱了几步,然后盯着廖声远说道:“既然他来请示你,那你是怎么答复他的?”
  廖声远双手一摊说道:“我知道这件事很敏感,所以,这不是来请示你了吗?”
  孙淦哼了一声道:“既然牵扯到我儿子,那我应该回避,你来请示我?那不是把握放在火上烤吗?”
  廖声远脑门子上汗都下来了,急忙摆摆手说道:“孙书记,请你别误会,我可没有这个意思……我的意思是,望江大厦是个涉外宾馆,代表着我市的形象,这件事还是适可而止……”
  孙淦扭头严厉地盯着廖声远,说道:“适可而止?舆情汹汹,你能让网上的那些谣言适可而止吗?
  给我查,让范昌明放开手脚去查,不管牵扯到谁都给我一查到底,要不然怎么给全市老百姓一个交代?
  当然了,如果最后证实这些一切都是子虚乌有的话,你就让范昌明把那些造谣生事的人给我找出来,追究他们的刑事责任……”
  廖声远把孙淦说的话每一个字都玩味了一遍,最后好像已经明白了领导的意图,于是站起身来说道:“孙书记,我明白了……我这就去安排……”

  顿了一下,补充道:“不过,这一次范昌明也确实做了一件好事,他把那个刺头给抓了。”
  孙淦疑惑道:“刺头?”
  廖声远笑道:“就是那个维权律师张大鹏啊,听说这一次是雇人在法庭外面闹事……这小子不知天高地厚,前两年为了闯名声,连省委书记的名字都敢整天挂在嘴上……”
  孙淦张着嘴想了好一阵,才说道:“抓得好,抓得好啊……”然后就坐在椅子上又开始闭目沉思。
  廖声远轻手轻脚地正要离开办公室,孙淦忽然叫住了他,语重心长地说道:“老廖啊,我当初之所以举荐你出任政法委书记,就是因为你这个人老成持重,做事不冲动。
  从事公检法方面的工作一定严谨细致,不能感情用事,这一点你要好好劝劝范昌明,他当初不是说那个廖……廖什么……”
  廖声远说道:“廖木东。”
  孙淦点点头说道:“对,廖木东,他不是说那个罪犯是你侄子吗?结果怎么样?成了一个笑话,范昌明堂堂一个公丨安丨局长,居然犯这种低级错误,我还真不放心啊,你还是多跟他沟通沟通吧……”

  廖声远点点头说道:“我会劝劝他的,不过,你也知道他的脾气,会不会听我的,那就不好说了……”
  孙淦说道:“该做的事你做到前面,该说的话也也说到前面,如果他要一条道走带黑,那也算是尽力了……一个人的运气不可能总是那么好啊……”
  廖声远回到自己办公室,坐在那里又把领导的意图细细琢磨了一遍,最后拿起电话拨了一个号码,说道:“老范啊,我是廖声远……望江大厦的案子你就放开手去查吧。
  不过,别搞得影响太大,毕竟那是一家涉外宾馆……对了,这可不是我的意思,而是孙书记的亲自指示,他说了,不管牵扯到谁,都要查清楚,给全市人民一个交代……”
  只听那头范昌明疑惑道:“不管牵扯到谁?”
  廖声远说道:“老范,这还不明白吗?一个宾馆,还能牵扯到谁啊,查到头不就是总经理吗?不过,一个总经理不见得会干这种龌龊的事情吧,多半是下面的人在胡搞,也该杀杀他们的威风了……”
  范昌明放下手里的电话,冲坐在他办公室的廖燕北和徐晓帆说道:“上面来指示了,没想到这么屁大一点事,廖声远居然还请示了孙淦……”
  廖燕北问道:“他怎么说?”

  范昌明盯着廖燕北好一阵没说话,直到廖燕北一脸不解地望着他,这才问道:“雁北,我怎么好像现在才意识到你也姓廖,你该不会跟廖副书记有亲戚关系吧?”
  廖燕北笑道:“范局,你怎么就喜欢替别人拉扯亲戚关系呢,听说你当初也认为廖木东是他的侄子,怎么现在老毛病又犯了?”
  范昌明嘿嘿笑道:“不知为什么,我最近有点神经过敏……”
  徐晓帆焦急道:“哎呀,范局,廖副书记究竟有什么指示?”
  范昌明说道:“不是廖副书记有什么指示,而是孙书记亲自指示,他让我们放开手去查,不管查到谁的头上,都要一查到底,一定要给全市人民一个交代……”
  徐晓帆和廖燕北都一脸吃惊的样子,似乎不相信这个指示真的出自孙淦的嘴。
  范昌明见两个人都盯着他,说道:“怎么?你们这么看着我干什么?难道我还会假传圣旨?他就是这么说的。”
  徐晓帆说道:“奇怪啊?难道孙淦不知道这件事牵扯到他儿子?这也太铁面无私了吧,我一时还真有点受不了……”
  廖燕北不解道:“范局,这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啊?”

  范昌明点上一支烟,沉思了一会儿说道:“官场上的话不能只听前面的,重点在后面呢……”
  徐晓帆嗔道:“哎呀,范局,你就给来个痛快的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