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48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周沛芹做的饭菜虽然也不错,但也只是比普通人强一些,根本无法与大厨级的郑云苓相提并论,所以,吃着吃着,他就不由自主的想,要是郑云苓跟周沛芹是一个人就好了。
  现实没有如果,郑云苓为死去的未婚夫守节的行为,尽管不好说是对是错,可事情本身是值得敬佩的,萧晋就是再流氓,良知也不允许他欺负这样一位贞烈的姑娘。
  唉!就是可惜了那圆规画出来一般的屁……不对不对,是可惜了这足以媲美米其林大厨的手艺。
  吃完饭,郑云苓端出来一个盆子,指指里面在盆地铺了厚厚一层的小颗粒物,然后在小本子上写道:“这些都是金肌草的种子,够吗?”
  “你怎么自己去采了?我不是让你等我一起的么?”
  郑云苓微笑着摇摇头,写:“你要给孩子上课,重要!我闲着,没事。”
  萧晋叹了口气,真诚的望着这个纯洁美好的一塌糊涂的姑娘,说:“事情是我提出来的,忙活的却一直是你,我都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才好。”
  郑云苓俏脸红了红,深吸口气,写:“不负孩子,不负村民,不负我。”
  写完,这姑娘就深深地低下了头,不敢再看萧晋。
  而萧晋却哈哈一笑,说:“放心吧!孩子的教育我不会懈怠,村民们的富裕也会时刻在我心头,不会忘记对你许下的那些承诺的。”
  郑云苓一呆,不满的瞥他一眼,就撅着嘴回了屋,搞得萧晋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琢磨半天也没琢磨出来自己哪句话说的不对。

  直到很久很久之后,当郑云苓在他怀里再提起这件事的时候,他才反应过来,一向自诩风流的他,竟然也干过如此不解风情、如此注孤生的蠢事。
  下午上课的时候,虽然没人再提梁翠翠的事情,但萧晋还是心里不爽。于是,在放学之后,他没直接回家,而是拐去了老族长梁庆有家的方向。
  在他看来,整个囚龙村,除了周沛芹之外,最重视教育的那个人,就是梁庆有,要不然,他不会为了留住支教老师,而煞费苦心的安排一场香艳的美人计。
  然而,当他原原本本的将梁翠翠的事情讲了一遍之后,梁庆有却只是不慌不忙的点着烟袋,吧嗒了两口才摇头说:“这个事儿呀,老头子我可管不了。”
  “为什么?”萧晋愕然,“您是村子里最德高望重的族长,谁敢不听您的?”
  “就是因为没人敢不听我的,我才不能随便按照自己的意愿去强迫村民。”梁庆有说,“几百年来,我家能够一直占着这族长之位,就是因为我们祖上留下的规矩,村民们服我家,才会一直的尊敬我家。”
  萧晋目瞪口呆。因为他忽然发现,真理有时候真的跟学识无关。
  梁庆有没有上过一天学,却能严守一个数千年来当权者都试图做到却很少做到的原则,它是那么的朴实,又是那么的强大,以至于萧晋都无法直接反驳。
  “如果是族里的其他事情,耕种、祭祀、或者邻里之间的矛盾,婚丧嫁娶,老头子都必须管。”
  梁庆有又吧嗒几口旱烟,继续道:“但是,让不让翠翠读书,说到底,是大山自己家的事儿,他们两口子已经决定了的事情,要是我强行出面,虽然他们不敢不听,可你想过没有,他们回头把气撒在翠翠的身上,怎么办?”
  “他们敢!”萧晋瞪起了眼。
  梁庆有呵呵一笑,拍拍他的肩膀说:“萧老师,你是个心善的人,见不得翠翠受委屈,这都很好,让老头子对沛芹的最后一点愧疚都得以安慰,可是啊!说句卖老的话,你毕竟还年轻,有些莽撞了。

  好好想想,父母撒气在娃娃的身上,只有动手这一种方法吗?”
  萧晋一呆,沉默良久才恍然道:“您是说,我要是硬来的话,很可能会导致翠翠彻底与父母决裂?”
  梁庆有欣慰的点点头,说:“老头子没读过书,不懂得什么大道理,但有一点我很清楚,这世间,没有什么是能比得上血脉亲情的。”
  萧晋如遭雷击,顷刻间便汗如雨下,苦笑着说道:“我本以为我做的是一件功德无量的好事,却没想到,险些逼的大山夫妇不义,翠翠不孝,您说的没错,我真是太年轻,想的太简单了啊!”

  “没那么严重,”梁庆有又笑起来,磕磕烟袋锅子,说,“这件事,总归是翠翠她娘做得不对,你一片好心,再怎么都怪不到你身上的。
  不过,话说回来,翠翠已经念完了初中课程,用城里的话说,连‘九年义务教育’都念完了,按理说,已经不比很多富裕村子的孩子差了,萧老师,你又这么着急做什么?难道是看上了翠翠那孩子?”
  得,刚刚还形象高大的睿智老族长,瞬间又变成了一个愚昧封建的老头子。
  萧晋哭笑不得的摇头:“您这又是扯到哪儿去了?翠翠才多大?我怎么可能看上她嘛!”
  “翠翠来年就十六了,可不算小,秀兰嫁给我家柱子的时候,也就是十六岁。”
  “没有!我对翠翠真没啥想法。”萧晋满头黑线,赶紧坚决的否定道,“我只是觉得她是个念书的好苗子,您千方百计的要留下支教老师,不就是想改变村里下一代的命运吗?
  现在不是几十年前,文化程度仅仅只是脱盲,在生活的艰难上其实并不比文盲强上多少,穷人家的孩子如果没有运气,不走捷径,想改变命运,那就只能读书。
  翠翠在这样艰苦的条件下都顺利学完了初中课程,我相信她肯定也会非常珍惜来之不易的学习机会,将来读完高中,再去念大学、研究生、博士,那才算是真正的改变了她的命运啊!
  话说回来,要是咱们囚龙村能走出个大学生、女秀才,也是一种荣耀,不是么?”
  梁庆有听完,沉默着又点上了一袋烟,直到抽完才摇着头说:“你的话在理,可大山媳妇也不算完全理亏,她家穷,儿子娶媳妇,是牵扯到传宗接代的大事,不能因为你觉得翠翠该去上学,就让大山家断了根啊!”
  “那也不能以牺牲翠翠的未来和人生为代价吧?!”

  梁庆有又想了想,还是摇头:“难!除非你能想出两全其美的办法来。”
  忙活半天,到头来还是得自己想办法,可是,又有什么办法可想呢?
  萧晋郁闷的告别老族长,回家的路上经过梁大山家,几次想停步再进去试试,又害怕看到梁翠翠那一次次失望的眼神,终究作罢。
  这一夜,他没有再跟周沛芹缠绵,甚至都没有睡,而是熬制了一宿的“玉颜金肌霜”。
  为了不再让周沛芹误会,也为了不影响郑云苓的名声,他这次拒绝了郑云苓“继续在她家熬药”的提议,而是带着全套工具回了家,在院子里做了一晚上。
  并且,他这次所用的都是精心挑选的最顶级药材,因为这次的药妆不是用来卖的,而是要送人。
  他甚至还专程从别人家借了点染料,把从郑云苓家拿来的几个白瓷瓶分别染上了不同的颜色。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