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63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感想嘛!”女孩儿歪着脑袋想了想,说,“就觉得我姐对你的评价非常精辟:你就是只狡猾的狐狸,骗死人不偿命的那种。”
  “怎么,你认为我是在忽悠那个毛哥?”
  “除了这个,我想不出别的可能。”
  “就不能是我真的为了巴结他,而不惜把你送出去糟蹋么?”
  “拉倒吧!”董初瑶用一只虾的钳子隔空点点萧晋的脑袋,自信道,“如果你真是那种烂人,那本小姐就是有眼无珠,活该倒霉。”

  萧晋哈哈大笑,起身走进街对面的小超市,不一会儿拎了一瓶牛奶回来,换走了董初瑶面前的啤酒。
  “你干嘛?”女孩儿噘起嘴,“吃麻小喝牛奶是什么鬼?”
  “开车不要喝酒,”萧晋一边给自己倒酒,一边说,“另外,麻小虽然好吃,但伤胃,喝点牛奶保护一下胃粘膜,晚上不会难受。”
  董初瑶闻言,立马就不要酒了,叼着吸管美滋滋的喝起牛奶,大眼睛还一眨不眨的看着他。
  萧晋也不理会,自顾自的剥虾,每剥两只,就会往董初瑶的碟子里放一只。起初,女孩儿还吃的挺开心,不一会儿就又撅起了嘴,不满道:“为什么你吃两只,我才能吃一只?”
  萧晋抬起眼皮瞅她一眼,说:“想多吃就自己剥。”
  “我不,我就要吃你给我剥的。”
  “那就别那么多意见,老子现在可是顶着跟你姐生意泡汤的压力在跟你约会,有虾吃就不错了,要啥自行车?”
  董初瑶一听这话,小嘴撅得更高了,“我姐是我姐,我是我,我跟谁在一块儿,她才管不着呢!”
  “话不能这么说,”又给她剥了一只虾,萧晋道,“你姐知道我是什么样的人,这么做也是为了你好,况且,她的做法已经算是很温和了,要是换了我是她,知道你跟一个人渣在一起,早就派人把他的双腿打折了。”
  “你干嘛总说自己是人渣啊?”
  “因为我本来就是啊!”萧晋笑道,“在普世价值观中,对女人来之不拒的男人,不都是人渣么?”

  “可你一直都在拒绝我呀!”
  “嗯!那就算我是个还有那么一点点良心的人渣吧!”
  两人正说着,忽然从杀马特那桌上响起一声惊叫,菠萝头颤抖着手指指着毛哥的脸,眼睛瞪得溜圆。
  “毛、毛哥,你……你的脸……”

