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53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赵彩云瘦削的脸上泛着两抹淡淡的红晕,薄唇上似乎还带着一点酒气,显然是喝了酒之后才来的。
  “别害怕,这不是仙人跳,我是来向萧先生表示感谢的。”

  女人目光灼灼,似是能看透人心。萧晋禁不住心中感叹:顾龙的那个兄弟虽然是个垃圾败类,但娶老婆的眼光和运气,却是一流。
  “我不懂你的意思。”
  “我恨陆奎不死!”女人说的咬牙切齿。
  萧晋一怔:“陆奎是谁?”

  女人鄙夷一笑,道:“平时在家里耀武扬威,在外面被人打成了丧家之犬,人家却连你的名字都懒得知道,陆奎啊陆奎,你也有今天!”
  萧晋明白了,陆奎就是被他废掉一条胳膊的那个家伙、顾龙口中的老二。
  听话音,赵彩云似乎真的挺恨他的,这么说,现在的情况就是以身报恩了?
  这他妈也太……古典了吧?!
  “我还是不明白你的意思。”

  赵彩云叹了口气,没有解释什么,而是一伸手就抓住了萧晋的关键部位,眯眼笑道:“没关系,它明白就好。”
  嘶!这娘们儿看着清冷,做事儿可是够直接的啊!
  虽然萧晋心里还摸不准赵彩云的真正意图,那地方可不受他的大脑控制,再加上酒精的刺激,登时就有了要昂首挺胸的态势。
  赵彩云眼中闪过一丝讶异,随即便凑近了,吐气如兰道:“没看出来,萧先生的本钱还挺雄厚,我已经很久没有……那个了,你……你轻一点……”
  萧晋一把推开她,坐起身,被子随之滑落。果然,赵彩云已经是一丝不挂。

  因为瘦的缘故,她的胸脯不大,像两只孩子吃饭用的小碗倒扣在那里,有点反差的可爱。
  “抱歉!我没有跟女人稀里糊涂上床的习惯。”
  说着,他就要起身下床。
  “你是不是觉得我很下贱?”一滴眼泪从赵彩云的腮旁滑落,浸湿了枕巾。
  “不,我只是不理解,”萧晋说,“就算你真的很恨陆奎,对我说声谢谢也就罢了,没有理由送上这么大的一份谢礼。”
  “我需要男人!”
  哈?大姐,你要不要饥渴到这种地步?这么理直气壮的说出如此羞耻的话,真的好吗?
  “小时候我娘带我去算命,”赵彩云没有看萧晋,自顾自的说着,“算卦的说我心比天高,命比纸薄;原本我是不信的,但现在看来,一字不差!
  可我不服!以前有陆奎压着我,我没有办法,现在他滚了,我就得抓住这个机会,改变自己的命运。”
  萧晋静静观察了一会儿女人眼睛里的坚毅,确定了她没有说谎后才问:“照你的逻辑,为什么不选择顾龙,而是我这个陌生人?”
  “顾龙是个好人,但好人都是蠢货!”赵彩云咬牙说道,“我想要的,是一个能保护我、帮助我实现我梦想的男人,而不是一个对谁都掏心掏肺的烂好人!”

