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604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丁一知道他问的是什么,红着脸说道:“没顾上呢。”
  江帆说:“小马虎,这是大事,你怎么能顾不上呢?来,现在就去试。”说着,就拥着丁一来到了客厅。
  丁一说道:“晚上不准,早上准。再说,我不想今天试了,想过两天再试,就剩下一支试棒了,我要把它用在刀刃上。”
  江帆说道:“用完了我再去给你买。万一真是小宝宝来了,我明天往台上一座,你说那是什么心情……”
  “小点声——”丁一赶忙伸手捂住了他的嘴,唯恐他再说什么,眼睛不安地看向小虎的房间。

  江帆蹑手蹑脚地来到小虎门前,轻轻推开门,就见小虎睡得好好的。他又轻轻将门掩上,回身拉起丁一的手,来到了她的房间。
  江帆让丁一坐在自己的腿上,他伸出手,抚摸着她的腹部,说道:“我有一种预感,宝宝在跟咱们玩捉迷藏,说不定他就躲在你身体的哪个角落里,不让咱们找到他。”
  丁一看着江帆痴迷的神态,说道:“帆,如果,他没来,你会不会失望?”
  江帆说:“可能会有点,不过没关系,我们还有好多好多的下次,我们总会等到他。”
  江帆说着,就抱紧了丁一,把自己的头埋在了丁一的怀里,手就伸进了丁一的睡衣里……

  丁一的脸有些红,坐在他的怀里,她已经感到了他身体的变化,就小声说道:“千万不能,小虎……”
  “我知道……”江帆喘着粗气说道。
  江帆住了手,给她往下拉好衣服,他把她从腿上抱下来,把她放在自己身边,理了理自己的头发,眼睛红红地看着她……
  丁一伸手盖住了他的眼睛,开始转移他的注意力,说道:“明天,人民考验你的时候到了。”
  江帆笑着拿下她的手,说道:“我希望我能过关,我没有别的奢求,只求省委和阆诸人民让我一辈子呆在阆诸,在这里和你,和我们的孩子相守到老。”
  “呵呵,你就这么一大点志向啊?”丁一捏了一下他的鼻子,眼睛就有些湿润了。
  江帆看着她,说道:“是啊,你夫君我就这么一大点出息,难道你后悔了吗?”
  丁一摇摇头,她的内心有一种感动在弥漫。江帆如此看重孩子,丁一其实是知道的,只是有些后悔自己没有早点如愿。想到这里说道:“我想,我已经有了足够的心理准备了,如果这次不是真的,那接下来,我们就认认真真地、好好计划计划,要个孩子,怎么样?”
  江帆抱紧了她,说道:“放心吧,这次保证是真的,我有预感。”
  丁一推开他,说道:“如果是真的,他也是在我身上,你有什么预感?”
  “当然有预感了,父子连心,我做梦的时候,感觉到他找我们来了。”

  “真的呀?”丁一睁大了眼睛看着他。
  丁一抿着嘴笑了,说道:“呵呵,你别逗了,难道他向你报道了?”
  江帆看着她,神秘地说道:“不是他向我报道了,是我命令他来的。”
  “呵呵,你是痴子。”丁一捏了一下他的鼻子说道。
  江帆说:“是啊,对于你,对于我们的孩子,我的确痴了。如果现在让我选择,是当爸爸还是当市长,我想就是我在睡梦中都会选择当爸爸。”
  丁一看着他的痴相,说道:“请你不要这样说了好吗?”
  江帆深情地看着她,温柔地说道:“嗯,好,不说?了,我们说别的。”
  “对了,樊书记什么时候来的?”丁一忽然问道。

  江帆说:“具体他什么时候来的,我还真不知道,是他打电话叫我的。等我到了阆诸宾馆后,才看见佘书记也在那里,尽管他屋里的烟灰缸没有烟灰,但我发现屋里有好几只纸杯,而且都是剩茶水,有的都没喝。这就说明,他应该见了有好几个人,我是他见的最后一个。”
  “有什么不对吗?”丁一担心地说道。
  江帆坐正了身子,说道:“那倒没有,我只是感觉,他是不放心选举的事才来的。”
  丁一见江帆皱起了眉头,就说道:“你来阆诸后,没有参与什么政治派系,应该不会有事的。”
  江帆见丁一担心了,就握着她的手说道:“是的,不会有事的,如果说我有什么不足的话,就是跟下边的人接触的有点少,到下边转的机会少。不过以我目前的身份,是不好大张旗鼓搞调研的。但我这些日子我也没闲着,对于城市规划、富民策略、国企改制、提高农村中小学教育水平等等,我已经有了一套比较成熟的施政理念,等选举完后,准备一点一点实施,对此,我有充分的信心和足够的把握。”

  丁一看着他,眼里露出赞赏的微笑,她使劲握了一下他的手说道:“你会成为一名合格的市长的。”
  江帆笑了,说道:“希望你这话是代表阆诸人民说出的。”
  丁一说:“我就是阆诸的人民之一,我愿意为你的施政纲领鼓与呼。”
  江帆说:“谢谢你,我不需要你的鼓和呼。”
  “那你需要我做什么?”

  “做什么你心里知道。”江帆摸了一下她的脑袋说道。
  丁一笑了,她把脸贴在江帆的胸前,依偎在他怀里,那一刻,她感到自己的真的放下了,放在了这个男人的心里……
  坐了一会,江帆要走了。他头走的时候,嘱咐丁一好好休息,实在扛不住的时候,就请求台里换人。
  丁一点点头,江帆又低头吻了她。
  江帆不舍地松开了她,说道:“明天早上记得检测,如果不是的话,那我就……”
  “就什么?”她笑嘻嘻地问道。
  “就要加倍努力了小傻瓜,呵呵……”
  他说着,使劲抱了她一下。

  送走了江帆,丁一走进了洗浴室,她洗了澡,吹干了头发,刚穿上衣服走出来,就听见包里的电话在响。
  她以为是江帆,就赶紧跑到门厅,从挂在衣架的包里掏出电话,一看,不是江帆,是汪军。这么晚了,是不是汪军让她写稿,想到这里,她没有迟疑,立刻接通了电话。
  “主任,有事吗?”
  “小丁,你睡了吗?”汪军低沉着嗓音说道。
  “还没有。”
  “我到你家门口了。”
  丁一犹豫了,说道:“主任,太晚了,要不明天……”
  “小丁,我找你有大事,准备好给我开门。”汪军的口气不容商量,说完就挂了电话。
  丁一赶忙跑回卧室,整理好身上的衣服,又将头发梳理了一下,感觉从上到下没有什么不雅的地方后,才走出卧室,来到门口,打开了防盗门。
  果然,汪军早就等在了门外,也许他担心半夜三更敲门影响不好,一直等在外面。
  汪军手里拎着一个黑色的包装袋,里面鼓鼓囊囊的不知是什么东西。

  丁一关好房门,说道:“主任,发生什么事了?”
  汪军拎着袋子,坐在了沙发上,他脱下外套,放在沙发扶手上,脸色凝重,没有了平常的洒脱不羁,他低着头,努力保持平静的心情,看着丁一,说道:“小丁,给我倒杯水。”
  丁一发现了汪军的异样,就给他到了一杯温水。汪军一下子喝干了一整杯水,放下水杯,半天不说话。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