  毛哥还有点茫然,再一看其它三个小弟,见他们也是一副见了鬼的样子,就莫名的掏出手机,调成自拍模式一看,顿时就“嗷”的一嗓子站了起来。
  周围吃饭的人听到动静都转过脸来,紧接着就是一阵骚动,有几个心理素质差的,还当场就吐了出来。
  董初瑶只瞅了一眼就小脸煞白,用了极大的毅力的才没让自己也跟着呕吐,倒是萧晋笑眯眯的,像是在欣赏一件艺术品一样。
  只见那毛哥的脸上,此时已经没有了一块好肉,密密麻麻的起满了疙瘩和水泡,就像癞蛤蟆的后背一样,既恐怖又瘆人,要是有密集恐惧症的人看了,保准撒腿就跑。
  “啊!怎么回事?这是怎么回事?”毛哥惊慌的看着手机,伸手轻轻在脸上摸了一下,针扎一样的疼痛让他又惨叫了一声,站立不稳,一屁股坐倒在地上。
  “妈的!这里的小龙虾有毒!老板娘,你给老子赶紧滚出来!”菠萝头想去搀扶毛哥,又觉得恶心,想着不能屁事儿不干,就冲店里面大喊起来。
  胖婶跑出来,连连摆手道:“不可能、不可能的呀!我们店里的小龙虾都是当天进货当天做,连隔夜的都没有,怎么可能有毒?你们的这位大哥看上去像是过敏了,是不是不能吃这个呀?”
  “放屁!”菠萝头大吼道,“我们毛哥吃麻小多少年了,从来都没出过事,怎么到你这儿就过敏了?”
  要换成别的客人,胖婶这会儿该吵吵,该撒泼撒泼,可面对这几位,她却没那个胆量,一时间又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张口结舌,憋的满头大汗。
  “哎呀!毛哥的嘴也肿起来了!”这时,一个扶着毛哥的小弟惊慌的。
  “我靠!快送毛哥去医院。”
  菠萝头也顾不上再跟胖婶纠缠,丢下一句“你给老子等着”就要走,却听一个声音淡淡的说道:“你要是真带他走了,他的脸才是真的没救了。”
  众地痞一愣,回头循声望去,就发现说话的竟是那个之前要把女友送出来的怂货。
  “你……你新(什)么一(意)喜(思)?”毛哥嘴肿的话都说不清了。
  萧晋没有回答,而是慢条斯理的剥完一只虾,然后喂进董初瑶的嘴里,这才摘下塑料手套,起身走过来说:“意思很简单,你脸上的这些痘,跟胖婶的小龙虾无关,是小爷儿的手笔。”

  毛哥瞳孔急缩,还没来得及开口,就听菠萝头大骂道:“原来是你搞的鬼!你妈的,老子这就先废了你!”
  说着,他一拳就捣向了萧晋的面门。
  面对打来的拳头,萧晋看都没看一眼,直接就是一个甩臂出去,那菠萝头整个人就被抽的飞出三米开外,摔在街道中间,口鼻飙血,半天都没能爬起来。
  说到底,会喜欢杀马特打扮的家伙,百分百都是最不入流的混混,平日里耀武扬威的欺负欺负老百姓还行,稍微碰上一个能打一点的,就全都成了软蛋。

  一手就能将人抽飞,这力道可不是简简单单“能打”两个字就能代表的,于是,毛哥的心里立刻就开始打鼓,扶着他的三个小弟,也不知不觉的松开了手。
  萧晋上前一步,细细打量着毛哥脸上的疙瘩和水泡,最后还满意的点了点头,说:“好久没对人用这一手了,没想到还挺成功,不错,算是对得起毛哥您对痘痘的钟爱了,怎么样?喜不喜欢?有没有特别开心?”
  开心?毛哥这会儿死的心都有。
  虽说之前的脸也不好看,但好歹是张脸啊!现在这熊样儿,特么去国产电影里演怪物,光腚总菊都肯定审核不过。
  “你……你系(是)新(什)么银(人)?”他口水滴答的问道。
  “哦,不好意思,忘了自我介绍了,”萧晋笑笑,说,“我姓萧,是一名教师,会一点点医术,中医你知道吧!你的脸,就是我在拍你肩膀的时候,用针灸术封住了你的某处气血运行,让你对辣椒和酒精产生了过敏反应之后的结果。”
  像杀马特这种不学无术的家伙,怎么可能听得懂他所说的话?除了不明觉厉之外,毛哥肿胀的双眼中满是茫然。不过,这并不妨碍他发狠。

  “我不管你系怎么觉(做)的,西(识)相的,就赶紧给鸟(老)子几(治)好,后(否)则,鸟子介(这)就样(让)银(人)弄细(死)你!”
  萧晋无所谓的耸了耸肩,说:“好啊!你叫人吧!小爷儿等着。”
  毛哥咬咬牙,扭头对身后的三个小弟吼道:“还愣着干新么?给鸟子打!往细(死)里打!出了戏(事),鸟子担着!”
  那三个小弟互视一眼,都觉得如果这会儿不上,回头肯定会被毛哥收拾的很惨,于是纷纷一咬牙,就同时朝萧晋扑了过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