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沉沦》
第1136节

作者: 听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哪有什么收益不需要付出?像贪墨的人,虽说得到不少额外的收益,但付出的心思比一般人要多,承受的风险也大,心里压力难以消除等等,这些无形的付出在外人无法看到,自己确实有着体会的。

  即使,那次肖建海对她说要将她带到省里去见领导,明白他的意思后,月雯虽不愿意但还是接受了,之后,肖建海依旧死皮赖脸地纠缠着,让月雯感觉到这个男人是一个薄情寡义的人。虽说,与肖建海之间的往来本身就是生意的需要,没有任何情感可言,情义的事更谈不上。但一个薄情寡义的人,就算用这样的方式交往,内心里还是有着另一种感觉,犹如将一条毒蛇样在家里的某个不知的角落,你能够找到它什么时候就出现了?你还能安稳地睡觉?连在家里每走一步,都会先看看是不是那条毒蛇已经出现了。

  拿到那套房子后,月雯也就是在敷衍,这种敷衍很没意思。可却要坚持着,不可能就将两人之间的那种往来断掉。
  月雯一直都下不了决心。
  也不是为生意上的事,如今,这个市委书记还能给半坡亭带来多少收益?随着南方市建设进程,到南方市来的人多,半坡亭的名声在前,客人早先就闻名而来了。有确实的好的服务,留住和吸收这些客人,相比与权力机关的那些客人比,自然要少很多经营上的压力。
  以前单位签单,要账时必须要付出不少的,请吃饭、送红包甚至要安排服务女让他们弄一番,才能够将账款拿到手,回扣自然少不了的。当然,半坡亭在挂账时,也可以将这些回扣都加在账单里,他们也不会计较。甚至这些人会将一些票单当面塞进来算着是半坡亭的账单,然后冲账付钱。半坡亭自然要进行配合的。
  如今的客人,群体不同,在收益上不会减少,也少很多的纠缠。随着市里的不断改革,对干部的监督也越加有力。他们到半坡亭来消费的可能性变小,月雯自然感觉到这种变化,也感觉到肖建海这个南方市一把手的郁闷,对这个没用的男人从心里越加厌恶。
  有这样的环境,回想那个年轻的市长所做,他到南方市后对这里的改变,月雯不会对他有什么评价,只是但从生意上说,如今的半坡亭在经营上渐渐恢复之前的那种兴旺,而且,还是那种少了压力的兴旺。怎么样才能将这个年轻的市长所作的一切说出个所以然?

  今天,肖建海在另一个男人面前,还想着将他的脸面留住,却是要自己屈服来完成这一的脸面,月雯觉得自己终于给激怒了。
  这段时间在半坡亭里吃喝玩乐不说,耍大爷摆威风,他离开半坡亭到外面去会有人给他脸面?
  习惯让人往往将之前认可的事看成必然,月雯这样,肖建海也这样。但月雯突然说出要肖建海将这么就来到账单给结了,累计的账单会有多久?有多少?就如同狗尾巴给重重地踩一脚,必然会引发狗的吠叫扑咬,肖建海也想咬人。在赵贵名面前这样丢脸,传出去其他人会怎么看他?连一个开店的女人都当面打脸,这样的市委书记还有什么脸来见其他人?对于发生的这些,肖建海觉得赵贵名往外传的可能性很大。如今的赵贵名还要听他的还用看他的脸色吗?

  真会听他的,今天赵贵名也不会闯进包间里跟自己喝酒,也不会见到今天发生的一切。赵贵名站到自己的阵营后,在市里曾威风一阵,可随即给杨秀峰的打得无法反击,赵贵名肯定会将这些怨念加在他这个老大的身上,如今,见到自己出丑丢脸,自然乐意给自己免费传扬开去,让全市的人甚至省里的人都知道自己的窝囊。
  连一个曾经依附自己的女人都这样打自己的脸,确实是非常窝囊的。
  还有一个最头疼的事,月雯这个烂女人手里有自己的消费票据,看来她一直就在谋算自己,会不会将自己更多的证据都收集拿着?特别是与其他女人在包间里做到那些,要是给录制下来作为证据,要挟自己真的就没法不妥协。谁知道这女人如此心狠?
  从省里回来后,得到领导的暗示,肖建海一直还自以为得意。可今天看来,这件事说不定会牵涉到省里领导。在省里的那些事,这个女人会不会也说出来?
  撕破脸后,才觉得面对的局势这样棘手。肖建海不知道赵贵名走出这包间后会不会像小孩子过年那般欢喜地给所有人说的人打电话说他见到的事情。而月雯会拿出多少账单来要自己给付?不过,之前给她在省城里买的那套房产,不是能够将大部分的账单抵消了?难道,真的在省城里陪领导弄两回,就值这么多钱?一个老而破的女人,真要卖钱,最多两百块一次顶天了。
  肖建海如此恶毒地想,心里感觉到舒坦些,但随即而来的却是想到自己在她身上不知道弄过多少回,又该产生多少账单来?
  不知道要继续坐着喝酒吃东西,还是走出去找月雯说清楚,也不知道要怎么样给赵贵名说。不可能让他不说,心里就算想不要说出去而传开了,但自己要真给赵贵名说这样的要求,他会更热情地传播这样的消息吧。但要不提起,那又怎么样才能将事情压下来?给赵贵名任何承诺都不会有多大的作用,赵贵名对他自己对自己这个市委书记也都看得透明了吧。
  确实不知道要怎么办才好,赵弘坤不在这里,他善于处理这些事。只是,此时将赵弘坤叫过来吗?肖建海觉得没有脸,这样的事提然丢给赵弘坤来处理,即使他不说什么,要自己将事情说一遍,能说的出口吗?
  月雯走出包间后,才意识到今天有些那个,但此时已经将彼此之间的脸面戳破了,就算转身回去跟他说,他心里能够恢复?不可能的。这个男人心里有怎么样的想法,月雯觉得还是有所知。当然,对目前这种状态维系着,心里早就不是滋味了。
  既然走到这一步,月雯给财务那边打电话去,将肖建海在这些日子里所有消费都整理出来。月雯也不是刻意将这些记下来,但与领导往来,总要有所防范,当她察觉到这个男人的心性后,这种留手也就成一种必然的自我保护。

  都存在另一台电脑里,只要按几个键,账单也就出来,很细。甚至那天与某小姐的消费都有具体的数据,那种这样的账单,要是外面的人知道,对半坡亭固然不好,可对肖建海这样的市委书记说来,也是一击致命的。
  两败俱伤的局面月雯也不想,但不这样做,这么能够将这个人压制住?肖建海有更多的手段来对付半坡亭,也会有更多的人来对付半坡亭,撕破脸后,总体说来对半坡亭依旧处于绝对的弱势。可手里有这样的东西给他看,他也知道惹过火了对谁都是绝路。
  日期:2018-06-06 18:4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