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606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眼前的丁一,冷傲、刻薄得跟平时判若两人,说得话一针见血,不留情面。
  他的一阵刺痛,但他必须为自己的冒失和冲动付出代价,想到这里,他梗着脖子,自嘲地说道:“是的,你说得没错,我被封官许愿了,得到了我想要的一切!这样说你满意了吧?”
  “卑……”这个字刚一出口,丁一觉得有些不忍,硬生生把下面一个字咽了回去。
  汪军苦笑了一下,故意潇洒地说道:“丁一,你不用这么客气,尽管骂,这是我应得的报应。”
  丁一扭过头,不再说话。
  汪军说道:“对不起,不早了,我回去了,你多保重,有事给我打电话。”
  丁一没有理他。

  汪军尴尬地站起身,说道:“现在,我什么都不能跟你解释,也许以后,你会原谅我的,再次抱歉。”说着,冲丁一微微欠了一下身子。
  就在他垂下目光的一瞬间,汪军突然睁大了眼,惊慌地说道:“小丁,你怎么了?”
  丁一扭过头,不解地看着他。
  汪军手指着她的下身,说道:“你……你……流血了!”
  丁一一惊,立刻挺起身,看向自己的下身,也许是她用力过猛,也许她早就出现了状态,只是刚才不觉,就在她挺起身的一霎那,她突然感到腹部一阵剧痛,一股温热的东西从xiati流出……
  她忽然意识到了什么,惊叫一声:“天哪——”眼前一黑,又晕了过去……
  等她醒来的时候,她已经躺在了部队一家医院的病床上。
  伴随着一声叹息,她睁开了眼睛,觉得头晕的厉害,又闭上了眼。
  “你醒了?”
  一个温和的声音响起,她顺着声音,就看到了一张模糊而熟悉的脸出现在她的面前,这张脸上戴着一副近视镜,慢慢地,这张脸变得越来越清晰,她再次闭上眼睛,等睁开的时候,她看清了面前这个人,没错,是他,贺鹏飞。
  她的嘴动了动,想说什么,就被贺鹏飞拦住了:“别说话,安静安静再说不晚。”
  事实上,丁一的嘴只是蠕动,还不能发出声音。

  “我给你倒点水。”贺鹏飞说着,就给她倒了半杯水,轻轻地抬起她的头。
  丁一费力地咽下了两口水后,又虚弱地倒在了枕头上,她看着贺鹏飞,适应了半天,才断断续续地说道:“鹏飞,你……怎么……回来……了?”
  贺鹏飞握住了她的手,说道:“是啊,我有福气,也很幸运,第一次回来探亲,就赶上你出事了,不然,我都不知道这次回来该不该见你。”
  丁一有些难为情了,她没想到居然让贺鹏飞见到了她最为尴尬和不堪的一面,她红着脸,不好意思地说道:“让你……见笑了,本来,我们……我们打算……爸爸回来后,就结婚的……”

  贺鹏飞拦住了她,说道:“我知道,你终于等回了他,我为你高兴……”
  其实,在昏迷过程中,丁一还是有些意识的,她隐隐约约地听见汪军焦急地给什么人打电话,恍恍惚惚中,就进来了两个人,一个是岳素芬,一个是贺鹏飞。她记起,好像是贺鹏飞把自己抱上了汪军的车,他一直抱着自己直到医院……
  躺在妇产科手术床上的时候,就听大夫说孩子保不住了,这下,她又失去了知觉……
  现在,她慢慢地聚拢起自己的意识,想着自己果然有了孩子,可就在刚才,又失去了这个孩子……想到这里,眼泪,从丁一的眼里流出……
  贺鹏飞给她擦去眼泪,说道:“是我自作主张把你送到了这家部队医院,因为我不想让地方上的人认出你。”
  丁一点点头,眼泪阴湿了白色的枕头。
  贺鹏飞安慰她说道:“不要伤心了,孩子,你们以后还会有的”
  听他这么一说,丁一的眼泪流得更欢了,嘴唇颤抖着,哽噎着说道:“你不知道,他是……多么……盼望这个孩子,可我却……”
  丁一说不下去了,她扭过了脸去……

  贺鹏飞板过她的脸,一边给她擦着眼泪,一边说道:“你还年轻,你们还会有孩子的,会有好多好多孩子的。刚才,我冒充你的家属,跟大夫详细询问了你的病情,大夫告诉我,这应该不是一个很健康的胚胎,情绪的波动都能伤害到他,说明早晚都会出现问题,所以,你别太伤心。”
  丁一想起自己吃了那么多抑制怀孕的药,想起试纸也检测不到他,伤心的眼泪越流越多,最后竟然泣不成声……
  贺鹏飞赶紧安慰她,说:“你,爱得太执著、太辛苦了,我都为你心疼……想想那个人今生能有幸得到你的爱,他真是太幸福了,有时,我嫉妒的无从发泄,真是要死、要疯的感觉……”
  “不。”丁一哽咽着反驳道:“我差点给他带来厄运,我对不起他……”
  贺鹏飞握紧了他的手,说道:“不能这样说,尽管目前还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我知道你是在维护他,是在为他担心,不然,你精神不会受到这么大的刺激,身体也不会受到这么大的伤害。刚才在你家,表姐说要告诉他,你那个时候还不完全清醒,听见这话后却说了三个字:不,不能。小丁,生死攸关之际,你还在为他考虑,真的是让天下的男人嫉妒。”
  丁一泪眼婆姿地看着他,说道:“我不太记得了……”

  这时,大夫走了进来,查看了丁一的情况后,跟贺鹏飞说:“不要让病人太过激动。”
  丁一看了看自己头顶上的输液瓶,说道:“鹏飞,谁在我家照看小虎?”
  “表姐,还有那个惹事的汪军,我把他从医院撵走了。”贺鹏飞说道。
  丁一全部想起来了,她痛苦地闭上了眼睛。
  贺鹏飞凑近她,说道:“你确定,真的不告诉他发生了什么?”
  “可是,你难道一人独自扛吗?他有权知道。”贺鹏飞说道。
  丁一喃喃地说道:“这个时候不能让他分心,开完会后再说吧。这个会,对他很重……要……”眼泪,再次从眼眶中流了出来。
  贺鹏飞深深地叹了口气。
  丁一说道:“大夫说我什么时候可以出院?”
  “这个,我没问。刚给你做了一个小手术,大夫说要观察,如果没有问题,明天就可以出院回家养了。”
  “手术?”
  贺鹏飞温和地说道:“是的,是手术。你不知道吧,呵呵,是我冒充你家属签的字,而且我还自作主张,给你用的是……是那个……那个无痛疗法……”
  贺鹏飞的表情也有些不自在,他不好意思地说道,全然没了刚才签字时的果断。
  “为什么?”丁一眨着眼问道。
  贺鹏飞说:“呵呵,你可能还不太了解这些,我也是刚才大夫告诉我的。我觉得你受了许多苦,不能再让你疼了,就做主,选了无痛。”贺鹏飞艰难地说道。
  丁一想起了小广告上经常宣传的那样,她的脸红了,说道:“我不是已经……那样了吗?为什么还要做手术?”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