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49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其中被染成了桃红色一瓶,他轻轻的放在了周沛芹的枕边,因为小寡妇在他的感觉中,就是一个桃花一般的女人。而唯一没有被染色的一瓶,则被他悄悄的摆在了郑云苓家的堂屋台阶上,很明显,也只有最纯净的白色,才能配得上小哑巴那纯洁的心灵。
  至于为什么不当面给,那就是他以前的坏习惯使然了,送女人礼物,东西次要,别出心裁的惊喜才是关键。
  一夜劳累,在运行了一个周天的《养丹诀》之后,萧晋就重新变得神采奕奕起来。
  吃早饭时,已经被惊喜过的周沛芹时不时的就会瞟他一眼,那里面的情意浓得化不开,连他在桌子底下使坏的小动作都不再阻止了。
  一天的课程很快就过去,放学后,萧晋留在教室里给孩子们布置作业,明天就是要跟董雅洁交割“天绣”的日子,进城就要耽误两天的时间,必须得让孩子们有所巩固和预习才行。
  正低头书写着题目,忽然梁小月急匆匆的跑了进来,脸上还挂着泪花:“老师,你快跟我去梁大宝家……”
  不等说完,小丫头便要拉着他往外跑。
  “小月,别着急,告诉老师怎么了?”萧晋抱起梁小月,一边往外走一边问道,“你为什么哭?是谁欺负你了吗?”
  “没人欺负我,是大宝娘欺负了我娘……”梁小月哽咽道,“我娘都被气哭了,老师你快去帮帮她啊!”

  大宝娘?那不就是传武家媳妇儿么?
  嘿!臭娘们儿,老子还没跟你算造谣生事的账,你他娘的倒先欺负起老子的女人来了,看老子不把你满嘴的牙都扇出来。
  气呼呼的来到梁传武家,萧晋发现院门外面竟然围满了人,不由眉头一蹙,暂时摁压下了心中的怒火。
  围观的村民看见他来了,连忙给让开了路,只是脸上的表情都有些不安,有几个打招呼的,也是说完就移开了目光,仿佛很心虚的样子。
  事情有点邪门,萧晋不动声色的走进院子,就见传武媳妇坐在院子中央的地上,怀里不知道揣着什么,死活不肯撒手。
  周沛芹站在一旁,一向仪容整洁的她此时脸色苍白,腮边的泪痕还未干,嘴唇因为愤怒还在不由自主的哆嗦,凌乱的发丝无力的垂在耳旁。
  “沛芹姐,发生了什么事?”萧晋走过去,握住她的手问。
  周沛芹一看见他,眼泪就又下来了,顾不上回避萧晋众目睽睽之下的亲密,哽咽道:“萧……我……我对不起你!你在城里给我们的绣活找了那么好的买家,你把那么重要的事情交给我,我却没办好……”
  天绣的事儿?萧晋眉头皱的越发紧了。

  “你先别哭,告诉我,到底是怎么了?”他擦拭着周沛芹的眼泪问。
  “我……”周沛芹张了张嘴,忽然就急得一跺脚,对地上的传武媳妇吼道:“你做的好事,你自己跟萧老师讲!”
  传武媳妇又捂了捂怀里的东西,咬着嘴唇,鼓了半天的勇气,才闷闷的应道:“分给俺的活儿,俺又不是没绣出来,你就是鸡蛋里挑骨头!”
  “你……”周沛芹手伸到传武媳妇面前:“你把怀里揣的布料拿出来,让姑嫂婶子们看看,你绣的是什么东西?”
  “怎么?”萧晋眯起了眼,冷冷的看着传武媳妇,“传武家嫂子,把你的绣活给我看一下。”
  传武媳妇低着头,吭哧吭哧的,不说话也不动弹。
  “传武媳妇哪会咱们的绣法啊?”