  “你娘的,你凭什么就认为老子不是好人?”萧晋忍不住骂道。
  赵彩云嘴角微翘,讥讽道:“好人早就出去了,好人会到现在还不出被窝?好人会一直盯着我的nai子看?”
  萧晋老脸一红,讪讪的又问道:“那你又是如何判定出我能够帮你的?”
  “其实,我早就见过你,”赵彩云说,“在陆奎被打断胳膊的那一天,我看见你和那个城里的漂亮姑娘有说有笑的上了她的车。虽然我是个见识不多的村妇,但我眼睛不瞎,那个姑娘看着你时,双目中的崇拜遮都遮不住。
  一个能被大城市有钱人家小姐在下趟山的功夫就看上的山里人,如果还没本事的话,老娘宁愿这就把眼珠子抠出来当泡踩!”
  赵彩云当然不用把眼珠子抠出来当泡踩,因为事实已经证明了,董初瑶确实就在下趟山的功夫里,对萧晋有了好感。
  “你这个解释太牵强了。”嘴里这么说着,萧晋却又躺了回去,还拉了拉被子,将被冻的起了一片鸡皮疙瘩的赵彩云上身盖上,“城里有本事的人多了去了,你只需要买张进城的车票就可以,如此干脆的委身于我,跟赌博有什么区别?”
  “我不是在卖身!”赵彩云忽然咬住了他的肩膀,凶巴巴道,“不准你看不起我!”
  “好吧好吧!算我说错了。”萧晋推开她的脑门,正视着她那双小母豹子般的双眼,“现在我问你:你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
  “独立!自主!掌控我自己的命运。”赵彩云一字一字说道。
  “你倒是看得起我,”萧晋笑了,“最后再问你一遍:你确定我能给你这些?”
  “不能,”赵彩云摇头,“所以你刚才没有说错,我确实是在赌博,赌你不是一个陆奎那样的烂人;赌你愿意真心的可怜我;赌你不介意把成功分我一些;赌你在适当的时候,会给我自由。”
  “明白了,”萧晋点点头,说,“你之所以不去城里找那些显眼的成功人士,是不想成为某个男人豢养的金丝雀,而我这个在顾龙口中很能打的山里人,武力上既能给予你保护,又有现在还没成功、但将来很可能成功的潜力。

  也就是说,你真正赌的,其实是我的人品,赌我是个不会欺负女人的爷们儿,对不对?”
  赵彩云咬了咬下唇,问:“你是吗?”
  萧晋想了想,反问:“在床上的时候算吗?”
  赵彩云笑了,清冷中带着妩媚,像一名旧社会青楼中的清倌人。
  她伸出玉臂勾住他的脖子,凑上来轻啃了一下他的下巴,呢喃道:“那你还在等什么?”
  “我还有一个问题。”萧晋用手指抵住她的薄唇。
  赵彩云幽怨的白他一眼:“你是不是个爷们儿啊?”
  萧晋无所谓的笑笑,问:“这件事,顾龙知道吗?”
  “你觉得,他要是知道了,还会带你来我家喝酒吗?”
  萧晋一想也是,按照顾龙的风格,肯定不会眼睁睁的看着兄弟的女人勾引另外一个兄弟。
  “如果我严词拒绝的话,你会怎么做?”他又问道。
  赵彩云眼睛一眨,狡黠道:“我会就这样光着身子跑到东厢房里去,放声大哭,但是一句话都不说。”
  “嘶!算你狠!”
  萧晋咂吧咂吧嘴,忽然一个翻身就将赵彩云死死压住,大手扣住一支嫩嫩的小碗,邪笑道:“最后再给你一个机会:即便你什么都不用付出,我也可以帮助你实现你想要的梦想,所以,现在你穿上衣服还来得及。”
  赵彩云一把扯开他的腰带,吐着热气说:“我想要的是一个男人,不是恩人!”
  这种时候,萧晋要是再退缩,可就真像赵彩云所说的那样不是爷们儿了。
  所以很快,木质的床板就开始吱吱呀呀的唱起了单调的歌。
  良久,萧晋喘着粗气骂道:“他娘的,翻身趴着,你怎么这么瘦?都硌疼老子了。”
  “王八蛋!谁让你使那么大劲的?老娘的头都快掉床下去了!”赵彩云反唇相讥,身体却很老实的翻过来跪趴在床上。
  萧晋照着小月亮扇了一巴掌,就笑道:“不错,这里有不少肉,你还算是个娘们儿。”
  “我ri你先人!”
  赵彩云破口大骂,却换来了一下仿佛深入到灵魂一般的猛烈撞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