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599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得得得,我什么都没说,就剩您这杯酒了。”
  彭长宜挨个看了看他们的酒杯,寇京海首先把自己的杯拿起来,倒过来,说:“我长心眼了,一滴都没剩。”果然,酒杯喝得干干净净,
  彭长宜又看了看吕华和曹南的酒杯,两个人也都倒过酒杯,一滴都没剩下。彭长宜噗嗤乐了,他看着舒晴说道:“看见了吧,他们都把我的脾气秉性摸得门清,我那一套在他们面前不好使了。”
  舒晴有些听不懂他的话,茫然地看着听着彭长宜说。

  寇京海说:“舒书记,你是有所不知,我们这也是经过千锤百炼练就的本领,不给某些人以客场之机,这叫打铁还需自身硬。”
  舒晴仍然不理解。
  吕华说道:“以前啊,我们都吃过亏,谁的酒要是喝不干净,只要倒出一滴,都要被书记罚一杯酒,要不这滴酒就会被他倒进眼里,反正要接受惩罚。”
  “哈哈。”舒晴掩住嘴大笑:“太有意思了!你们谁受过这样的惩罚?”
  寇京海说道:“我们大部分都选择接受罚酒,没人选择接受这样的惩罚。我估计把酒倒眼睛里,跟灌辣椒水差不多吧。”
  “这是彭书记发明的刑罚?”舒晴问道。
  “不是他还有谁,改天有时间,我跟你唠唠。唠唠他的丰功伟绩。”寇京海小声说道。
  “你说也白说,舒教授是谁,人家有分辨是非的能力,不会偏听偏信的。”彭长宜说道。
  这时,彭长宜的电话震动起来,他低头一看,就吴冠奇。他一愣,自言自语地说道:“这家伙找我干嘛?”说着,接通了电话:“喂——吴先生啦——”
  舒晴一听彭长宜怪声怪气地腔调,就起身,悄悄地走了出去。
  彭长宜一见舒晴出去了,赶紧给他们打手势,意思是让他们跟着出去。
  三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他,有些不知所措。他们知道彭长宜的意思,是不放心舒晴喝了酒,但是三个大男人,怎么好意思跟着舒晴出去。
  寇京海指了指包间里的洗手间,又指了指外面,他有些不解。
  彭长宜皱了皱眉,就不再理他们了,开始跟吴冠奇说话。
  吕华想了想,觉得还是自己岁数大,而且比他们两个跟舒晴熟些,他就开开门出去了。到了走廊,他小声问服务员,说道:“刚才那位女士是不是去了洗手间?”

  服务员说:“是的。”
  吕华就在走廊里来回溜达,他等了舒晴很大一会,舒晴才从洗手间出来,吕华发现她的眼睛红润,眼睫毛也是湿润的,就知道她吐了。他看着走过来的舒晴说道:“怎么样?”
  舒晴揉着眼睛,说道:“我……”
  吕华知道她不好意思说自己吐了,就说道:“也许吐出来会好受些。”
  舒晴说:“是,我采取非常手段,强迫吐了出来,不然非得晕倒不可。你们天天这样喝吗?”
  吕华说:“彭书记说了,喝酒,也是工作的一部分。”
  “呵呵,他怎么这么多的歪理邪说呀?”
  “你以为呐?”吕华说道:“以后,你慢慢就知道了。老寇对他有一句评价最中肯,说他是不按常理出牌,如果跟他耍个心眼什么的,除非他装傻充愣,不然,任何人都耍不过他。”
  “他那么聪明?”舒晴问道。
  “都不能用聪明来形容了。”
  “那用什么?”
  吕华神秘地说道:“一个字:鬼。”
  “哈哈。”舒晴忍不住笑了起来:“这么厉害?”
  “就这么厉害,不信,你慢慢检验他吧。”
  他们俩个一前一后进了包间。就见彭长宜已经挂了电话。见他们进来了,说道:“舒书记,还喝吗?”
  舒晴赶紧摆手。
  彭长宜笑了,说道:“老吕啊,一会我同学吴冠奇来,这样,你们有事就回去,没事的话愿意留下来侃会也行。”
  吕华表现出一个秘书长应有的素质,他立刻说道:“老吴吃饭了吗?”
  “没有,要是吃饭就不给我打电话了,他是故意来这儿蹭饭吃的。”
  吕华说:“那我重新去安排。还在这屋子里吧?”
  没容彭长宜回答,寇京海就说道:“回来,别忘了这是在开发区,轮不上市委领导去安排这事。”

  吕华笑了,平静地说道:“我去叫服务员收拾桌子。不抢你的马屁。”
  舒晴笑了,感觉基层的同志还是很幽默的。
  吕华出去就叫来服务员,除去把没喝就酒剩下后,其余的东西全清理了出去。
  他们便离开餐桌,来到了旁边的休息区,彭长宜没有立刻坐在沙发上,而是看着他们,继续说道:“这样,要不你们都回去吧。忙碌一天了,就我一个人闲,我陪他吃点饭就带他回去休息。”
  吕华说:“我今天闲了一天了,我没事。”
  寇京海说:“怎么也得陪着老吴喝两杯再走啊。不耽误你们俩叙旧。”
  彭长宜笑了,说道:“我们俩能叙什么旧,他只是把这里当做了一个歇脚的地方。老吕留下吧,你们就都回去吧,辛苦一天了,别都耗着了。”
  市委书记发了话,曹南也就说道:“那也行,别说,我还真有事,明天侄女出嫁,我这当叔叔的怎么也得提前去看看。”
  彭长宜一听,说道:“你怎么不早说,快走,快走吧。”
  曹南说:“我跟老寇坐一个车来的,老寇,你怎么着?”
  寇京海说:“我倒是没事,既然领导往出撵我,我就跟你一块回去吧,有吕大秘在这儿就行。”寇京海又跟吕华说道:“我走时安排好,其它的你就不用管了。”
  吕华说:“多谢寇主任。”
  寇京海看了彭长宜和舒晴一眼,就跟曹南走了出去。
  舒晴见他们都走了,就说道:“彭书记,我让老顾送我回去吧。”
  彭长宜说:“老顾在哪儿?”
  舒晴眨巴着眼睛,说道:“没跟你来吗?”
  彭长宜说:“我自己开车来的,你要是没事的话,一会咱们一块回去。对了老吕,怎么不给舒书记安排辆车?”
  吕华说:“我安排了,舒书记坚持不要。”
  彭长宜说:“那怎么行,亢州没啥好车,但车还是有的,这样不公平。”
  舒晴说道:“我出去就跟吕秘书长要车,很方便的。我来就是学习来了,作用微乎其微,亢州肯接纳我,我就很感激了,哪能再给你们找麻烦?”
  彭长宜感觉这个舒晴做人很有分寸,也很低调,就说:“那还行,这要是传回去,大家会对亢州有微词的,我还是那句话,尽管没有好车,但车还是有的,老吕,下来安排这事,人家舒教授是T恤咱们,不想给基层添麻烦,但是咱们也要知道怎么做啊,这就是你的不对了。”
  “好的,周一我就安排。”吕华冲舒晴说道:“我挨批评了吧。”

  舒晴不好再推辞了。
  这时,彭长宜的电话再次响起,就听彭长宜说道:“贯奇,到哪儿了?”
  吴冠奇说:“我到了你说的饭店门口了。我说,你怎么不到门口迎接我?”
  “哦,对不起,慢待吴总了,既然你已经到了门口,还是直接上来吧,我在楼上的门口等你吧,你移步上楼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