  这时,身后忽然传来一声低低的嘟囔,萧晋回过头,发现赫然正是梁翠翠的娘,大山媳妇。
  这两家人还真是不对付,落井下石的动作可够迅速的。
  “大山嫂子,你大点声,我没听清。”
  大山媳妇面对萧晋时还有一点尴尬,不自然的清了下嗓子,说:“传武媳妇可能压根儿就不会咱们村祖传的绣法。她娘家就她这一个闺女,从小娇惯着,她也是出了名的懒婆娘,没学会绣法,一点都不稀奇。”
  “不对啊,俺在传武家见过她绣的东西,手艺挺好啊。”旁边有人质疑道。

  “那是她娘绣的!她怕别人笑话她针线活不好,就拿着他娘的绣活说是她自己绣的。”在全村儿人面前有机会痛打落水狗,大山媳妇可来了精神,“这事儿别人不知道,俺和她家这么多年的老邻居,还能不知道么?”
  “哦,去年传武媳妇的娘老了,就没人替她绣了。”有人说。
  “啧啧啧,自己没有手艺,还敢接绣活?传武家的这不是在坑人嘛!”
  “……”

  众人七嘴八舌,萧晋的心却凉了半截。
  他上次进城,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跟董雅洁勉强建立起了脆弱的信任关系,现在好了,虽然只是传武家的这一份绣活,对大局影响不大,却也难免会降低他在董雅洁心目中的印象分,以后再想占便宜捞好处,可就难了。
  此时此刻,他把传武家媳妇打成猪头的心都有,可不管怎样,事情已经出了,就算把她浸了猪笼都没有,必须先想办法把事情解决。
  深吸口气压下满腔怒火,萧晋对传武媳妇伸出手,说:“把分给你的图样给我。”
  传武媳妇不敢看他,磨磨蹭蹭的从怀里掏出一团皱皱巴巴的布料打开,把里面卷着的图样递给他。
  “咱布料和丝线都还有,”萧晋扬了扬手中的图样,对四周的村妇们道,“时间是紧了点儿,哪位姑嫂婶子今晚能把这个绣样赶出来,我多给五千块钱酬劳,成么?”
  一副绣样五千块,这个数字在人群中炸开了锅,然而只是短短数秒的时间,随即四周又再次陷入沉寂。
  没有人应声。
  萧晋有些意外,五千块,少么?
  他正琢磨着要不要再加加价,周沛芹主动拉住了他的手,泪眼汪汪的说:“萧,没用的,你出多少钱,今晚都是绣不出来的。”
  “为啥啊?”
  萧晋不解。按照之前周沛芹和他说的,几个人合作的话,一副图样大概要一天多的时间便可以绣好,但那只是她们趁白天闲暇时间来绣。

  眼下虽然只剩一夜的时间,但是集中精力绣的话,应该是赶得出来的。为什么周沛芹说绣不出来?
  “咱们囚龙村梁氏祖传的绣法,一根绣线要劈成几份甚至十几份,然后用这一根根细丝绣,这样绣出来的针脚才细密。”周沛芹幽幽地解释道。
  “这倒不是难事。”萧晋松了一口气,“找几个姑嫂婶子帮着捋捋线,绣的人只管绣,应该可以吧。”
  “萧老师,捋线不难。”旁边有村妇忍不住插嘴道,“咱们绣法细、针脚密,绣活也要趁晌午日头足的时候,不然眼神跟不上,下手也不准。”

  “就是就是,这眼瞅着太阳就要落山了,哪能看得清啊?”
  “俺可从来没见谁在晚上绣过……”旁边的人纷纷附和着。
  萧晋明白了,天绣之所以得名,源于其针脚细密,栩栩如生,就像是画出来的一样。挑灯夜绣,不仅要求绣工的眼稳手准,对其精力和体力也是严峻的考验。
  而现在囚龙村能绣出天绣的人,多是些中年以上的村妇,甚至有些已经上了年纪,就算勉强她们通力合作,绣出来的质量也难以保证。
  “萧老师!”

  老族长梁庆有听到风声也满头大汗的赶了来,上气不接下气的问道:“萧老师,能不能跟城里的老板商量……商量一下,看能不能再通融个一天两天?”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